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美團 百萬騎手之殤

聯想美團一直以來對「快」的追求,以及美團創始人曾在自己的創業感悟中引用矽谷名言,Keep growing,f**k everything else(保持成長,其他的都不用理會)。讓人不得不反思這種過激的「速度崇拜」,是否加重了騎手的壓力。各行各業都在追求效率,追求用戶體驗,如果把一切都歸為「速度」的過錯也有失偏頗,問題的根源不是簡單的因為速度,必然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眼看著2020年就將到來,誰也沒預料到,大家的朋友圈竟又一次被悲劇刷屏。12月22日14時許,武漢洪山區一商場內,一位美團外賣小哥持刀殺人致死。雖然警方很快將其控制,可這件事,仍然引起了社會極大的關注。隨著「差評」引起殺人的謠言被闢謠後,至今仍無人知道在這起悲劇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也就在第二天,美團很快的發表了聲明,稱該事件起因於該配送員到超市取貨品時,因取貨問題與店員發生口角最終釀成悲劇。經配合警方調查後台,此訂單商戶用戶都沒有差評信息,也沒有投訴電話記錄。

聯想美團一直以來對「快」的追求,以及美團創始人曾在自己的創業感悟中引用矽谷名言,Keep growing,f**k everything else(保持成長,其他的都不用理會)。讓人不得不反思這種過激的「速度崇拜」,是否加重了騎手的壓力。各行各業都在追求效率,追求用戶體驗,如果把一切都歸為「速度」的過錯也有失偏頗,問題的根源不是簡單的因為速度,必然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很早就有人在網路上對於現今騎手糟糕的生存現狀奔走呼籲,卻未引起外界應有的重視,也許這件悲劇本應該可以預防。

根據美團外賣的平台規則,超時會扣騎手錢,因此我們常常會看見送餐途中,急著像熱鍋上螞蟻一樣的騎手們。要知道造成外賣延誤的原因有很多,這種一邊倒的懲罰機制,這種依賴強壓榨實現的「降本提效」,讓騎手們承擔了非常多的合理和不合理的責任,或許這才是釀成這悲劇的根源。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殤

整個事件最初在12月22日下午開始發酵,網路上一段疑似美團外賣小哥持刀刺死一名男子的短視頻傳播,此事件經由各種社交媒體快速傳播,很快幾乎每個網民都看到了相關消息。一開始,有網友猜疑這是因為「差評」引起美團外賣小哥殺人,不過很快這一猜測就被官方闢謠。

根據記者從相關人員獲悉該騎手並沒有刑事前科,初步推斷該案性質很有可能是「激情殺人」。無論是什麼原因釀成的這場悲劇,任何生命體都是偉大而神聖不可侵犯的,一個人的一時衝動,不僅僅讓一條鮮活的生命逝去,也為兩個家庭帶來了無法縫合的悲痛。

可也不能忽視,在這個案例背後,還有這一個多達數百萬人的群體,孤立事件背後也有許多問題值得我們去反思。據了解,騎手的職業生存狀況很差,而長期處於高壓狀態的人,很容易出現心理問題,心理問題則極易滋生各種意料之外的事件發生。

如今的騎手經歷著一個從「高收入」到低收入的過程,在當年補貼「橫行」的時代,一個勤快點的騎手月收入能夠達到萬元。鳳凰科技事後採訪了美團外賣騎手小裴,他覺得,因為層層分包,送外賣掙錢是越來越難了。他從今年7月份開始成為美團外賣的騎手,正經歷著收入的一次下滑。

「7月剛來的時候每單最低有10塊,現在已經沒有這麼高了」,他說道,「但是這個價格還算高的,有的地方每單才3-4塊錢」。

或許是因為上市後面臨過高的營收壓力,為了能夠快速的實現「降本增效」,除了不斷增加商戶端傭金,美團外賣騎手們成為了犧牲最大的一個人群。

據@科技燴整理的一篇文章顯示,早在2018年就有網友曝料,稱美團外賣私下修改公里數。明明超出一公里的訂單,卻被美團改為一公里,導致騎手們的配送時間更加緊張。不僅如此,美團外賣還降低了配送單價,實際距離遠了,掙得反而少了,騎手們非常不滿。

而且,在去年美團外賣也將原來的搶單模式改為派單模式。所謂的搶單模式,就是說用戶在平台下單,平台將配送服務推送給外賣騎手,由騎手自己決定是否配送這一單。而派單模式中,意味著騎手們對訂單沒有選擇的自由,不論訂單遠近,都必須無條件接受。一旦系統派給騎手較遠的單子,騎手就不得不「加速」配送,因為按照美團的規定,一旦超出了配送時間,就意味著可能引來用戶的差評,以及來自平台的懲罰。

更雪上加霜的是,美團或許為了給予市場更好的「想像」,一再要求提升配送速度。原來的時限是30分鐘之內,2018年變成了28分鐘之內。種種因素下,美團外賣騎手在這兩年經歷著壓力不斷加強的過程。

而美團過於「苛刻」的懲罰機制,或許也是加重美團外賣騎手負擔的一個原因。根據相關機制,美團外賣平台上無論發生超時、投訴、差評,騎手都要被罰款。因差評騎手對消費者「不客氣」的事件此前也常有發生,因此美團外賣小哥殺人事件發生後,許多人才會「順理成章」的進行了「差評殺人」的聯想。

據2019年年初公布的"2018年外賣騎手就業報告"可以發現,2018年一共有270多萬名騎手在美團外賣上取得收入,有30%的騎手月收入是在五千元以上,也就是說還有最少70%的騎手,月收入連五千元都達不到。

作為平台上最辛苦的人群,卻承受著幾乎所有的負擔。要知道,一個外賣配送遲到原因有很多,例如道路擁堵、商家延誤、惡劣天氣、路途過長等客觀因素,都可能導致一個騎手最終不能按時到達。美團外賣騎手曾爆料,曾因顧客的一個差評,自己就要被扣掉1千元的收入。

壓力不是行凶的借口,可如果無視一次又一次的警鐘,仍然通過對騎手的壓榨來換取商業利益,這種惡劣事件很難免會再次發生。

資本應告別對騎手的「壓榨」

美團外賣平台降低每單外賣的配送單價,和取消搶單模式改為派單模式的種種舉措,都能夠很好的實現成本的「節流」。而把差評和罰款深深綁定,即能夠對騎手形成威懾力,又能夠通過這個舉措,變相的節省配送成本。

要知道,在美團外賣上如果配送不及時,消費者或商家是不會被平台賠款的,這種對騎手的高昂罰款,最終肯定還是平台得利。

根據美團今年Q3財報顯示,美團主營業務的餐飲外賣本季度GMV上漲了40%至1119億元。餐飲外賣業務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人民幣112億元同比增長39.4%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幣156億元。餐飲外賣業務毛利由2018年同期的人民幣19億元增長64.5%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幣30億元,而毛利率由16.6%上升至19.5%。

作為美團商業帝國重要的一塊拼圖,外賣業務已為美團創造了非常可觀的現金流和利潤。上市後為了給予資本市場一個好的財報,拚命壓縮開支本無可厚非,可如果在機制上過於把「無限責任」都壓在騎手身上,將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後果。

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見頂,在這種大背景下,追求更高的效益、更高的產出、更高的利潤將是一個大趨勢。從近兩年美團外賣騎手此起彼伏的「反抗」聲音中,已經足以給全社會警醒,過高的壓力會摧毀一個生命的理智,層出不窮的糾紛已經不斷的提醒社會,我們應該告別對騎手的「高壓」。

對於商家而言,即使美團收繳的傭金不斷提高,可餐飲足夠的利潤,仍然讓他們能夠勉強「活下來」。可騎手本身只是靠賣力氣賺點辛苦錢,卻會被各種原因被罰款,怎麼看也是不公平的。美團應該建立更寬鬆的機制,既能促使他們積極工作,也讓他們能夠享受到應該有的待遇。

據有關文章報道,美團高管也很無奈,此前說過「沒有高壓,哪裡來的上千萬單準時送達」?這樣的言論。難道我們服務的準時,只有通過對騎手的高壓才能夠實現嗎?顯然是否定的,至少可以通過添加騎手,引入「眾包模式」社會力量等手段來緩解配送壓力。

同時,也應該在頂層機制上,把騎手的責任、平台的責任、商家的責任、消費者的責任與不可抗力因素的責任進行精細劃分,做到既不縱容,也不冤枉騎手的目的。畢竟,一單外賣的遲到因素會有很多種,作為最苦最累的一個職業,騎手不該背負平台賦予的過多責任。

無論在任何時代,生命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對於這起事件,我們譴責漠視生命的騎手。可這個事件也應該是個警鐘,任何職業都應該獲得企業應有的尊重,他們缺乏話語權,在遭受不公平對待時沒有方法為自己「發聲」。可是,任何企業的利潤都應該建立在合理合法的基礎上,一味的壓榨和掠奪,只會滋生無窮無盡的暴力和反抗。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驅動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