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回憶新疆旅行見聞

作者:

新疆建設兵團的歷史照片

跟調查組下到一四八團二營十一連。到連部聯繫時,有三個幹部正圍著切開的西瓜而坐。他們介紹十一連現有一百多戶人家,三、四百口人。第一代老職工死的死,老的老,病的病,第二代人也是上學的上學、打工的打工,外出者佔百分之二三十,用他們的話說:「留下的都是沒本事的」。

原來兵團的集體化組織已經解體,現在主要靠出租土地獲得收入。兵團如同一個最大的地主,前輩開墾出來的荒地變成了良田,後代靠吃地租過日子。一四八團有二百萬畝地,每畝年租金二百五十元,每年就坐收五個億,才能養活那麼多幹部和退休者,蓋起模樣滑稽的團部大樓。

租地大戶基本是外來投資者,往往一租幾百畝,僱人耕作。連隊職工一般承包幾十畝自己耕作。不像地方農村承包土地三十年不變,兵團的租地合同一年一簽,權力在其中的作用很大。地方農村理論上由村民選舉村幹部,即使是走形式對幹部也有一些制約,兵團的連隊幹部則全部自上而下任命。

一家農戶的男主人在本地出生。父親也是「九二五」,他更簡化地直接稱「老九」,母親一九六五年從四川來新疆。他今年包了九十畝地。但是氣溫上不來,雪山的冰雪一直不化,這兒的灌溉全靠雪水,再有一個星期水不下來,棉花肯定大減產,今年就得賠本。這兩天溫度剛高起來,我覺得熱得難受,他卻希望再熱,好讓雪山儘快融化。他的住房很小,是磚瓦房,比周圍多數的泥土房要好。他說房子本是兵團給從河南招的移民蓋的。那次來了十幾戶移民,兩年後都走了,現在只剩兩戶。

路過二營營部,有幾個賣瓜賣菜的攤子,一些沒事人坐在那聊天,話題幾乎都是抱怨。一個兵團老職工說他每月有五百元退休金,雖然現在的生活比過去改善,社會存在的問題卻比過去多得多。他懷念毛澤東時代,說那時天津的中共高官劉子善和張青山貪污幾萬元就被毛殺了,現在的幹部貪污幾百萬卻不殺,叫什麼法律!他認為二十多年的事實已經證明,真正從鄧小平搞的改革開放中得好處的是官,不是百姓。

新疆建設兵團的歷史照片

在十四連的一家泥土房裡見到兩個半大小伙。大人下地幹活了,小伙說他家是九十年代初到這兒的甘肅移民。房子里沒有幾件傢具,看上去很窮。不過兩個小伙的穿衣做派都像城鎮街上的混混。他們說平時待在團部,偶然才回家。對我問他們是否干農活,回答是「從來不」,言表中流露的是不屑。

另一家男主人叫付毛個,一個媳婦,一個老媽,比剛才那家還窮,可以用家徒四壁形容。床是板子搭的,灶上有一口黑糊糊的鍋,其它什麼都沒有,連窗帘也是裝麵粉的纖維袋代替。

付毛個以前自己包地種,後來包不起了,給連長家當長工。幹活季節只有五個月,每月工資四百五十元。算一算,沒有休息日,一天干十多個小時,每天十五元工資,平均每小時收入只有一元多,是北京保姆工資的五分之一,勞動強度卻大得多。連長去年包了三百畝地,雇了六個長工,所有花銷去掉後凈掙兩萬多元,當連長的工資一年也有一萬多元,收入是長工的十幾倍。

他家人大概以為我是上面下來的幹部,忙著給我搬座位、切西瓜。付毛個去年生了一場病,把當長工掙的錢都花光了。說到這,他媽在旁邊插話,說她也有病,因為沒錢一直不能治。她說的甘肅土話我聽不太懂,於是她掀開衣服,可能說肚子有什麼毛病。暴露出來的身體瘦骨嶙峋,乳房完全是平的,只有從乳頭看得出是女人。城裡人忙於減肥,這兒的人卻如此缺乏營養,讓人不是滋味。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