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純鉤:我對暴力的重新認識

作者:
在譴責民間暴力之前,我會先譴責政府的暴力,在要求民間止暴之前,我會先要求政府止暴。因為,政府用什麼暴力對待人民,人民就用什麼暴力回答你,我認為這是正當的。

政府公然放肆施暴,人民只能束手身受,政府早就失去理性了,還要求人民理性,那是沒有天理的事。

因此,我們如果沒有親身在前線遭遇警察的暴打,沒有被性侵被失蹤,我們就沒有權利譴責勇武派的暴力。人家在前線冒死抗爭,我們在後方扮斯文理性說風涼話,那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中大學生對校方說,如果可以選擇,我為什麼不在學校好好讀書?只要我們設身處地想一想,我們會對年輕人有更深切的理解。

或者問,給你年輕五十年﹑四十年﹑三十年﹑二十年,你會站在哪裡?和年輕人站在一起,還是站在他們背後責怪他們,還是站在他們對面反對他們?

五﹑暴力是無可奈何的選擇,止暴的主動權在政府手上:

社會上永遠有暴力存在,永遠有人會選擇以暴力去達到自己的目的。有暴力犯罪,本來有法律懲處,但如果政府犯法,誰能去懲處政府?因此,不要期望有什麼人可以喝止個別勇武派的暴力,我們只能分辨那些暴力是否正義,是否超越一般人的良知,我們可以不同意,但制止暴力的責任是在政府手上。

政府期望以暴力來止暴,恰恰導致民間暴力更普遍和嚴重。政府要制止社會動亂,唯一的辦法是先約束自己的暴力,然後收拾法治,才能慢慢減少直至杜絕民間的暴力,否則暴力將無日無之。

每次我對勇武派的暴力生出反感的時候,我再看到政府的暴力,我的反感就平伏下去,我就認為勇武派的暴力還算節制。直至有人用了小刀刺警察的脖子,我就覺得過份了,但這是個人行為,如果他選擇這樣去發泄個人情緒,他就要對個人的行為負責,因為一個人的失控,不能由全體去負責。

政府的暴力不收歛,沒有人可以預測勇武派的暴力可以去到什麼程度,我相信自己對暴力的容忍度,會隨著政府暴力的升級而提升。也就是說,在譴責民間暴力之前,我會先譴責政府的暴力,在要求民間止暴之前,我會先要求政府止暴。因為,政府用什麼暴力對待人民,人民就用什麼暴力回答你,我認為這是正當的。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