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病情嚴重「我擁有幾十年的武術功底 怎麼會是這樣?」越南武術教練的跌宕人生

從小就勤練武術的阮瓊川(Quynh Xuyen Nguyen),以保護自己、強身健體作為努力目標,在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的苦學之下,阮瓊川成為越南空軍防空學院武術教練之時,也不過二十二歲。英雄年少,此後他憑藉實力、平步青雲,不僅自身在國家錦標賽等國際賽事獲獎,所教授的學生更連年囊括五個金獎、六個銀獎、兩個銅獎等諸多獎盃獎牌。

勤勉成就武者、強者、勝利者,阮瓊川一直是這樣認為的。然而,當人生走過大半輩子,一場大病徹底扭轉了他的人生觀。這時阮瓊川才領悟到,武術傳授的內涵不只是格鬥與技巧,生命延續的意義更不只有成就和名聲。

那時在二零一五年,阮瓊川身任榮譽武術教練,卻在一次全國比賽前夕,被查出左側心臟尖瓣關閉不全(也叫二尖瓣逆流),導致血液無法順暢流出心臟引發高血壓。阮瓊川聽聞病情不敢置信,“我擁有幾十年的武術功底,還被評比是軍隊最健康的體格,得過身體最健康的獎金,怎麼會是這樣?”

那一年,阮瓊川五十一歲,他被取消參賽資格,住進108軍隊醫院。然而,一連串的療程並沒有讓他好轉,阮瓊川不時感到氣短、胸痛、身虛體弱。醫生說如果要根治,只能嘗試昂貴的心臟瓣膜修復手術,但伴隨的高風險卻可能讓下半生渾身無力,甚至失去工作。

面對命運的玩笑,阮瓊川失落而絕望,他不時問天問自己:“我還有沒有未來?就這樣告別武術生涯嗎?我的光輝歲月結束了?以後要怎麼面對學生?”這時他才發現,沒有了健康,榮譽與勝利也都失去了意義。

跌入人生谷底後轉禍為福

福禍相倚。就在患病那年夏天,阮瓊川的妻子剛剛學了法輪功。妻子是一位小學老師,患有關節炎、胃病、高血壓、前庭功能紊亂等多種疾病,每個月都必須向學校請病假看醫生。妻子向阮瓊川介紹的時候,連一遍《轉法輪》都還沒有看完,可是煉功後不久,困擾她多年的病症卻緩解消失了!事實擺在眼前,阮瓊川依舊半信半疑,妻子鼓勵他:“你不用擔心,這本書很多人看完之後都會出現奇蹟,法輪大法可以改變你的身體和未來的命運。”

圖1:阮瓊川正在煉第五套功法。

阮瓊川決定先從煉功開始學起,出乎意料的是,短短一個禮拜,他親身見證了西方醫學都達不到的奇蹟。“之前在醫院治療覺得呼吸很累、很沉重,可是才煉了一個禮拜,就覺得全身輕飄飄的,走路、上樓梯都是輕飄飄的,胸口的疼痛開始緩和,呼吸變得正常,身體感覺到好輕鬆。”

更奇妙的是,擁有三十幾年酒癮的他,竟在學功後不久感到不是滋味了。他想進一步了解法輪功,便上網找了許多學員的修煉心得,也看到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污衊與迫害。這些訊息在他腦海不斷衝擊,“為什麼煉功身體就能好轉?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會被迫害?煉法輪功會不會有問題?”

心中謎團尚未解開,阮瓊川在同修鼓勵下上了九天學法煉功班,並開始閱讀《轉法輪》,“我一開始先學功時,每天都很喜歡煉功,現在學法之後,又變得很喜歡學法,這是我第一次從頭到尾閱讀這麼厚的一本書,越讀越想讀,彷彿身體圍繞著一股能量,不想睡覺也不會累。”

《轉法輪》書中有一段法:“我在北京辦班的時候,有一個學員,騎自行車過馬路,走在馬路一拐彎的時候,有一輛高級轎車在急轉彎處把我們這位學員給撞了,這位學員是個女的,五十多歲。那轎車一下子就撞上她了,撞的夠狠的,就聽那動靜‘當’的一聲撞在頭上了,她的頭正好撞在車棚上。這時這個學員的腳還跨在車子上,頭撞上了,卻不覺的疼。不但不覺的疼,也不出血,連包都沒有。”

阮瓊川表示:“我當時讀到這一段的時候覺得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結果不久後,我的眼睛就被網球重擊,大家要我趕快上醫院去,我卻想到師父的法,馬上說:‘沒事。’當天回家後眼睛立刻腫了起來,整個黑黑的,我繼續煉功學法,卻越讀眼睛越亮,越看字越清楚,隔天醒來一照鏡子,完全好了,沒有痕迹。”

實實在在經歷的一切,讓阮瓊川從迷惘到堅信,他知道自己遇上了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不僅讓他重拾健康與自信,更在法中明白人來世上的意義。可以說,阮瓊川的幸福人生是從陷入谷底後才真正開始的。

為了讓更多人象他一樣幸運,阮瓊川在家裡開設了“九天班”。阮瓊川表示:“剛開始來的人只有幾個,後來增加到每個月三十幾個,多的時候還有四、五十個。”每天二至三小時,連續九天播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義務教授五套功法,法輪大法表面淺白卻內涵深邃的法理激蕩著所有人的心靈,也不斷啟發阮瓊川對生命全新的認識與理解。

圖2:阮瓊川希望能有更多有緣人一起學煉法輪功。

阮瓊川說:以前我兢兢業業工作,自認是個好人。但修煉法輪功後,我從小事上要求自己真正做到真、善、忍。比如找工作塞紅包本為越南的普遍現象,之前我覺得這種行為是等價交換、理所當然,但修煉後就要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一次有個畢業的學生請我幫忙找工作,給我一千五百萬越南盾(相當於六百五十美元)。但我想到師父的法,越想越不對勁,這樣我得給他多少德啊!我將紅包還給學生,告訴他我修煉了法輪功,不能拿這不義之財,大法師父教導弟子要有一顆善心,無條件對別人好,這個忙我會幫,但不求名不求利。學生和他的家人很感動也很驚訝,覺得現在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錢拿到手還要還回去。後來學生和他父親都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堂堂正正開創修煉環境

回到軍隊的阮瓊川,將自己修煉後起死回生的親身經歷和大家分享,也讓許多同事相繼得法。然而,中共媒體的誣陷造謠使不明真相的同事產生誤解。一天,阮瓊川因為談論法輪功,被告發到單位的管理部門,主管告訴他不能再這樣洪法了,如果不停止,將立刻開除工作。

阮瓊川知道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他祥和平靜地向主管澄清事實:“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按照宇宙‘真、善、忍’的最高標準要求自己,從一九九二年傳出以來,國際社會頒與法輪功的各類褒獎合計已經超過三千六百項,李洪志師父除了高居二零零七年‘全球百大在世天才’華人榜首,也曾經連續四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這代表著‘真、善、忍’的普世價值深植人心,也是國際社會不斷以具體行動戳破中共的彌天大謊。”

然而,干擾與壓力一波接一波,不久,阮瓊川收到正式公函,要求他立即停止修煉,主管表示這是上級指令。阮瓊川沒有畏懼,他拿著《轉法輪》一書理性告訴主管:“我修煉沒有錯,我沒有違反國家的法令,這本書教導人們‘真、善、忍’,要求我修心性做好人。”他把這本書送給長官。

當時,軍隊甚至通過開會,要求所有人針對阮瓊川能不能煉功投下不記名選票,阮瓊川為此義正詞嚴寫下一段話:“如果越南軍隊不准我修煉法輪功,我明天就退伍離開軍隊。如果越南共產黨不准我修煉法輪功,那我明天就退黨!”面對層層施壓和阻撓,阮瓊川堅如磐石的一念,反讓局勢開始改觀。

他說:“那段期間我的思緒非常平靜,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給我講真相的好機會。”他保持著慈悲與正念,不斷往上層主管接洽,找到一個講一個,遇到一個說一個,不放棄任何機會。“我發現越到高層越好講,講到最後,一位上校接見了我,他靜靜地聽完,明白了真相,對我的行為感到理解。”還有許多長官擺手說道:“他都快退休了,如果堅持的話就讓他繼續煉吧,不阻止他了。”從此,阮瓊川在軍隊堂堂正正修煉法輪大法,並在二零一八年光榮退休,官至上校。

過去,阮瓊川總是分秒必爭往前沖,從沒有停下腳步問問自己,到底人生要往哪裡去?現在,阮瓊川可以確信,他已走在生命最光輝燦爛的康庄大道。他說:“我要感謝師父慈悲救度我和家人,讓我能夠充滿智慧與正念地助師正法。我希望能有更多人通過我的故事了解法輪功真相,讓您往後的人生都能擁有美好幸福的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