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夏禱:2019火種:天象巨變

進入2019年,在內外交困下,中共近期急喊防“顏色革命”,防“風險”。()

序曲:“記住天安門!”

30年前的一個春天,北京。數百萬人打著“我們來了!”、“德先生”、“不自由毋寧死”、“民主萬歲人民萬歲”的橫幅、手挽手,潮水一般湧向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幾十萬大學生為了反官倒、腐敗而絕食多天。

5月20日宣布戒嚴,30萬解放軍從各軍區調入北京,一列列裝甲車、坦克駛入京城。北京學生和市民以自己的身子圍堵軍車,躺在馬路上,阻止車隊前進。六四凌晨,坦克突破百姓的“封鎖”,碾過長安大街,闖入廣場。根據英美解密檔案中來自國務院的數據,至少有一萬人被屠殺在長安街、木樨地。沒有人知道他們埋在什麼地方。

戒嚴令直到第二年的1月11日才解除。也就是說,北京城籠罩在恐怖中長達半年之久。

四個月後,10月9日,在距離柏林一百多里的萊比錫,周一,七萬人從教堂祈禱後出發遊行。大量的裝甲車駛入萊比錫,但這些東德人沒有退路。天安門廣場上犧牲的年輕人激勵著他們衝破恐懼,他們高呼著“我們是人民!”、“記住天安門!”、“沒有暴力!”走完全程。

那是東德最偉大、完美的一天。一路上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遊行,人們突破了恐懼的枷鎖,七萬人安全走完全程,在遊行定點埋伏的士兵沒有發一槍。這麼多東德人走上街頭,使東德的官員感到恐懼。他們明白,勝負已經分明。

遊行之後4周內,東德各地爆發了火炬一般燃燒的遊行示威。一個月後,柏林牆倒塌。一年後,東西德國統一。柏林牆倒塌的那個聖誕夜,伯恩斯坦指揮貝多芬第九交響樂《歡樂頌》,席勒歌詞中的“歡樂”換成了“自由”,德、英、法、美、蘇五個國家的音樂家一起歡慶這人類的勝利。

這是共產極權陣營解體的開始。前蘇聯、羅馬尼亞、波蘭、捷克等共產極權一個接一個倒塌,在遙遠的紅色中國發生的六四民主運動和它的殘酷鎮壓是鼓舞人們衝破封鎖的一個導火線。也就是說,六四遭到了殘酷的鎮壓,又從紅色中國近代史中消失變形,卻在遙遠的歐洲點燃一把火炬,燃燒起前共產國家革命的烈焰。

古老的中華民族鼓舞了被共產極權囚禁的人們的勇氣,打碎了極權的藩籬。然而在1989年的夏天,中國人催生了共產主義陣營解體的一段光榮歷史,他們自己卻陷入了更為嚴酷的貪腐、謊言、洗腦和奴役中。就連六四那一段壯烈的歷史也被強迫從民族的集體記憶中剝奪了。90年代起,整整30年,紅色中國陷入了市場經濟飛速運轉的怪圈中,把精神,把人踏在腳下,躍上了世界舞台,就像六四那一夜並不存在。就像精神並不存在,中國人從來就沒有什麼精神。死在坦克履帶下的人們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沒有北京屠城,更沒有精神的死亡這回事。

2019香港:火種

壯烈的六四被掃到封塵的木櫃里,人們心中藏著一個巨大的傷口,一個巨大的恥辱苟且偷生。一直到30年後,歷史的巨輪再度轉動。

經歷了英國殖民的香港人有過一段被殖民的慘痛經歷,也有過從60年代末到70年代奪回母語主權的運動史。97年回歸前後,香港人經歷了自我身份認同的深刻反思。面對壓境而來的極權“紅色祖國”,香港人充滿了無力感。在白人殖民者統治下馴服的香港人開始思索自己是誰。在同文同種的北京遙控下,香港人的主體更有力,對紅色中國的反抗也生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1989年5月20日,在一個掛8號風球的颱風天,4萬香港人站在暴風雨中聲援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第二天,萬里無雲,百萬人大遊行。香港人每年對六四民主運動的悼念是世界上持續最久,規模最大的。對六四的悼念好比香港人對一個理想上的祖國的情感寄託,藉由悼念六四,香港人維繫著89民運的精神,也維繫著自己內在的力量。

七一淪陷後,昔日的東方之珠節節敗落,大批大陸人湧入,隨之而湧入的是貪腐、意識的壓抑、社會不公、空氣和水污染、媒體變色。香港企業“染紅”,大陸商家大量湧入,生出了老店結業潮,香港昔日的生活不再。北京透過併購滲透媒體,主流媒體被收編。香港新聞自由排名節節下跌,從2002年世界第18掉到今年的第73。失去了言論自由,一國兩制形同死亡。

一向被視為注重現實的香港人丕變,成為今天追求精神自由,無畏的公民。2003年,七一大遊行,50萬港人上街頭,抗議23條立法,各行各業的人都出來了。2012年,全民反對愛國(黨)教育,反洗腦萬人大遊行。2014年,佔中運動,香港人穿上黑衣,為自由哀悼。

歷史往往出人意表。人類高貴的精神往往在最不可能的時間點爆發。2019年,港府向立法會提交修改“逃犯條例”的建議。這個修訂案一旦通過,所有在港人士,不論香港人還是外國人,只要被中共視為嫌疑犯,都可能被送到人權被嚴重侵犯的紅色中國審判。“逃犯條例”又被稱作“送中條例”。生活在號稱一國兩制的香港,地理上的距離是最後的一點屏障,《逃犯條例》修訂案一旦通過,港人隨時可能被引渡到極權中國,這最後的一點屏障也被剝奪。同時,香港徹底失去了她的主權地位。

淪陷22年,香港人從失望到絕望,人們的憤怒引爆了。從思想自由的失陷,物質與精神環境的惡化,到這最後人身自由的失守,香港人沒有退路了。

香港人背水一戰,絕地反撲。他們展現的勇氣和世界公民的素質讓世人驚艷。我們不能忘記:這幅員狹小,世界人口密度排名第三,有著一百五十多年殖民史的東方之珠是全世界對六四悼念最深,最久的地方。這些被殖民者在撤出前刻意塑造成經濟動物的香港人在這擁擠的,被祖國踐踏,悄悄變色的土地上演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歷史大戲。

從3月底開始,港人一次又一次走上街頭。整個6月和7月,反送中大遊行進入高潮。6月9日,六四30周年紀念日後5天,一百萬人走上街頭,72人受傷;16日,兩百萬人大遊行,並在遊行後攻入了立法院。在人口只有七百萬人的香港,當200萬人走上街頭,那意味著全香港每一個家庭都出來了。

7月1日,55萬人大遊行,創下七一遊行新紀錄;7日,23萬人九龍大遊行,並向被蒙在鼓裡的陸客講真相。13日,“光復上水”,三萬人;14日,沙田,11.5萬人。“奪回香港”的橫幅出現在遊行中,人們高喊“打倒獨裁暴政”,碩大的英國國旗、美國國旗、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赫然出現在遊行隊伍中,在風中揮舞著。香港有了一個新名字:“香港特別淪陷區”。22年過去了,所謂的“回歸”,是真正意義上的淪陷。

當年共產極權解體,天主教、東正教、基督教的精神力量功不可沒。今天在香港大遊行中,信仰的力量同樣扮演了動人的角色。遊行隊伍中,四面八方響起了聖詩《哈利路亞讚美主》。這首讚美詩只有一句歌詞,人們徹夜唱這首聖歌,猶如宣告神的權柄。世界金融中心香港從來不是宗教色彩濃烈的地方,然而在這特殊的時刻,這首聖詩有如祈禱一般,帶領人們穿過危險的黑夜。

在6月,三名年輕人先後從樓上跳下,以死為諫後,悲憤的香港人高舉“一個也不能少”的橫幅,把遊行擴散到九龍、沙田、大陸邊緣的上水。天象巨變,大遊行迅速向北擴散到深圳、廣東浮雲、湖北武漢、台灣。

一如30年前萊比錫的每周一大遊行,香港每周日的大遊行持續進行。7月21日,40萬人遊行到終審法院正義女神像前。遊行後,元朗出現了國家恐怖主義行為,上千白衣人暴力攻擊民眾。香港人憤怒了,要求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27日,元朗,28萬人,人們戴上黃頭盔,手拿橘色小盾牌,戴面罩,設路障,全身武裝起來,手持雨傘遮擋催淚彈,與防暴警察激烈衝撞。28日,上萬人擠爆西環,在銅鑼灣設路障,佔領幹道。30日,港鐵大罷工,抗議鐵路局面對國家恐怖主義行為而沒有任何作為。8月5日周一,全民大罷工。遊行示威進入新階段,要求民主,遊行“遍地開花”。

淪陷22年後,香港人爆發出猛勁的生命力。我們很快明白,今天的香港人經歷了一場蛻變,已不是殖民時代溫馴的被殖民者,而是有著強烈自我認同感的世界公民。面對把自己視為俎上肉,一步步逼近的“假祖國”,香港人的反抗震驚了世人。

反抗北京的浪濤一波接一波高高升起。民怨沸騰,直衝九霄。香港人為了自由而起,堅如磐石,大遊行接連不斷,傳遍港島、九龍,有如革命的火種。在六四30年後,悼念六四最長久、堅貞的香港人果敢的接過了那一把追尋自由的火炬。他們穿上黑衣,戴上頭盔、防毒面罩,為自由而戰。在催淚彈、防霧彈的濃霧和煙硝中,一身黑衣的香港人有如一個個勇猛的戰士,面對暴警和黑社會打手,面對人高的盾牌、長棒,無所畏懼。

另一條波羅的海之路

前蘇聯、羅馬尼亞、匈牙利、捷克、波蘭,在每一頭共產暴政復亡之前,各國的人民高舉各自裁成的旗幟,大力揮舞著,把歷史朝前推進。

對於紅色中國,前蘇聯的垮台是一面驚心的鏡子。1991年5月9日,蘇聯最後一個十月革命節。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來到了紅場,手舉旗幟和巨幅的標語,震耳欲聾的抗議響徹天空。戈爾巴喬夫被迫走下典禮台返回克里姆林宮,原定的紅場閱兵被迫取消。半年後的聖誕節(《歡樂頌》之後的又一個聖誕節),戈爾巴喬夫被迫辭職,並宣布解體蘇共。著名的蘇共解體宣言中有這些話: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饑荒和恐怖。為此,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真誠地向全世界上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現在我們鄭重宣布:

1、前蘇聯共產黨的所有組織全部解散,從即日起前蘇聯共產黨的任何活動都是非法的,並要受到法律制裁;

2、一切參與過暴亂的黨徒立即到指定機關自首並聽候處理;

3、沒收前蘇聯共產黨所有財產並為俄羅斯國家所有。”

戈巴喬夫結束辭職演講,象徵毀滅的鐮刀鎚子旗幟下降,給世界帶來深重災難的前蘇聯從此從地球上消失了。

在正式解體前,蘇聯早已分崩離析。1980年代末期,戈巴喬夫開放了解密材料,其中列寧的解密材料讓人們看清了共產黨的真面目。蘇聯共產黨員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深恐自己要為黨過去所犯的錯誤負責。有勇氣的人們開始退黨。隨著“共產黨完蛋了”的信號越來越強烈,人們宣洩隱忍多年的憤怒,公然侮辱、攻擊共產黨員。1990年,蘇共二十八大後,葉利欽退黨,引發了蘇共退黨熱潮。

盧布貶值、物資匱乏,加上美國的經濟圍堵政策,前蘇聯如一頭被圍困的傷獸。然而真正推倒這頭怪獸的,是蘇共70年來恐怖統治下的道德危機。面對極度匱乏的物資、慘淡的生活、冷漠和不信任,人們心中對前蘇聯的審判揭開了序幕。

最早吹響了前蘇聯解體的號角的是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1989年8月23日(我們應當留意,這是六四之後兩個多月),200萬人手牽手組成一個600公里的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一個個人民牽手穿過廣大的土地,在圖像中,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個性鮮明的個體。每一張臉都值得銘記。這和共產極權統治下人的個體被抹除不計是一個絕對的反差。這就是著名的波羅的海之路。

6個月後,立陶宛宣告獨立,脫離蘇聯加盟共和國。之後不久,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宣告獨立。以這條堅毅的人鏈,波羅的海三小囯從前蘇聯的恐怖鍵鏈抽身,啟動了蘇聯的解體。短短几個月之內,烏克蘭等蘇聯各加盟國紛紛宣告獨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滅亡。

在亞洲,波羅的海三小囯有一個對映的鏡像:生活在紅色中國陰影下的港澳台。2004年,在波羅的海之路的啟示下,200萬台灣人手牽手護守台灣,築起一條500公里長的人鏈,抗議紅色中國對準島嶼的兩千枚導彈。五千年中華文明的命脈:台灣,屹立在紅色中國岸邊,如一座堅貞的民主的燈塔。受到天安門運動的啟迪,六四第二年,台灣發生野百合學運,一步向前,深化了台灣民主化的進程。2014年爆發更成熟的太陽花運動,學生佔據立法院議場24天,阻遏了服貿協議,有力的延緩了中共滲透的步伐。

在弗爾摩沙美麗之島,遊行是街頭常見的風景。在這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一次次的抗爭遊行有如嘉年華會,人們自製三丈高的旗幟在風中飄,手拿鍋盆敲打著,少女把國旗貼紙貼上臉頰,浩浩蕩蕩去遊行。在太陽花運動時,年輕人一舉攻入了立法院,又一個個在夜裡衝鋒陷陣一般踏過鐵絲網路障,攻陷了行政院,拒絕那一匹極權中國兵臨城下的木馬。

太陽花運動半年後,紅色監控帝國陰影下的另一個地區:香港,展開了“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要求實行普選。佔中和2003年50萬人在七一穿黑衣遊行,抗議《香港基本法》相輝映,是香港人對北京有力的抗爭。今年,一波接一波波瀾壯闊的反送中大遊行把香港帶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和台灣人嘉年華會一般的遊行異曲同工,歷年來,香港人的遊行充滿了創意,他們的標語生猛活潑,散發出一股強勁的生命力。

港台這一雙唇齒相依的命運共同體遙相呼應。香港百萬人大遊行後,台北十萬人走上街頭,抗議紅色媒體的滲透。兩岸開通以來,來自海峽對岸的侵蝕已白熱化。報紙、電視台、文化界一一淪陷,紅色中國掌控了島嶼的輿論生態。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十萬人冒著大雨集會,守護台灣民主,抗議中共的銀彈攻勢及無孔不入的心理戰。這是新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又一輪的侵略。在這一輪的侵略中,入侵者的武器是輿論控制、心理威脅、權利的誘惑、三千枚飛彈導彈,和有如一個兵團一般,人民幣培育出來的各界代理人。島嶼已進入緊急狀態。

前葡萄牙殖民地澳門有著馴良的解放區形象。淪陷後,澳門被打造成世界最大的賭城,有11家賭場,成為紅色中國滾燙的吃角子老虎機。然而一如香港,節節淪陷的景況催生了澳門人的抗爭。2014年5月,兩萬澳門人展開“反離補運動”,反對“高官離補法案”。七千人包圍立法會,人們身穿白衣亮起手機,高舉手上的水樽,在一片“水晶燈”海中高呼“撤回”、“撤回”。這次抗爭被視為澳門邁向民主的一塊基石。

這些遊行集會展現了生活在港澳台的人們活潑生動的個體。正如當年的波羅的海三小國,這唇亡齒寒的三城煥發出無限的生命力,互相激蕩,啟動了拆卸紅色中國這頭怪獸的工程。

野火燒,赤龍亡

近年來,沸騰的民怨早已在大陸升起。從南到北,紅色中國深陷在四起的烽火中。在今天紅色中國覆亡的前夕,出現了一個接一個震撼的景象。

2018年,各省老兵維權,如烽火燒遍神州大地。越戰、朝鮮戰爭老兵穿著當年的草綠色軍服,扛起一面面大血旗走過馬路,有如一幕超現實的景象,把中共一心想叫人忘記的歷史翻了出來。這些複員老兵被遍地的貪官奪去了工作、土地、撫恤金,成了一無所有的人。他們穿上草綠色軍服在國土四方流浪乞討,老去的身軀在風中站得筆直,向鐵腕中人們放下的人民幣行一個完美的軍禮。一次又一次,千萬名老兵穿越國土,輾轉集結在四方告急的城市中,和昔日的同袍站在一起維權,相濡以沫。

當老兵穿上昔日的軍服,戴上以生命換來的徽章,在國土四方乞討維權,紅色中國恥辱的傷口被攤開在日光下。而當黨派遣黑社會打手衝上去,把這些昔日保家衛國的老兵,這些“最可愛的人”打的一臉是血,跪倒地下,距離紅色中囯滅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P2P爆雷後掀起的受害者自殺潮是近年另一壯烈的民間維權。P2P爆雷是中共在背後一手操作的,利用P2P平台轉嫁金融危機,把銀行的呆賬轉嫁到百姓身上,在達到目的之後把平台引爆。受害者有上千萬人,多是新興的中產階級。紅色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之後,一部分老百姓終於富裕起來,可一轉眼,養肥了的羊又成了待宰的羔羊。正如紅色中國在過去歷次的運動中消滅了商人、地主、知識分子、工人,這一回,在它成為世界經濟大國之後,消滅中產階級是崛起的紅色中國真正的目的。在P2P爆雷後一個接一個自殺的受害者是一個不祥的預兆。當這些社會中堅分子在絕望中自殺,距離紅色中國滅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在這些老兵和中產階級的故事背後,是神州大地破碎的山河。黃河母親河斷流;上億畝糧地被圈被毀,農民流浪入城市、礦坑。根據中共水利部報告,2018年,全國水土流失面積273.69萬平方千米,是全國國土的28.6%;紅色中國近三分之二地下水和三分之一地面水人類不宜直接接觸,要想凈化已滲透到深層的地下水污染需要1000年(《2014中國環境狀況公報》)。冬天,有毒的陰霾復蓋三分之一國土,空氣中浮滿了細小的PM2.5,吸入體內危害人體,紅色中國成為致癌率最高的國家。

這神賜的古老土地瘡痍滿目,布滿了現代科技留下的廢墟、污染,幾世代都無法恢復。共產黨有計劃的,一步一步的摧殘這塊神聖的土地,一如它摧殘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這塊土地上深厚的傳統。

不可避免的,在這毀壞的山河上生活的人們病了。一瀉千里的道德大危機如癌症一般在國土衍生。假疫苗、毒奶粉、紅黃藍幼兒園事件、豆腐渣工程戕害著下一代。冷漠、腐敗、道德淪喪、信任危機—正如末日時分的前蘇聯,最終,這人心的病變將成為紅色中國的掘墓人。在極權中國的暮色中,心癌正一下一下挖掘著中國共產黨的墳墓。

在這些看得見的傷口之外,是一個巨大的,看不見的傷口。這傷口隱藏在地心深處,迤邐數千公里,跨越20多省,被稱做“地下萬里長城”,也叫“地下核長城”,藏匿了大量核子武器。這條核隧道由幾萬名軍工花了三十年完成,對全世界是一個巨大的威脅。部分核長城被用作地下集中營,作為活摘器官的供體庫,關押法輪功學員;部分作為公共空間使用。

這一條巨大的核隧道埋藏在神州大地的地下,如一條巨大的黑龍盤旋在地心,毀壞了神聖國土的自然生態,從深層改變了古老文明帝國的地景。這是一條罪惡的黑暗隧道,關押了數量龐大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體內的心、肝、腎是立等可取,標上高價的貨品,販售給來自世界各地的病患。在這黑暗隧道中發生的事慘絕人寰,無法以人類的語言形容。

今天,崛起的紅色中國取代了美國,是全世界做器官移植最多的國家。而美國每年有一億人有意願捐獻器官,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手術國家,如此大量的器官來自何方?活摘器官是今天紅色中國的死穴,它的黑暗核心。是紅色中國最大,最恐怖的貪腐案。共產黨把殺人進化到高度技術化、盈利化、專業化的最新水平。當紅色中國向世界大量兜售信仰者的器官,把救命的醫生逼為殺人的屠夫,把掏光了的人體扔入焚屍爐,距離紅色中國滅亡的日子就不遠了。

紅色中國還有一個巨大的傷口,那就是無數的貪官污吏,深入每一角落的貪腐。

美國國務院報告,極權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法資金流動國家,洗錢金額每年超過1萬億元人民幣。習近平上台五年後,134萬名貪官落馬,自殺/被自殺的高官多達260名。自殺/被自殺的“長”級人物如此之多,是紅色中國一大特色,世上無出其右。貪腐是一條可怕的食物鏈,把所有的官員捕獲,把他們脖子拴上一圈繩索。在貪官的自白中,我們眼看無數刻苦向上爬的“農民的兒子”一步步在誘惑的陷阱中往下掉。正如一位貪官所說:“誘惑已使我一敗塗地。”在這體制性的貪腐下,無官不貪的不治之症一如致命的病毒,啃噬著社會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人。

多少年了,人們一直在傳說一件事:紅色中國是一艘沉淪中的巨船,人們擠在船舷,搶著從這艘沉沒中的鐵達尼號跳下。根據中紀委統計,政協代表76.77%有外國護照,人大代表57.47%有外國護照。也就是說,在紅色中國復亡之前,它的高官幹部就看見了它不可避免的命運,紛紛棄船逃命。和解體前的蘇共一樣,中共高官深怕自己要償還背負的血債,更對中共不久就要到來的滅亡深懷恐懼。

在漫天的陰霾下,人們為了下一代想方設法移民海外。從上到下,人們急於拋棄紅色中國。自稱崛起,四處佔領海外資源,野心勃勃,圖謀領導世界的紅色中國,卻被自己的人民和官員如一雙敝屣一般拋棄,這無疑是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奇特現象。

關於紅色中國的真實,被綁架的十四億人民被蒙在鼓裡整整70年。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由前蘇聯一手扶植起來的蘇維埃衛星國,它的前身是1931年在江西瑞金建立的中華蘇維埃,任務是武裝保衛蘇聯。當年林彪拿著蘇聯收繳自東北投降日軍的大量精良機關槍、大炮、坦克、飛機、兵工廠,乘著蘇聯軍事專家修建的跨滿洲鐵路和一百多座大小橋樑,把蔣介石打到台灣去。毛所說的“小米加步槍”是寫在教科書上的,欺騙中國人的謊言。所謂的國共內戰,其實是蘇聯派遣的第七縱隊進行的一場武力懸殊的入侵戰。

為了讓被集體綁架的中國人忘記百年來悲慘的歷史,忘記自己悲慘的處境,中共洗腦與時俱進,洗的老百姓都忘了自己被洗腦這囘事,把謊言當作真實。被綁架的中華民族不但忘了自己被綁架這回事,為了活下去,還振振有詞的告訴自己:“沒有共產黨,哪有新中國?”

胡耀邦說過一句話:“要是讓人民知道了我們共產黨的歷史,人民就要起來推翻我們了。”在崩潰前夕的前蘇聯,這句話有如神諭一般準確。改革開放後,戈爾巴喬夫出版了列寧的一些秘辛,在人們心中投下一枚震撼彈,徹底改變了人們對共產黨的認識,也揭開了退黨大潮的序幕。在不久的將來,關於紅色中國的真實歷史:抗日的歷史、國共“內戰”的歷史、大饑荒的歷史、六四的歷史,將一個一個被揭穿,然後,建築在謊言與恥辱之上的紅色中國就將在狂飆中灰飛煙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