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真的不是演員 毛澤東說只能用西方的這樣東西

——亂墳前反思 廉價歌曲祭奠青春

故國舊影:香港街景,1980年代攝。

朱韻和:藏羚羊

邇東晨:#誰在說#1965年12月21日,毛在杭州與陳伯達、艾思奇、關鋒談話時說:“清朝末年,一些人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體’好比我們的總路線,那是不能變的。西學的‘體’不能用,民主共和國的‘體’不能用,‘天賦人權’、‘天演論’,不能用,只能用西方的技術。

樊建川:剛翻到這張照片,我以為是一張劇照,特別像一個電影演員。後來,看了說明,才知道,這是一位正在離開故土,一步三回頭的三峽移民。

ET: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鄧小平講:“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江澤民講:“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共產黨鼓吹暴力,在歷次運動中殺人無數,教育人民“對敵人要像嚴冬一樣冷酷無情”。紅旗被說成是“烈士的鮮血染成”,共產黨對紅色的崇拜實際上是對鮮血的崇拜。共產黨大樹英雄榜樣,鼓勵人們為黨犧牲。在延安為生產鴉片燒窯而死的張思德,被毛澤東稱之為“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在瘋狂的年代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等“豪言壯語”充實著物質貧乏的瘋狂。七十年代末,越共出兵推翻了中共培植的作惡多端的“紅色高棉”政權。中共雖然氣惱萬分,但是因為中國和柬埔寨沒有共同邊界,所以無法直接派軍隊去支援“紅色高棉”。於是中共以“對越自衛反擊戰”為名,行“教訓”越共小兄弟之實,在中越邊境發動對越戰爭,結果使數萬名中國士兵為這場共產黨之間的爭鬥付出了寶貴的生命和鮮血,他們的死其實與國家領土主權毫無關係。數年後,中共卻廉價地借用一首歌曲——“血染的風采”,把那些被無謂犧牲掉的天真燦爛的年輕生命,化作對“革命英雄主義精神”的祭奠。而1981年死了154名中華烈士才奪回的廣西法卡山,又被共產黨在中越勘分邊界時輕輕一筆劃給了越南。

余英時:“傅斯年在與我做的特別回憶時曾說過,毛澤東託人買一些各國的演義,各種民間小說,他要了解老百姓的心理,希望抓住老百姓心理奪取政權。所以,他奪取政權的那一套嚴格地講都是從中國來的。他的一人專政也是從讀古書來的,馬列主義不過是給他一個門面。”

畫畫的老武:上海某歌舞團舞蹈演員姚元清與同事等五人聊天,一位同事對她說:“劉少奇是好人,他是被冤枉的。”姚元清當時保持了沉默,沒有表達意見。她的同事後來被以現行反革命罪處死,她因為在現場聽見言論沒有舉報而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罪名是“反革命聽見犯”。

邇東晨:【杜君立:中國大饑荒50年祭】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看到餓死者的死人堆時,極其不屑地說:“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那個人保就哪天不死!”這幾乎與毛英雄所見略同:1958年12月9日,毛對八屆六中全會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

於建嶸:去年我去了,寫過一篇日誌。本來今年還要去的,車壞半路而沒有成行。我曾說過,中國的讀書人都應該去夾邊夾看一看,坐在亂墳前思考一下。

1950年8月20日,政務院公布《關於劃分農村階級成份的決定》,全國農村全部開始劃成份:從此人分幾等,開始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但也沒說死,又出了【可教子女】按規定,凡佔有土地、自己不勞動而靠剝削為生的為地主。

美國駐滬總領事館:美國歷史系列159:信息與教育交流法。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民眾的言論自由得到法律嚴格保護,但與此同時政府卻不能在國內運作媒體來教育民眾,美國人不需要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向民眾做宣傳,政府稅款資助的媒體主要面向國外民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