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卸磨殺2馬 江山傳習」 吳小暉被收繳857億並不多 中南海生死較量 王健林膽寒

《金融時報》周三19日報道,阿里、騰訊拒絕交出客戶貸款數據,大陸人表示,中共加緊控制,真是很可怕。媒體人表示,馬化騰被逼退是內部鬥爭公開決裂。“卸磨殺馬,江山傳習”。周三18日,鄧小平外孫女婿、安邦前董事長吳小暉,被沒收、追繳的財產裁定書曝光,計850多億人民幣,令人咋舌。但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為何並不多,中共的頂級家族為何可能貪腐至少有上萬億美元。學者何清漣分析,吳小暉所屬的“粉紅財團”是誰?有何特權?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貫串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

阿里、騰訊傳拒交客戶貸款數據

2018年初,由中國人民銀行牽線成立的深圳徵信公司百行徵信,主要為人行補足企業與個人負債資訊,這公司目前已有600多家、17類中小金融機構接入數據。

英國《金融時報》19日引述兩位知情人士說,先前中國人民銀行核准成立百行徵信,目的是建立一個涵蓋4.6億中國大陸居民的國家徵信體系,這些人沒有正式的信用記錄,但可能經由龐大的金融科技公司獲得貸款。

報道說,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和騰訊,拒絕與百行徵信有限公司合作,拒絕提供手頭擁有的大量客戶貸款數據。

阿里巴巴螞蟻金服一要求匿名的員工,周五2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這個數據最終政府肯定是要拿過去的,但不是你想要就馬上給你,肯定需要協商。一開始肯定不願意,因涉及到個人隱私,這屬於我們公司自己的,也是資產。數據也是最值錢的,那麼你要這些數據,也要看用什麼方式提供給你,你們做的這些活動,我們是不是有份參與,也不是說全部都給你。”

她還表示:“……作為企業有他保護數據的權利及義務,不想給他肯定是有原因的。”至於螞蟻金服現在有沒有受到影響?這員工說:“……只有高管才知道,是他們去處理。”“如果是人行要求提供數據,而不是由下級機構百行徵信要求,或許騰訊徵信與芝麻信用會交出數據。”

《金融時報》說,由於騰訊徵信與芝麻信用所擁有的客戶數據遠遠超過其他同行,如果要共享信用,收益不大。

廣東一退休公務員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說:“對每一個人的管理空間,越來越壓縮,自由度越來越小。現在政府對各行各業都搞誠信管理。這些個人信息,企業信息等整個社會信息,如果掌控在政府手裡,看你國家怎麼用,真是很可怕。”

內部鬥爭公開決裂:“卸磨殺馬,江山傳習”

自由亞洲電台21日報導,早前一直有消息稱,因技術和管理能力滯後,官方的百行徵信成立後處境尷尬,具有絕對優勢的馬雲的芝麻信用和馬化騰的騰訊徵信,無意分享掌握的客戶資訊。而現在“二馬”的遭遇,被外界解讀為習近平直接向互聯網巨頭攤牌。

媒體人形容這是“卸磨殺馬,江山傳習”。要求匿名的觀察人士說,“他跟馬雲的那個交接差不多,就是向共產黨投降了。早先的時候,騰訊徵信也好,還有阿里,還有其他的很多互聯網的巨頭公司,除了建立黨支部,在股權結構上還有一些改變。說起來它叫做混改,但實際上,他們從以前的姓江轉向姓習了。”

他還說:“這個不是一個個案,整個大的民營公司和民營企業,特別是這種互聯網的新型的高科技產業,它都在以黨的名義,加緊了對它們的牽制。實際上,去年、前年股災這一輪股市崩盤嘛,中國上千家上市公司,很多已經變更成了由國有的銀行來持股了。它們用所謂的國有企業和央企的背景,去控制這些公司。”

前財經記者劉先生說:這種金融,還是得共產黨自己掌握。在中國的環境里,不給的話,分分鐘弄死他。我跟你講,現在是重新回到共產黨建政的時候,你沒有看到安邦吳小暉被沒收8、900億的資產了。他們是內部山頭之間的鬥爭是公然決裂嘛,大家都說,“和珅跌倒,嘉慶吃飽”嘛。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過去江澤民統治的幾十年當中,最賺錢的這些企業實際都掌握在江系手上,也支撐著江系的政治實力;政治與經濟是不可分的。因此,習近平收權柄的同時,不僅要收軍權,也要收財權。

王篤然說,同時,習近平希望把國企作大作強,也就是共產黨的力量作強,他自以為做為黨的化身,他來控制做強了的央企是名正言順。習近平還是夢想一個紅色大帝國。

令人咂舌?吳小暉被罰105億後再遭追繳752億

圖:吳小暉被罰共計850多億元的財產令人咋舌。有人形容,這是“一份創歷史金額的法院執行裁定書”

中國網路大V曹山石周三18日在社交媒體推特發布的,上海一中院在今年7月29日出具吳小暉案執行裁定書的圖片顯示,上海警方曾查封吳小暉個人、及相關他的公司,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多處的不動產。沒收、追繳的財產價值共計850多億人民幣,令人咋舌。

曹山石在推特形容,這是“一份創歷史金額的法院執行裁定書”。

大陸媒體曾形容安邦是史上最魔幻的保險帝國。《紐約時報》曾描述吳小暉“控制著價值高達2950億美元的資產。”

阿波羅網王篤然分析,吳小暉只是攀上太子黨鄧小平家族當了個孫女婿,就搞出幾千億美元巨額財產,幾年就轉移200億美元到海外,所以目前追繳了800多億人民幣並不多;而卡扎菲貪腐幾十年也就是搞了2000億美元,如此推測中共頂級家族,如江澤民、曾慶紅家族們的貪腐,有上萬億美元應該是不在話下。

吳小暉是“粉紅財團”的代表人物

圖:旅美中國經濟社會學者、專欄作家何清漣女士

旅美中國經濟社會學者、專欄作家何清漣於去年3月12日中共“兩會”期間,曾發表標題為《“粉紅財團”生死劫背後的權力鬥爭》文章。文章中說,因為共產主義崇尚紅色,中共政權號稱紅色政權;所謂紅與粉紅,是用來標明這些財團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遠近。

何清漣分析,如中國民營企業500大榜單中,許多都成為了財團,其中與當局或當局官員有密切聯繫的可以算是淺紅色財團。就是民營企業建立的金控集團以及互聯網巨頭涉足金融領域形成的小金控是“粉紅財團”。

粉紅財團的主力都有誰?有何特權?

何清漣指出,中國的金融領域進入門檻極高,需要審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銀行、保險、信託、券商、金融租賃、期貨、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銷售、協力廠商支付牌照、小額貸款、典當12種。

根據中國數家財經媒體報導,2002年金融業混業經營放開後,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民營資本獲得全部牌照的只有版圖龐大的明天系。牌照之爭就是背景之爭。

何清漣說,安邦集團崛起過程迅速是因為吳小暉善於利用“鄧小平的外孫女婿”這個身份資源。2003年他以3億人民幣資本起家,到2017年,資本擴張成9000多億,成為擁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財團。

除吳小暉外,“粉紅財團”紅二代靠山包括,馬雲背後涉及中共八大元老陳雲與王震的兒子、江澤民孫子江志成、劉雲山兒子劉樂飛、賀國強兒子賀錦雷、溫家寶兒子溫雲松。

“超級白手套”肖建華背後涉及曾慶紅兒子曾偉、賈慶林女婿李伯潭、戴相龍女婿車峰;王健林的萬達背後有賈慶林、王兆國。

從2014年開始到2017年6月期間,吳小暉通過保險理財產品籌資,對外投資逾200億美元;王健林在國內大舉借債用于海外投資,投往海外的367億美元,約佔中國外匯儲備的1.2%。

由於資本大量向外轉移,外匯儲備流失嚴重,2016年8月,中共當局不得不開展外匯儲備保衛戰、力防金融風險,不久後,習近平提出“重構政商關係”的構想。

粉紅財團生死背後的較量

何清漣最後提到,1998年6月她受邀去北京參加一個討論防腐反腐對策的內部會議。她在會議上毫不客氣地指出:中國的反腐敗,缺的是高層自律。江綿恆經商的各種傳說流傳不息,如果江澤民總書記不能約束自己的子女,就會起示範作用,上行下效,從高層到基層官員,人人都想“從國家這裡挖一塊”。

何清漣說,這種情況,危害國家是顯而易見之事,自身的財富也始終見不得陽光,最後難有好結局。屈指算來不到20年,利用權力搶錢的中國權貴與富豪惶惶不安,擔心自己步吳小暉後塵。

文章還表示,中國有句老話,“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這些“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是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這種鬥爭正在繼續,並將貫串習的第二個任期。

阿波羅網喬伊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喬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