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吳法憲回憶:蕭華事件 林彪怒罵江青

林彪一見江青怒火衝天,不等江青開口,就大發脾氣,連珠炮一樣的責問江青:「你們說解放軍已經走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已經被我們帶到了資產階級軌道上去了,有什麼根據?說三座門是閻王殿,你們一見三座門就有氣,你們太放肆。這完全是對軍隊和軍委領導的污衊。」

“揪軍內一小撮”軍隊大亂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起了文化大革命,並成立了以陳伯達(組長)、江青(副組長)等為首的中央文革小組。到了1967年初,文革運動蔓延至軍隊。

1967年1月14日,文革中提出“揪軍內一小撮”,軍隊一時大亂。“揪軍內一小撮”的完整說法是“揪軍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一口號是誰提出來的,在中共歷史上有很多說法。林彪死後,官方說是林彪等人為了配合“造反派”的奪權鬥爭而拋出來的,但後來有學者稱,這一口號的源頭其實來自於毛澤東。

不管口號是誰提出的,文革小組的鬥爭已經涉及到了軍方高層。當時的上將蕭華被抓,使得江青與軍方之間的矛盾一度激化,也激怒了林彪。

陳伯達、江青要打倒蕭華

《徐向前傳》記載,1月中旬,陳伯達、江青蓄意整蕭華。陳伯達在接見群眾組織時說:“蕭華不像個戰士,倒像個紳士。”在陳伯達的煽動下,總政機關大樓里貼滿了打倒蕭華的大字報。周恩來得知後,站出來闢謠。

1月19日下午,軍委碰頭會上,圍繞軍隊要不要開展“四大”問題,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三位老帥同江青、陳伯達、康生、姚文元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江青一夥叫嚷軍隊“不能特殊”。老帥們則認為軍隊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柱石,軍隊的文化大革命和地方應有所區別。爭來爭去,僵持不下。

陳伯達、江青等人又對蕭華進行突然襲擊。江青說:“蕭華是總政主任,發文件,把總政和軍委並列,是什麼意思?”還說“解放軍已經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葉群從口袋裡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稿子,說蕭華反對林彪,破壞文化大革命,責令蕭華當晚到他們已經通知召開的工人體育場十萬人大會上作檢查。

葉劍英提前退出會場,以示抗議,聶榮臻也提前退出。葉劍英在退出會場後,立即向周恩來報告此事。

當天晚上,戰友文工團的造反派還是抄了蕭華的家,蕭華被轉移到西山才免遭揪斗。

20日上午,軍委碰頭會繼續在京西賓館召開。江青問道:“總政治部主任怎麼不見了?他躲到哪裡去了?”蕭華到會後,講了頭天晚上被抄家的經過。徐向前氣得拍了桌子,葉劍英氣憤他說:蕭華是我保護起來的,如果有罪,我來承擔!

葉劍英還嚴辭抨擊中央文革企圖把文革禍水引向軍隊的作法,警告說:誰要想搞亂軍隊,決不會有好結果!會後,葉劍英以軍委日常工作主持人的身份,向頂頭上司林彪告了江青、陳伯達的狀,把中央文革一干人對軍隊的指責攻擊全部端給了林彪。

林彪怒罵江青

據吳法憲回憶,在葉劍英彙報完之後,林彪要秘書打電話,叫江青專門來一趟。下午三點,江青來到了林彪家裡,林彪一見江青怒火衝天,不等江青開口,就大發脾氣,連珠炮一樣的責問江青:

“你們說解放軍已經走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已經被我們帶到了資產階級軌道上去了,有什麼根據?說三座門是閻王殿,你們一見三座門就有氣,你們太放肆。這完全是對軍隊和軍委領導的污衊。”

林彪當時在軍內、黨內的威望很高,而且隨著劉少奇的失勢,已經成為毛澤東的接班人熱門人選。也許正因為如此,林彪有恃無恐,對江青大吼大叫。

林彪搬出了毛澤東,他說:“解放軍是毛主席親自締造和領導的,是毛主席指揮的,軍隊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如何解釋,你們這樣仇視軍隊,仇視軍委領導,我幹不了,不幹了!我辭職總可以吧。我要報告毛主席,你們不同我商量,大罵蕭華,鼓動抄家,搶擋案,這是為什麼?你們不通過軍委,就直接插手軍隊的工作,想搞掉總政,這符合毛主席的指示嗎?我要找毛主席,請求毛主席免去我的一切職務。”

在林彪發怒的過程中,江青一直想插話,但林彪連說帶罵根本不讓她解釋。等林彪稍一停,江青趕緊說:“林副主席,你請息怒,我說幾句行嗎?軍隊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我並沒有參加會議,陳伯達是組長,我是副組長,我沒有權力制止他的發言。”

但林彪仍然不放過,他說:“中央文革是你說了算嘛!實際上是你把持著嘛!陳伯達出席軍委會議你不知道?他要講什麼你也不知道?不經過你的同意他敢隨便講?”

江青說:“他講了什麼我確實不知道,這句話不是我要陳伯達講的,陳伯達對總政、對蕭華有批評是可能的,中央軍委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清規戒律多一點也是真的。”

不料江青的話使林彪更加憤怒,他一下子把身邊的茶几也掀了。林彪說:“什麼叫清規戒律,八條命令是毛主席親自批發的,你們一定要把軍隊搞亂才罷手嗎?搞亂了軍隊,究竟對誰有利?毛主席批准的八條,你們也要推翻嗎?”這時,林彪連聲高叫警衛副官備車,說:“我們兩個人,馬上去見毛主席,把事情說清楚,是我的問題,我辭職,我不幹了。”

正當此時,林彪的妻子葉群走進了林彪的辦公室。林彪大叫:“葉群你來得好,我同江青鬧翻了,我馬上去見毛主席,提出辭職,我不幹了。”

葉群趕緊攔在他們兩人中間,一面哭,一面苦苦哀求兩人不要吵。葉群事後告訴我,在這種情況下,林彪即使見到了毛澤東,也不會冷靜下來,可能會鬧出大亂子來。沒有辦法,葉群只得在林彪面前跪下來,抱住林彪的腿不讓他往外走。她向林彪勸說道:“你和江青同志是老朋友,都肩負著重擔,在這種困難的時期不要鬧意見,有話好好說。你們應當相互諒解,這麼鬧出去影響太大,對你們兩人都不利,你們這麼鬧怎麼得了。”

葉群又勸江青說:“請江青同志不要見怪,林總脾氣不大好,現在正在火頭上,等他冷靜下來,再好好商量,把問題講清楚,現在不要急於解決問題,更不能到毛主席那裡去,影響主席的休息,分散他老人家的精力。”

江青接著向林彪道歉說:“你是中央副主席,軍委副主席,我有錯誤,你可以批評我,你批評我,斥責我,甚至罵我,我都可以接受,何必一定要到主席那裡去呢?那句話的確不是我說的,罵蕭華,抓蕭華,抄家都是不對的,絕對不是我支持的,你可以檢查,這件事情我已經報告了毛主席,是我錯了,我檢討。”

等到江青說完以後,葉群又勸林彪說:“江青同志已經接受了批評,向你表態了,就不要再鬧了吧。”

林彪終於不吭聲了,開始坐到沙發上,葉群拉著江青的手也坐下來了。

葉群又向江青說了許多好話,然後陪江青坐車回到了釣魚台。

吳法憲後來說:“這次大鬧,撕開的裂痕是很深的,可以說是種下了分裂的種子,林彪對江青不滿,但是又怕得罪了毛主席,不敢過分譴責,雙方的鬥爭,一直到了九大,到了廬山會議。據我所知,在中央常委裡面,這樣斥責江青的,除了毛主席之外,就只有林彪了。”

以上情節,並非吳法憲本人親身經歷。以吳法憲1967年2月時的身份,他不可能身處現場。那麼,這樣“詳盡”的、繪聲繪色的事情經過,是否當事人告之吳的?吳沒有特別交代。上述引文中有一處提及“葉群事後告訴我”,聯繫上下文意,林彪怒斥江青一事似乃葉群事後的轉告。

固然,蕭華一事是導火索,但令林彪發怒的真正原因還是文革要搞亂軍隊,作為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的林彪必須力保軍隊不亂,這是他的根基所在。江青將手伸向軍隊,無疑是動了林彪的地盤,林彪自然要大發雷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吳法憲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