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20張奧黛麗·赫本老照片 顏值無可挑剔 不愧是最美麗的女人

柯萊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雖然各種嫌棄赫本,但最終還是讓她主演了自己的舞台劇《琪琪》。這種能讓人自動忽視她的缺點的美,更迷人,更攝人心魂。

確實,分開來看赫本好像並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女子,她沒有伊麗莎白·泰勒般綽約的風姿,沒有夢露那萬種風情的嫵媚,也沒有費雯麗那藍綠色狡黠的目光。

但奧黛麗·赫本獨有的清麗甜美,典雅高貴是無人可比的,世上只有此一,她無需模仿他人的美,她的美是獨一無二,是鶴立雞群,這種美就叫奧黛麗·赫本。

奧黛麗·赫本的美在骨在皮更在心,她經常給人呈現的是足以融化一切冰冷的微笑,晚年身患重病依舊飛往各國慰問貧困地區的兒童,並捐贈自己所有。

她不僅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親善大使,更是誤入人間的天使。

說起奧黛麗·赫本,很多人對她的印象都是來自於《羅馬假日》里那個高貴、優雅又靈動得像只小鹿的公主。

也正是憑藉這部片,她一舉奪得第26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也是因為該片,她認識了她的第一任丈夫,梅爾·費勒。

費勒大赫本12歲,此前有過婚姻,並擁有4個孩子,他是一名演員兼劇作家,對赫本一見傾心。

結婚之後赫本兩度懷孕均流產,這讓赫本備受打擊,身心非常脆弱,一度抑鬱想要自殺

第三次懷孕的時候,赫本選擇了息影休息,直到順利生下兒子肖恩。這好像是幸福的開始,又好像不是。

那時費勒的影響力日漸式微,名氣大不如從前,甚至媒體見到他的時候都是稱他「赫本先生」,這讓他大為不爽,女強男弱的婚姻讓他備受輿論壓力。

兩人的矛盾也日益尖銳,費勒婚內出軌,導致兩人最終還是沒能熬到白頭,這對曾經恩愛無比的璧人最後勞燕分飛,一別兩寬。

結束第一段婚姻後的第6周,赫本就開始與一位義大利精神病學者安德烈·多蒂醫生開始了第二段婚姻。

很倉促對彼此也缺乏足夠的了解,當激情褪卻,多蒂頻繁出軌,即便兩人當時已經有了孩子,他依舊是桃色新聞不斷,對於這種名存實亡的婚姻,赫本選擇解除這段婚姻關係。

流產、息影、兩次離婚,種種打擊,讓原本水潤靈動的赫本形容枯槁,一度暴瘦到才80幾斤。

因為壓力大,緊張焦慮,赫本習慣了抽煙,而且煙癮很大,據說最多的時候,每天要抽3包。她說唯有抽煙能讓她平靜下來。

自童年就開始尋找愛的庇護,卻總是碰壁,屢屢失敗。面對命運不公,她沒有抱怨,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沒有沉溺在自憐自艾中委屈自己,最終得以遇見了自己的靈魂伴侶羅伯特,兩人攜手一起走過了暮年時光。

只要最後是你,晚一點沒關係。

赫本說:

「女人之美不在五官而在其內心折射的真美,這就是她給出的關愛和她表現的熱情。女人的這種美是隨著歲月流逝而增長的。」

對於自己的美,她自己並不認可,她說:每當聽到有人稱讚我漂亮時,我自己也不明白,我認為我並不是個美女,而且我的事業也並不是建立在漂亮之上。

美而不自知,才是美的最高級境界,才更令人痴迷。

而終其一生,她也不曾利用自己的美,去交換任何東西。

所有的榮譽,都是她通過自己踏實的努力爭取而來。她的自愛也贏來他人的尊重,包括她一生的摯友紀梵希和合作夥伴派克。

她與紀梵希的曠世友誼眾所周知。從第一次穿上紀梵希設計的衣服之後,兩個人就開啟了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合作和友誼。

紀梵希為赫本定製的服裝賦予了她更多可能,而赫本也賦予了紀梵希服裝新的生命。

他們彼此成就,互相扶持。在事業上是,在生活上也是。

有人就說:婚姻可能會讓赫本失望,但紀梵希對赫本的情感,永遠不會讓她失望。他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她需要的時候給予她支持和力量。

另一個就是《羅馬假日》里的男主角派克,派克是美國著名的電影明星,並摘得奧斯卡影帝桂冠。

他丰神俊朗,玉樹臨風,翩翩的紳士風度讓他成為了無數女孩心中的白馬王子。他曾被譽為「一生都值得愛的男人」。

他與赫本不僅是一對經典的熒幕CP,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兩個人也是志氣相投,派克本身也是一位同情黑人的民權運動參與者,並獲得過人道主義獎,並被稱為第一紳士。

對於赫本,派克是這樣評價的:

我非常喜歡她,其實我很愛奧黛麗;每個人都很容易愛上她,她是我見過最迷人最優雅的女人,和她在一起,我永遠都覺得自己是她的陪襯。

謙遜低調,成熟穩重,事業有成的派克說這話的時候已經36周歲,而彼時赫本才23歲,那個時候派克的婚姻並不和睦美滿,他渴望真正的,熱烈的愛意融融的感情,但性格中的剋制理性還是將這一切藏在了波瀾不驚的表情之下。

而當赫本得知自己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時候,她激動地告訴世界:這是派克送給我的禮物。

但自始至終兩個人還是未捅破那一層朦朧的關係,後來赫本結婚,派克送給了她一枚美麗的胡蝶胸針,沒多久,派克也離婚並再婚,赫本也經常會給派克寄去信件,捎上自己的問候。

後來赫本也經歷過離婚和再婚,派克一直很關注這位遠在瑞士的摯友,在她失意落寞的時候給她勇氣和鼓勵。

得友如此,也是赫本的幸運。

人生起伏,滄桑萬變,唯有這些真摯的情意能給人力量去抵禦人世薄涼,如果說當初的錯過是遺憾,那之後長久親密的友誼,就是彼此身後情意以另一種方式綻放。

同樣美得燦爛奪目,穿越時空,耀眼萬世,格外的珍重而厚重。

我自出生就有被愛的需求,而且還有個更強烈的需求--給予愛。

她原本是出生於一個生活富裕的中產家庭,財富主要是來源於母親的祖產,父親是一個不務正業弔兒郎當的傢伙,在赫本6歲的時候他與妻子離婚,留下母女倆相依為命。

二戰後,家裡被德國納粹洗劫一空,家徒四壁,只剩一個空殼子。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兩個哥哥被抓去做奴工,她曾親眼目睹自己的舅舅和兩個表哥被抵在牆上,被無情射殺。

曾經生活艱難到只能靠吃鬱金花的球莖維持,誰也想不到這個愛笑純潔善良的天使,卻擁有如此噩夢般的童年。

但從赫本身上找不出一絲痕迹,她依舊陽光善良,優雅自信,就算她眼角有了細紋,卻也更能為她的美多添一份魅力。

歲月從不敗美人。

晚年,在羅伯特的支持下,赫本多次奔赴拉美和非洲救助那些貧困的兒童。

她曾坐在貨運飛機的米袋上,不顧危險輾轉10來個小時飛到索馬利亞去慰問受難民眾,她不僅捐出了自己拍電影以及拍廣告100多萬美元,還在國際上奔走呼籲,為落後地區的兒童爭取到了6000萬美金的撥款。

「隨著你的成長,你會發下你的兩隻手一隻用來幫助自己的,另一隻用來幫助別人的。」

在災區,她四點就起床工作,靠著一杯威士忌提神,當記者採訪她的時候,他看到她手裡拿著煙,已經精疲力盡。

1992年11月,奧黛麗被檢查出來盲腸癌,並且已經發生了擴散和轉移,但聽到這個消息的赫本反倒很平靜,只是說了句:「有點讓人失望。」

1993年1月20日,赫本已經病的很重,在她彌留之際,她的大兒子問她是否有什麼要交代的,她說:

沒有,我沒有遺憾......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兒童在經受痛苦。

只有那些苦難的兒童才是這位天使最放不下,念念不忘的人,自己苦過,所以才不忍心看到那些孩子像她一樣。

唯此心靈至誠至凈之人,才會有以天下為己任的博愛。

奧黛麗逝世,先後有4任美國總統發來悼念慰問信,眾多好萊塢巨星前來追悼,在當時只有一千人左右的村莊,聚集了25000人,各地記者也蜂擁至此。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娛樂大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