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郁達夫第一次給了妓女 將閨中秘事寫成書掙錢

魯迅、郭沫若、胡適、徐志摩、郁達夫、沈從文……他們可以說是中國最早見證西學東漸的那批人。他們的思想是開化的,行為是開放的,因而在感情上,這些才子中間也有著現在看來,讓人大跌眼鏡的事

民國才子佳人輩出,動蕩不安的時局中,有這麼一批人執筆實現了大眾的精神解放和救贖。

魯迅、郭沫若、胡適、徐志摩、郁達夫、沈從文……他們可以說是中國最早見證西學東漸的那批人。他們的思想是開化的,行為是開放的,因而在感情上,這些才子中間也有著現在看來,讓人大跌眼鏡的事。

郁達夫就是一個。

1.情場老將郁達夫

徐志摩不顧懷孕妻子張幼儀,追求林徽因,甚至要求張幼儀打掉孩子離婚的行徑,都廣為流傳了,他和林徽因、陸小曼之間的感情故事,也不必多說。

如果說徐志摩是民國的一個情場高手,那郁達夫就是民國情場老將。

郁達夫和徐志摩是中學同學,關係親近。

當徐志摩突破舊俗和才女陸小曼結婚,他羨慕極了。即使當時徐志摩和陸小曼的感情爭議頗多,但在郁達夫眼裡,徐志摩要比他幸運的多。

因為那時的他從日本留學回來,不得不接受了一個他不得不愛、不得不娶的一個女人。

1920年,郁達夫留學歸來,在母親的包辦下娶了一個鄉下大戶人家的女兒,孫荃。雖然那時郁達夫的父親去世,家道中落,但他依然對孫荃看不上眼,他覺得她太過普通,認為她和普遍的鄉下女子一樣粗鄙。

當時的他,滿心懷念的還是那些留學日本時,那些風情萬種、肥高白壯的花魁女。

那部讓郁達夫全國聞名的《沉淪》就是以他為藍本,講述了種種大膽的私密話題,其中關於性和狎妓的描寫,甚是詳細。

「我一個人住在被厚雪封鎖住的鄉間,覺得怎麼也忍耐不住了,就在一天雪片還在飛舞著的午後,踏上東海道開往東京去的客車……受了龜兒鴇母的一陣歡迎,選定了一個肥白高壯的花魁賣淫女,這一晚坐到深更,於狂歌大飲之餘,我覺得竟把我的童貞給破了。」

他一邊放縱,一邊沉淪,最終在理想抱負和懊悔自責中,選擇了「沉索性沉到底」。

2.杭州第一美女王映霞

回國後,郁達夫並沒有改掉狎妓的毛病,即便是已經結了婚,生了孩子,他仍然流連妓館。他在《街燈》《寒宵》《祈願》等多篇文章中提到了「北京的銀弟」。文中說他居住在北京,和「靡香館」一個叫銀弟的妓女打得火熱,曾連住了四個晚上。

後來他在《南行雜記》中提道:當然談不上是什麼戀愛,然而和平常的人肉買賣,彷彿也有點區別。

因為狎妓太過出名,他當時的同事和好友易君左在《我與郁達夫》中還詳細披露過。比如郁達夫得名「ThreeCondition」,是因為他去到妓院狎妓的三個條件:年齡大一點,相貌丑一點,從來沒人愛過的。

從這裡看,郁達夫雖然流連妓館,但內心是渴望真愛的,他渴望遇到那個讓他熱烈燃燒愛情的那個人。而很快,那個人就出現了,她就是當時有杭州第一美女之稱的王映霞。

1927年1月14日,郁達夫對王映霞一見鍾情。享有「天下女子數蘇杭,蘇杭女子數映霞」美譽的王映霞,明眸皓齒、膚白窈窕,美貌自不必多說。

情書、情詩、幾番上門……架不住郁達夫的追求攻勢,她「妥協」了。

唯一的要求就是郁達夫離婚,郁達夫自是點頭答應,很快兩人就舉行了訂婚儀式。

隆重的儀式,詩人柳亞子寫詩贈與,最著名的一句「富春江上神仙侶」傳誦一時。

關於訂婚一事,郁達夫在他的書中寫到:和映霞的事今夜定了,接下來就是處理荃君的事了。

和王映霞訂婚的郁達夫,當時並沒有和孫荃離婚。

之後孫荃收到郁達夫提出離婚的消息,悲痛欲絕,曾以死相逼,最終選擇了放手,和郁達夫兩地分居,至死都沒有離婚。

3.記錄兩人閨中秘事的《日記九種》

郁達夫和王映霞初在一起時甜甜蜜蜜,恩恩愛愛,確實過了一段神仙眷侶的日子。郁達夫是個「記錄生活」的人,還沒結婚前他把和王映霞之間的種種記錄下來,編纂成書《日記九種》出版。

書中內容大抵如下:

1927年3月7日,又約她一道出來,上世界旅館去住了半天。窗外雨很大,窗內興很濃,我和她抱著談心,親了許多的嘴,今天是她應允我kiss的第一日。

3月20日,和她談了一夜,睡了一夜,親了無數次的嘴,但兩人都沒有突破最後防線,不至於亂。

裡面記錄了郁達夫和王映霞大量露骨的「閨中秘事」,勁爆十足。

一經出版,一時間洛陽紙貴。

王映霞知道後很生氣,對郁達夫有些冷淡,甚至想過退婚。但後來她就不提這事了。

原因在於《日記九種》帶來的收益遠超她的想像,此後他們的生活處於中產以上,比魯迅生活的好。

但郁達夫和王映霞的這段婚姻維持了12年左右,還是走到盡頭。

王映霞是社交女王,郁達夫是專註寫作的文人,兩人的生活習慣還是有些出入。搬到杭州之後,王映霞更是如魚得水,和許紹棣、戴笠以及一些富家太太往來頻繁。

1937年環境動蕩,王映霞帶著母親孩子跟著許紹棣去往麗水。

就在那時,還在福州任職的郁達夫得知了王映霞和許紹棣的緋聞。

4.《毀家詩紀》:他姦淫了我的妻子……

郁達夫書中寫,當時的王映霞和許紹棣已經同居,他給了王映霞兩個選擇,一個是和許君同居下去,一個是跟他去武漢

王映霞去了武漢,但破鏡難重圓,之後兩人因為一點小事吵架,王映霞離家出走卻遺落了許紹棣的三封情書,就是這三封情書讓兩人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郁達夫是決絕的,1939年他刊登了一篇籌備了三年的文章《毀家詩紀》,將他和王映霞之間的恩怨情仇攤在眾人面前。末尾一句「許君究竟是我的朋友,他姦淫了我的妻子,自然比敵寇來姦淫要強得多。」讓王映霞心灰意冷。

《毀家詩紀》真正成了毀家之作。

在這之前,因為工作原因,郁達夫去往新加坡,在那裡他邂逅了記者、播音員李筱英。

據悉兩人相差20來歲。

因為年齡相差太大,郁達夫帶李筱英出去都是以「父女」相稱,乾爹和乾女兒。

名為乾女兒,實則是同居關係,這一點周圍人心照不宣。

當時和郁達夫住一起的,除了李筱瑛,還有大兒子郁風。

王映霞原本也在新加坡,但因為《毀家詩紀》她獨自回到了國內。

郁風對母親剛走、父親就做出如此行徑感到十分厭惡,自然十分反對。

但郁達夫對李筱英異常寵愛,對這個同住女人有求必應。

王任叔(巴人)在《記郁達夫》一文中寫到郁達夫與李筱瑛的戀情:達夫對於這位同住的女人,十分關心留意她的謦欬、笑貌和煩躁,忠順與卑屈,已到奴隸的程度……

後來因為戰爭原因,郁達夫李筱英的戀情還是無疾而終。

郁達夫輾轉到了印尼和華僑女子何麗有結了婚。第二個孩子出生前,郁達夫在戰爭中死去,享年49歲。

一面是才子,一面是浪子:真心誠意的對原配孫荃感到愧疚,負罪,同時又對王映霞一見鍾情,熱烈追求至死不渝;在此期間又和別人介紹的女人相來往,在女人間周旋不得志的同時,又去妓館和妓女們消解苦悶……

他不僅做到了現在看來渣到徹底的渣男行徑,還將這些事都寫了出來,不知道是炫耀,還是真的想記錄一段屬於個人的歷史。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娛樂真面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