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一個嚴肅的笑話:鄧小平澄清的故事 王滬寧還在講

60年代初,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演出的《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其中就有一個舞蹈,題目是「十八勇士強渡大渡河」。 1982年,鄧小平在會見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時,被問到這個驚心動魄的戰役,鄧解釋說:「這只是為了宣傳,我們需要表現我們軍隊的戰鬥精神。其實沒有打過什麼仗。」

新華網8月3日首頁給習近平挖坑。

新華網今年8月3日頭版頭條的題目是《大渡河畔說奇蹟──感悟紅軍長征的勝利密鑰》,下面還有一段話:「從大渡河強攻通過的,歷史上只有紅軍。勝利,蘊藏著深刻的必然;信念堅定:為窮人打天下」。

但是,37年前,鄧小平已經澄清過,沒有這回事!

60年代初,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演出的《大型舞蹈史詩東方紅》,其中就有一個舞蹈,題目是「十八勇士強渡大渡河」。

1982年,鄧小平在會見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時,被問到這個驚心動魄的戰役,鄧解釋說:「這只是為了宣傳,我們需要表現我們軍隊的戰鬥精神。其實沒有打過什麼仗。」

中共造假宣傳畫:十八勇士強渡大渡河。

據史實,1935年5月25日凌晨,由楊得志任團長的紅一團組成奮勇隊強渡大渡河。這裡所謂的「強渡」,各位不要誤會成是國民政府軍不讓渡,紅軍非要渡不可。這次與國民政府軍一點關係沒有,僅僅是因為流急灘險,過河難度大,所以稱為強渡。

划船的8位船工,其中包括身強力壯的帥士高,那年他22歲。而這些參與渡河的紅軍只是坐在船里,所以鄧小平說「其實沒有打過什麼仗」。

據當時任紅一軍團政治部宣傳隊分隊長李水清回憶說,當時宣傳隊從政治部帶了18份慰問品:每人一條印著「祝君平安」的白毛巾,一個搪瓷碗。多餘的一份慰問品,他發給了營長孫繼先。因為他是渡河戰鬥的組織者和指揮者。

由於一條小船難以承載全部人一次渡完,根據船工的建議,才臨時決定小船往返分兩次運載。在幾名船工的幫助下,18位船客順利過河。這就是「十八勇士強渡大渡河」的真相。

紅一團團長楊得志在回憶錄中記錄了這一段歷史:「我們挑選了17名同志組成奮勇隊,分兩次強渡,第一船由連長熊上林帶隊,過9人,第二船由營長孫繼先同志帶隊,我在第三船上。」第二船也過去9人,包括臨時決定上船的營長孫繼先。

「飛奪瀘定橋」應該改為「爬過瀘定橋」

中共宣傳造假的飛奪瀘定橋。

渡大渡河時,河邊只有三隻小船,要想把紅軍全部運送過河,起碼得一個月,太慢了!因此,紅軍決定開闢第二個通道,就是離此地有240里的瀘定橋。

於是就有了紅色媒體描述「紅四團英勇奪下了瀘定橋,取得了長征中的又一次決定性的勝利」的機會。

中共教科書中的《飛奪瀘定橋》寫道:紅軍22名勇士飛奪瀘定橋:「1935年5月29日,北上抗日的紅軍向天險大渡河挺進。大渡河水流湍急,兩岸都是高山峻岭,只有一座鐵索橋可以通過。這座鐵索橋,就是紅軍北上必須奪取的瀘定橋。」

由於中共黨史史料沒有記載任何傷亡,為了寫書,英籍華裔女作家張戎親臨瀘定橋去了解這段歷史。和那個年代過來的人一樣,張戎也認為紅軍長征途中的「飛奪瀘定橋」,在現代中國歷史中,是一個很重要的事件。但當她深入了解後才發現,「飛奪瀘定橋」完全是編造的、虛構的。

首先,她找到當年紅軍出版的《紅星報》,該報對過瀘定橋一事有詳細記載,講述這22個勇士是最先過瀘定橋的先遣隊,但沒有任何傷亡。22勇士到了河對岸毫髮無傷。

紅四團團長是王開湘,政委是楊成武。據楊成武將軍回憶,他們每個人都被獎勵一套列寧服、一個日記本、一支鋼筆、一個搪瓷碗、一個搪瓷盤、一雙筷子。

住在瀘定橋附近的人,都知道那座橋大概有100米,鐵索鏈上鋪的是木板。

但虛構的版本說,橋上的木板都被燒光了,只剩下光溜溜的鐵索鏈,守在對岸的國民黨用機槍封鎖,22個勇士冒險爬鐵索過河。

張戎去當地採訪到一個賣豆腐的老太太,老太太說當年沒有看到有戰鬥。

中共成功秘訣是把蔣介石的兒子當人質

蔣介石、蔣經國父子。

張戎說,除了以上的事實外,從中共史料中也可以得出結論。她舉例,比如大家所熟悉的所謂的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中國大陸民眾被灌輸的是,「毛澤東用兵如神,領導紅軍打敗了國民黨軍隊,最後到達陝北革命根據地」。但一調查,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她發現紅軍每到一個地方,蔣介石都是把大門敞開的,因為蔣介石唯一的親生兒子、接班人蔣經國,當時被斯大林扣在蘇聯做人質,蔣介石有意放紅軍一條生路來換回兒子。直到紅軍到達陝北,九死一生的蔣經國才安全回到蔣介石身邊。

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共自己出版的大量史料選編也證實了這一點。如,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史料選編》中,就收錄了國民黨軍隊追堵紅軍的來往電報。從電報中可以看到,國軍是閃開大路讓紅軍走的。在紅軍每次處於弱勢,準備大逃亡時,如紅軍要「長征」了,蔣介石以放中共紅軍一條生路做條件,向斯大林要兒子。蘇聯共產黨非常清楚,如果不是蔣介石為了要回兒子而對紅軍手下留情,中國共產黨的武裝早就沒了。

所以,紅軍在平安過了國民黨的四道封鎖線後,蔣再次向斯大林要兒子。斯大林當然不敢放人,因為任何一個小戰役都可以使中共武裝被消滅,直到紅軍到達了在中國僅存的唯一一塊紅色根據地、劉志丹的地盤,確保了中共可以生存,斯大林才把蔣經國放回去。

這些在蘇聯檔案館都有詳細記載,蔣介石本人的日記也提及。張戎1993年訪問國民黨元老陳立夫時,說:「他也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但是,新華網今年8月3日頭版頭條還在說:「從大渡河強攻通過的,歷史上只有紅軍。勝利,蘊藏著深刻的必然;信念堅定:為窮人打天下」。

劉文彩的兒孫證實張戎的調查屬實

據《南方都市報》披露,「飛奪瀘定橋」事件,即發生在劉文輝部隊與中共紅軍之間。劉文彩(劉文輝的哥哥)次子劉元華說:「我聽其他軍人說,瀘定橋是劉文輝故意放紅軍過去的。」(劉文輝,中華民國第24軍軍長、二級陸軍上將。抗戰前曾任川康省軍政首腦。)

劉元華之子劉小飛說,劉氏家鄉成都大邑縣安仁鎮有個當年參與守衛瀘定橋的士兵楊德輝,是劉文輝部下,他晚年曾在當地茶館講過,當時與紅軍有約定,劉的部隊朝天放幾槍就先走人,然後紅軍安然通過瀘定橋。

劉文彩的兒孫證實了張戎的調查屬實。

「長征」路上的悲喜劇故事

中共非法當政之後,關於「長征」的故事就絡繹不絕的出籠。這並不令人驚訝。《毛澤東選集》都是「毛澤東著作委員會」的筆杆子們寫出來的,還有什麼不能編不能造呢?

尤其是50年代、60年代的小學、中學課本里,對「長征」艱苦卓絕的描述真的令人無法忘懷。文章說,紅軍每天冒著國民黨軍隊的槍林彈雨、圍追堵截,食不果腹,吃草根、啃樹皮、吃皮帶、喝馬尿。難怪紅二代們認為自己的老子捨命打下天下,自己最有資格坐天下。

至今印象最深刻的兩個最慘烈的長征故事,一個是挑著炊具的炊事班的故事,另一個是經過泥沼沒頂的故事。都有配圖。

炊事班的故事是這樣的,由於沒有飯吃,走在路上,一位挑著炊具的炊事員突然倒下了,另一位兩腿打著晃的炊事員趕緊挑起炊具前行,這一位倒下後,下一位臉發綠的炊事員再繼續……,到了目的地,炊事班不剩一人。

泥沼沒頂的故事,是說長征途中遇到泥沼,越陷越深,被淹死的不少,其中被淹沒的一人,至死一條胳膊都舉在泥沼之外,手上拿著個什麼。是黨證還是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已經記不得了。

在中共的媒體中,各種各樣慘烈的長征故事層出不窮,讓老百姓對中共「打江山、坐江山、保江山」的資格深信不疑。但偶爾也有添亂的。

例如,何滌宙在《遵義日記》里無意中透露,幹部團(紅軍大學)的幾個紅軍幹部在1935年初進入遵義城後的十天里,經常去飯店點菜吃飯,吃炒辣雞。還利用空閑時間,把搶來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縫店改做皮衣。

更讓人當作喜劇故事看的,是中共「長征老幹部」李一氓的一段長征回憶,談的是他們在長征中都是吃貨。這篇漏網文章刊登在2004年三聯書店出版的《文人飲食譚》里。

據李一氓回憶,1934年冬,他在閩贛區前線得了副傷寒,衛生部長彭真治好了他的病,政治部主任楊尚昆於是發給李一氓十塊銀元的休養費。臨別前,李克農要李做一頓飯感謝彭真,請了大概八九個人。

建寧只是閩贛邊的一個小城,李一氓稱「找不出什麼好的原材料,只有雞和肉,魚、鴨都沒有,但是將就著配罷」。

李一氓這頓飯,有地瓜切成片配在豬肉片里炒盤「滑肉」,蓮子剁成泥做成的蓮子泥,又甜又燙,當然還有麻辣雞絲、麻婆豆腐之類,把所能配湊的都配湊上了。來吃的人吃了之後都滿意。

李一氓說:「我還想,前方成天是大米飯,這次該吃頓『臊子』面。我就擀了雞蛋面,併到街上買來幾大碗豆腐腦,做成『臊子』豆腐腦湯麵,大家都覺得新鮮,愛吃。」

「長征」吃米飯還有鍋貼、水餃、火腿

1934年秋天,大肆進行共產蘇維埃紅色武裝暴亂的中共紅軍,被國民政府第五次圍剿打得慘敗,不得不開始倉惶「逃亡」,中共將其美化稱為「長征」。

李一氓回憶說,一路上,有時供給好,有時供給不好,這主要看地區了。湖南、四川都不錯,廣西、貴州、雲南差一點,當然更差的是川西北和甘肅。

宣威火腿馳名中外,土共不識貨。

「長征」的路線大半是產米地區,每天每頓都是米飯。有時想辦法換口味,假如尋到豬油、麵粉,又能從老百姓家中借得平鍋,就自己做鍋貼。李一氓等紅軍都是南方人,不知吃水餃是件大事,無論如何,一樣的材料,一樣的做法,經過煎烤,鍋貼比水餃香。愈做手藝愈純熟,他們的鍋貼甚至出了名。

李一氓回憶,過雲南宣威時,弄到大批火腿。但炊事員不懂怎麼做,用大鍋放足水去煮,結果把馳名的宣威火腿給糟蹋了。有知道火腿吃法的人,申明不向公家打菜,要求分一塊生火腿。此人自己拿去一蒸,美味可口,大家這才知道宣威火腿之所以馳名的原因。在這點上,肖勁光(後任中共大將、海軍司令、國防部副部長)收穫甚大,他的菜格子除留一格裝飯之外,其它幾格全裝了宣威火腿。

缺糧時就搶

李一氓回憶說,生活最苦的一段是在川西北的兩三個月。那時把口糧包幹了,不開大鍋飯,不能敞開肚皮吃。每人分的口糧規定吃五天,實際上他兩天半、三天就吃完了。怎麼辦?

有一天,行軍到一個少數民族地區,看到地里種的新豌豆苗就拔來當菜,還到各家各戶去搜刮搶劫。

李一氓回憶說,看到(搶到)蘿蔔乾,還找到(搜到)酥油,他分得一大茶杯。「吃了黃油,不禁精神抖擻。」

近些年,中共命令網警把這些實說的話都刪除了。

新華網上,王滬寧讓習講述他不知道的故事

今年8月3日的新華網上,王滬寧讓習近平講述他不知道的「英雄們」的故事。例如1965年死去的坦克師工兵班班長、23歲的王傑。

王傑,1942年出生於山東金鄉,1961年8月參軍,死前是濟南軍區一個坦克師工兵班班長。關於其「犧牲」的過程,黨媒是這樣宣傳的:1965年7月,他到江蘇省邳縣張樓公社幫助民兵訓練,在炸藥發包發生意外就要爆炸的緊急時刻,他為了掩護在場的12名民兵和人民武裝幹部的生命安全,撲到炸藥包上,英勇犧牲。

然而,真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當時,王傑所在一連駐江蘇邳縣。1965年4月底,附近的張樓鄉武裝部響應「全民皆兵」的號召,要舉辦民兵地雷爆破訓練班,請部隊幫忙。王傑受命前往教學。7月14日在地雷實爆演習時,王傑讓民兵圍成一圈,自己則在當中作示範,而且違規使用一個炸藥包示範。令人意外的是,突然間,王傑擺弄著的拉火管冒出火花,點燃了導火索,在大家還沒有弄清是怎麼回事的時候,王傑不得不撲向炸藥包。結果王傑被炸死,10多個民兵受重傷。

王傑死後,坦克師總部把其死亡正式定性為「一起由於違反操作規程而造成的責任死亡事故」。在其追悼會上,營政委在悼詞中說:「王傑同志在幫助此次民兵訓練中,身為班長、一級技術能手由於失職,釀成了不該發生的惡性事故,給部隊建設和人民群眾造成了損失。」

而因為這起惡性事故,王傑所在單位的「四好」榮譽也很可能無法保住,相關領導也將受到處分。正在焦灼之際,在整理王傑遺物時,師政委王德一發現他生前寫了20多本日記。在回總部的火車上,他正好碰到濟南軍區青年部的部長,遂談及此事。在向上級彙報後,這位部長在高層的授意下決定將王傑塑造成一個好典型,向全軍和全社會推廣。對王傑的吹捧由此開始。

中共對王傑的宣傳被賦予新的含義,抓錢撈錢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1965年9月下旬的一天,人民日報、中央廣播電台等開始大量報導王傑的所謂日記。毛澤東還就此下達了最高指示。

據說,林彪也曾於1965年11月5日指示說:「我們宣傳王傑同志,主要宣傳他的優秀品質、模範行為和他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關於事故問題,可以避開。」

有關部門遂根據新的批示對王傑這次事故作了新的結論:王傑沒有犯規,只是拉火裝置過期失效。王傑用毛澤東思想作指導,撲向炸藥包,捨身救人,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好戰士。

細心的人發現,連毛澤東都為此下達了最高指示的王傑,生前沒有入黨,死後也沒有追認為黨員,是非常不尋常的。

習近平知道54年前林彪的那段指示嗎?

王滬寧與江澤民、曾慶紅們在瘋狂製造香港暴亂的時刻,在新華網上高調宣傳習近平講述半個世紀前造假的王傑故事,是想讓讀者感覺習腦殘到不可救要了吧?

同天的新華網還有一條要聞《習近平引領中國大國外交開闢新境界》。誰都知道,中共外交部是江的地盤,外交部發言人根本不理睬習近平的指示,他們只是按照江曾的口徑發言。習近平是怎樣引領中國大國外交開闢新境界的?

如果習近平現在能看明白自己所處的險境,立即反戈一擊,那昔日的朋友和兄弟興許還會回到他身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