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家庭買房負債高 經濟下行償債面臨風險

——中國高房價探索系列(二)中國家庭的高負債

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2019年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中提到:近些年相當大比例的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持續的水平。

 據央行數據,2018年末,個人貸款包括個人經營性貸款和房貸、短期消費貸等總和為47.9萬億,其中個人房貸占整個居民貸款54%。而在2008年,個人房貸僅為3萬億元,而11年之後2019年上半年,增至27.96萬億,超過9倍之多。圖為一居民行經一家房產中介門市

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2019年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中提到:近些年相當大比例的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持續的水平。

筆者在“中國高房價探索系列(一)中共搶地成中國唯一地主 掌控樓價漲跌”一文中已經談到了,中國高房價的原因是中共地方政府將中國土地歸為己有;之後,為增加財政收入而拉高地價,進而推高房價,並採用各種手段來維持高房價,而高房價由中國買房家庭來承擔。

高房價下的買房家庭必然承受著高負債,從下面的數據可以看出來。

據中共央行數據,2018年末,個人貸款包括個人經營性貸款和房貸、短期消費貸等總和為47.9萬億,其中個人房貸占整個居民貸款的54%。而在2008年,個人房貸僅為3萬億元,到11年之後的2019年上半年,增至27.96萬億,超過了9倍之多。

家庭錢包被掏空擠壓消費

據測算,中國人均收入的一半以上都要用於償還負債,大部分是用於還房貸。據社會科學院相關部門的統計,2018年中國的居民槓桿率水平為53.2%,而在2008年負債率不到20%。杭州、廈門、深圳、珠海、廣州、南京、合肥、蘇州八座城市的居民平均貸款數額已經超過了存款數額。

上海財經高等研究院一份報告稱,2017年中國家庭的負債率,就已經高達107.2%。高房價搜颳了很多中國人未來20-30年一半的收入。很多家庭為了購房,不但“六個錢包”被掏空,而且家庭未來多年都處於負債狀態,收入的一半要交給銀行 。

房主們為了還錢,很多人在壓縮個人消費。比如深圳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2012年深圳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僅次於北上廣,位居全國第四。但隨著房價攀升,房貸猛增,2018年深圳消費已經被重慶、武漢和成都甩在身後,僅排在全國第七。近年速食麵和榨菜這些廉價消費品銷量大增,而手機、汽車等銷量的降低,以及以低價為優勢的拼多多的急速擴張也意味著很多家庭消費受到擠壓。

那麼,這些負債家庭未來還債時將面臨哪些風險?首先是未來的家庭收入問題。

經濟下行 家庭償債能力面臨風險

目前中美貿易戰,中國面臨美國的高關稅,出口行業受到衝擊,外企也在不斷的從中國的撤資,因此有些人的工作和收入將受到影響。

其實自從2001年美國幫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隨著中美貿易逆差逐年攀升,不公平的貿易模式已給美國造成民眾失業、社區凋敝、產業不興、政府多年入不敷出的現實難題。因此美國提出的條件並不苛刻,就是希望中國對等開放市場、對等對貨物徵收關稅,同時停止知識產權盜竊。

而中共政府的回應態度就是決不讓步,因此引發川普對中國商品提高關稅。中共政府的本性就是只考慮自己的利益而不考慮別人的利益,在國際貿易中利用各種手段將貿易對手擊敗,佔領國際市場而不考慮他國的利益。

隨著中美兩國的貿易戰、金融戰,中共政府愚蠢自私的應對行為,將招致外界對中國的制裁,因此使中國經濟出現下滑。未來的形勢發展,將進一步影響中國人的工作和收入。

濫發貨幣恐爆隱性通脹 身背房貸家庭難以承受

負債家庭未來償債的第二個風險是,近日房貸利率開始市場化。那麼市場化之後,利率可能會出現上浮或者下跌。如果大幅上浮的話,負債家庭是否還承擔得起?

回顧前30年的歷史,中國也出現過高利率,如1996年年利率最高值達12.240%。一般來講,高通脹將伴隨著高利率。

1993年到1995年,中國連續三年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高企,1994年通脹率更是創下了24.1%的紀錄。這是1993年濫發貨幣的結果。1993年M1同比增長達到51.74%。中共無節制的濫發貨幣,引發了很高的隱性通脹。

2008年,中國的廣義貨幣總量(M2)只有47.5萬億,2018年12月飆到182.6萬億,到2019年8月已經超過192萬億。而目前中共政府還繼續保持很高的貨幣發行速度。因此未來在中國完全可能出現10%以上這種高利率。

各級政府轉移債務 最終由全民買單

中國家庭償債面臨的第三個風險,是中共各級政府不斷的債務轉移問題。

目前由於房地產市場量價齊跌,因此,地方政府靠賣地收入已經無法維持各地的開支了,去年有些地方政府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在地方財政收入無法維持正常運轉時,政府不想通過裁員和提高國有企業的運營效益來解決,而是通過另一條捷徑——發行地方國債來解決。

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30日,中國地方債發行總量已達3.96萬億元,接近去年的4.17萬億元。發行期限3年、5年期、10年期不等。從專案分類上看,8月新增專項債仍以棚改專項債和土儲專項債為主,兩者合計占項目收益債比重的57.16%。

2018年中共地方財政收入(本級)9.79萬億元,中共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6.5萬億元。

發行的4萬億地方國有債券,彌補了賣地收入的下降,此外可以用于歸還地方債利息和到期的一些債務。地方債怎麼還?實際上地方債很難還本,最多歸還利息,因此只能依靠借新債來還舊債。最後解決方案就是通過各種方式轉移到中國人身上。

例如,1999年當時朱鎔基為解決四大銀行長期的呆壞賬問題,成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各自承接處置對口銀行的高達1.4萬億的不良資產。但是我們看看這1.4萬億不良資產真的處理了嗎?

當時財政部撥給每個資產管理公司100億,央行給了四大公司的再貸款高達5700億元,四大管理公司獲准向對口國有商業銀行發行了固定利率為2.25%的8200億元金融債券,這些是由財政部擔保。但是這四大管理公司並沒有歸還貸款。最後還是多印鈔票由全體中國人民買單。

國際金融協會(IIF)7月份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企業、家庭和政府的債務總存量超過40萬億美元。中共各級政府和國企佔60%以上,按照中共的一貫手法,最後還是千方百計轉移到中國家庭身上。

壓垮中國家庭的,實際上是貪得無厭的中共政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