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丹:習近平故作高深 朱鎔基說得對

港人對於中央政權,對於中國大陸,從認同到冷漠,從冷漠到今天的對立,這樣的一個從失望到絕望的發展,如果要追究責任的話,當然主要是北京的中共政權錯誤判斷香港局勢,誤以為可以順利違背當初的「一國兩制」的諾言,提早把香港真正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的城市的結果。從今天港人的心態來看,22年過去了,但從人心的角度講,香港已經回不來了,這不僅是一國兩制的失敗,這也是香港回歸的失敗。

2019年10月14日香港中環集會支持《人權與民主法案》(美聯社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香港的抗爭運動已經持續四個多月了,至今我們仍然看不到落幕的跡象。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是中共最高決策層長期以來一直到今天,對香港的形勢錯誤判斷的結果。最好的證明,就是前不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在一篇文章中披露的一則消息,那就是:習近平前一段時間在針對香港事態發展發表講話的時候,曾經說過,根本的問題在於要解決香港的經濟問題。港人抗爭四個多月,訴求已經從簡單的反對送中惡法,擴大到要求普選等六大訴求,其中沒有一條是針對經濟問題,而習近平故作高深,表面上似乎是揭示香港問題的深層次原因,實際上是迴避港人的政治訴求,這樣的心態,決定了他無法正確面對今天香港的局勢發展,找不到合適的方式,也就是不難理解的了。

今天香港的局勢惡化到這個程度,正是中共長期以來錯誤判斷的結果。舉例而言,眾所周知,在過去二三十年的香港轉型的過程中,影響著香港發展的重要政治和經濟力量主要來自三個方面:一是北京政府以及他們指揮下的港府,二是對香港經濟和社會事務實際操控的財團和中產階級力量,三是以大部分民眾為社會基礎的民主派力量。從這次香港抗爭運動我們可以看到,北京當局不僅低估了民主派的動員能力和香港大部分民眾的民意,甚至連過去一直依附北京的財團勢力的支持都沒有完全掌控。李嘉誠的態度就是很明顯例子。另外一個例子就是建制派議員田北辰,他一再公開主張林鄭月娥下台,也反映出香港建制派內部也有不同的聲音。長期以來,北京僅僅依靠原來就埋伏在港府和香港社會中的中共地下黨力量,根本無法把握香港社會的真實脈動,這次可以說是嘗到了苦果。

總之,港人對於中央政權,對於中國大陸,從認同到冷漠,從冷漠到今天的對立,這樣的一個從失望到絕望的發展,如果要追究責任的話,當然主要是北京的中共政權錯誤判斷香港局勢,誤以為可以順利違背當初的“一國兩制”的諾言,提早把香港真正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的城市的結果。從今天港人的心態來看,22年過去了,但從人心的角度講,香港已經回不來了,這不僅是一國兩制的失敗,這也是香港回歸的失敗。就算最後中共採取強硬的軍事手段平息大規模的街頭抗議,但是整整一代香港的年輕人不會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了。北京最多只能在法律上擁有香港這塊土地。當初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說法,自以為可以妥善解決香港問題,現在證實是一場空。他地下有知,不知該作何感想?

最近網路上在流傳一段朱鎔基2002年11月訪問香港的時候說過的話:“如果香港搞不好,中央政府就是民族罪人。”請大家想想,中共今天已經建政70年了,七十年下來,他們自己號稱立下了“豐功偉績”,號稱得到了“全國各族人民”的擁護,但是實際情況是,台灣要獨立,新疆要獨立,西藏要獨立,現在連香港也要獨立了,如果中國真的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搞得那麽好,人家為什麽要獨立?為什麼原本沒有要獨立的,現在都要獨立了?那些所謂的愛國小粉紅們是否可以認真想想,難道,中共真的就沒有責任嗎?其實朱鎔基說得一點也不錯,香港問題搞成這樣,已經證實了,中共,就是民族罪人。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王丹為您做的評論。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