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時代》評選的啟示

作者:

《時代》周刊2019年度風雲人物由16歲瑞典環保少女Greta Thunberg奪得,在網路票選中得票89%居第一名的「香港示威者」落選。各地網民許多留言替香港不值,香港也有人對《時代》周刊的背後資金起底,有人則故作大方地向當選者祝賀,也有人批評《時代》不尊重投票結果。

首先,《時代》周刊的評選也同奧斯卡一樣,網路票選只是參考,主要還是由《時代》編輯部從專業角度作出決定。其次,從提名開始的多次篩選,網上的投票較量,「香港示威者」已經獲得很好的宣傳。其三,對高票落選的議論,也許比當選卻受批評更有價值。

香港抗爭在國際上受到的高度關注,推高了我們對《時代》評選的期望。但同選舉的目的是要贏得席位不一樣,香港人的抗爭不是為了獲獎賞,而是為了我們自己的自由和權利。只要我們的目的還沒有達到,國際上再多的獎勵也不能代替我們自己的努力。

作家阿城許多年前在一篇懷念父親的文章中,說他父親在1957年被莫名其妙地打成右派,當了22年賤民之後在1979年獲平反。父親問阿城怎麼看平反這件事,阿城說:「如果你今天欣喜若狂,那麼這30年就白過了,作為一個人,你已經肯定了你自己,毋須別人再來判斷。要是判斷的權力在別人手裡,今天肯定你,明天還可以否定你。」

這是讓人記憶深刻的話。生活在專制政權下,固然人人都必須盯著掌權者給自己的判斷評價;即使生活在自由世界,我們作為個人,又或者是「香港人」這個整體,最應該重視的也不是別人怎麼看我們,而是我們自己怎麼看自己。

半年來香港抗爭運動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而年輕抗爭者在國際聯繫方面也表現出色。香港人在為正義抗爭,為了自由和人權以螳臂擋車之力對抗世上最兇惡的強權,香港人得到許多稱道,得到如美國的《香港人權法》的實質支持。但稱道與支持並非必然,沒有任何要求香港以外地區的支持是「老奉」的。他們可以肯定,也可以不肯定;可以給獎也可以不給;美國可以制裁中港的惡吏也可以不制裁;英國可以給BNO居英權也可以不給;台灣可以給香港人政策上的實質支持也可以有自己的考慮……

我們認為正義的事就應該支持,但民主文明的國家,先進的政經團體包括具公信力的傳媒,除了正義之外,還有所處戰略地區安全的考慮,有現實處境的考慮,有利益的考慮。這個世界基本上是不公平的,不公平的原因就是對處境、對利益的考慮往往凌駕正義。儘管我們不願接受,但也要適應和體諒。

香港年輕的抗爭者,許多人因抗爭而影響學業,或需要流亡,其中台灣是主要選項。近來有個別年輕人要求台灣總統候選人承諾通過《難民法》,讓逃亡台灣的香港人可以在台居留,甚至表示民進黨因香港的抗爭運動而領先選情,說如果不通過《難民法》就有用香港人鮮血換取選票之嫌。

這些要求太自我膨脹了,可以說是「唔識世界」,效果可能適得其反。台灣總統候選人為什麼要對香港人承諾?香港人為台灣做過什麼?香港人的流血犧牲目的是爭取我們自己的權利,從來不是也沒有想過要為台灣哪個黨爭取選票。人血饅頭?太誇張了!

正義抗爭理所當然獲國際廣泛聲援,口頭支持的代價很低,但具體支持就連我們身邊的人都會有種種考慮,更莫說外地人了。沒有一種獎項或具體支持是「老奉」的。

《時代》周刊的評選結果,給我們的啟示,就是我們只能要求自己做得更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