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造假有歷史了 一張朝鮮人民軍裸體女俘照片考證

作者:
中文網路有個流行語: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這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沒有什麼人間奇蹟創造不出來的。

中文網路有個流行語: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這是一個偉大的民族,沒有什麼人間奇蹟創造不出來的。

一張由美國記者拍攝於1950年9月底漢城郊外永登浦的新聞照片,在我們中國一直流傳至今。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這張照片先在人民日報上刊登,接著在解放軍畫報上(前身)轉載,標題為:「美國兵正在調戲上身被剝光的朝鮮婦女」。這張照片現在還保存在解放軍畫報的圖片庫「美國侵略軍的罪行」欄目里。(連接:https://www.plapic.com.cn/lib/00003/200002.htm)。我用「美國兵正在調戲上身被剝光的朝鮮婦女」在GOOGLE裡面搜索,結果得到6,430個結果。

這張照片也在官方的抗美援朝紀念館「美軍暴行」欄目裡面展出,標題為:「美國兵凌辱年輕的朝鮮婦女」。(連接為:https://kmyc.china5000.cn/mjbx/t20051021_37415.htm)。我用「美國兵凌辱年輕的朝鮮婦女」在GOOGLE裡面搜索,結果得到19,000個結果。可見這張照片的流傳之廣。

有了互聯網後,這張照片被賦予了新的用途:反日愛國青年說,那是被美軍俘虜的日本慰安婦。日本女人被美國大兵調戲或凌辱,那當然是活該了。

今年2月,「環球時報」的特約記者薩蘇先生,又將它進口了一次。這次他是從日本進口的。他的這張照片的標題也與時俱進了,他寫道:「美軍侮辱北朝鮮被俘女兵,美軍中的士兵以尋開心的理由照下來的照片,成了如伊拉克虐囚一樣的鐵證,讓美國在自己提倡的人權話題面前不能不感到難以解釋。」。(連接:https://blog..cn/u/476745f6010007eo)。

一位署名「東北小伙」的網友看後在2007-02-0800:53:12說:「看來美軍虐待戰俘是有傳統的,虐待的方式基本都和性有關。還是我們的戰俘政策人道。」

一位署名為「揭露美國的虛偽」的網友看後在2007-02-2019:26:00說:「居然那麼對待朝鮮的女俘虜,真是民主得可以。」

一位署名為「07228890784」的網友看後在2007-2-2813:03:45說:「充分揭露了美國佬"假人權"的幌子」。

另一位署名為「苗句」的網友則質疑道:「前幾年我看過一本書,但那本書上的照片說明是「被俘的志願軍女戰俘」。我看這兩名女戰俘下身穿的也是志願軍的軍褲。你說呢?」。

對於「苗句」的質疑,薩蘇先生沒有回復。

流星雨72看見後,也留言質疑,請薩蘇回去仔細看看原書照片。我告訴他左邊的那位是記者,右邊的那位是韓國翻譯,照片是新聞記者拍攝的,哪裡來的「美軍侮辱北朝鮮被俘女兵,美軍中的士兵以尋開心的理由照下來的」?

薩蘇先生對我的質疑回復了,他說:「那張照片的標註我是直接翻譯日文原文的。」(2007-03-0301:14:59)。看來那個叫新莊哲夫的日本人能夠穿越時光隧道,看到多年後才發生的事情啊。

經我再三質疑後,薩蘇又回答說:「流星雨72,首先說明一下原書的內容和我所談內容的區別,新莊原書說明是「美軍士兵侮辱北韓女俘,友人在一旁拍照」,並沒有關於伊拉克虐囚的評論。」(2007-03-0307:46:18)。由此,薩蘇算是部分承認了他造了日本人新莊哲夫先生的謠。但還沒有徹底。

薩蘇先生由此表白道:「薩蘇並非反美分子,相反,還應該算是親美的(給美國公司工作)...;」,但表示「很難解釋美軍對平民為何要進行這樣的「檢查」,還要拍照留念。」。

那麼就讓我們來看看,這張照片裡面,到底誰在檢查,誰在拍照,又到底告訴了我們什麼?

先來看看整張照片。

左邊那個手拿紙筆,呈記錄狀的是戰地記者,從他的腳的位置上看,距離半裸女子最近,但上半身仍有一人之距,應該屬於在吵雜的環境中的正常交談範圍。

右邊的那個手捂照相機盒子的是當地韓國翻譯,從他腳上的位置上看,距離半裸女子也有一人之距離。他正在和右邊的那位「臉呈苦相」的半裸女子對話。

左上邊的雙手持槍站立的那位是美軍士兵,他站在約半米高的土坎上面,距離兩女子有三到四人之距離。右上邊的雙手交叉接觸的那位是接押俘虜的軍事警察(憲兵)。他們都神情坦然地例行著公事,無不當姿勢和表情,似對半裸朝鮮女子毫無興緻。這就奇怪了,有誰見過這樣調戲或凌辱婦女,並拍照留念的場景?

朝鮮曾有過婦女裸露乳房的習俗,後被日本人所廢除。但在50年代初,參戰朝鮮的美國士兵和中國志願軍仍可常在鄉間見到裸露上身的婦女。就象現在在非洲大陸上一樣,可以見到裸露乳房的非洲女人。想起來,就覺得很有意思,就是中國媒體上的非洲乳房的照片也是不打馬賽克的。想必認為我們中國男人對非洲女人也毫無興緻。或許美兵看待朝鮮乳房和我們看待非洲乳房一個樣吧。

不過,就是非洲女人露乳房,象中國少女那樣穿露臍裝著弔帶裙一樣自然,但在一定環境下,還是會覺得羞辱的。就照片中的兩個女子來說,作為朝鮮人民軍的戰士,投降了美國鬼子的本身,就是天大的羞辱和危險。回到了他們的祖國,則會面臨更大的羞辱和危險。她們會被責問:你們為什麼不去死?

下面的是四張分割的大圖,可以看得更仔細:(見圖:)

裸體女俘分割圖之一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裸體女俘分割圖之二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裸體女俘分割圖之三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裸體女俘分割圖之四

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兩個女子雙手提著長褲,護在胸前。左上邊的士兵雙手握槍,右上邊的軍事警察雙手交叉自我接觸。左邊記者的手拿紙和筆作記錄,右邊的韓國翻譯的左手捂著照相機盒子,右手看不見。看來,調戲或羞辱半裸女子的手就是這個韓國人的了,所以這照片的題目應該是「韓國人的暴行----「韓國人正在調戲上身被剝光的朝鮮婦女」或「韓國人凌辱年輕的朝鮮婦女(開個玩笑)。

責任編輯: 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