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靳楚毓:苟晶被頂替讀大學事件浮出 粉碎了「教育公平」的幻想

作者:
苟晶稱媽媽沒有收錢,但邱老師執意留下了桃子。其間,邱老師問苟晶媽媽:「你是不是還有個孫女要考高中啦!」苟晶覺得,這是一種隱形的威脅。苟晶的確同情邱老師。但她說,「這已經不是一個老人不老人的問題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問題。這應該就是一個利益鏈。我現在並不是想去傷害老師,我就是想糾錯,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個利益鏈當時是怎麼操作的,能有這麼大的能量?」

先簡單梳理一下這幾天發生的山東濟寧人苟晶在1997年的被頂替讀大學事件。

被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當事人苟晶(視頻截圖)

苟晶,女,山東濟寧人,中學成績優異免考保送至山東濟寧市實驗中學讀高中,在考試中又考進了該校尖子班中的尖子班,被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當事人。

6月22日,微博賬號為「前世是天使2001」的網友苟晶發帖稱,已向山東省教育廳進行了實名舉報,自己曾在1997年和1998年山東高考中連續兩年被冒名頂替。其中1997年頂替者竟是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兒,該班主任曾讓人給苟晶帶過懺悔信,承認是自己女兒頂替她去北京讀了大學;而苟晶,1998年則最終在未填報相應志願下被錄取至湖北黃岡一所「野雞」院校。

頂替者,卻使用苟晶的名字入職濟寧一所中學做後勤部老師。

苟晶在6月23日發布的最新網貼中,說明自己這次發聲的原因,一是盼望真相,二是剛剛過去的父親節讓她新生觸動,「父親至死都不知道真相。」

據苟晶在受訪中的描述,6月23日傍晚6點,涉此事、已退休的高中班主任邱老師帶著妻子、女兒和女婿,趕到接庄鎮自己的老家,給苟晶的母親帶去了幾斤桃子和1萬元人民幣,請求和解。苟晶稱媽媽沒有收錢,但邱老師執意留下了桃子。其間,邱老師問苟晶媽媽:「你是不是還有個孫女要考高中啦!」苟晶覺得,這是一種隱形的威脅。苟晶的確同情邱老師。但她說,「這已經不是一個老人不老人的問題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問題。這應該就是一個利益鏈。我現在並不是想去傷害老師,我就是想糾錯,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個利益鏈當時是怎麼操作的,能有這麼大的能量?」

身在杭州的苟晶則開始陸續接到多個電話,都是來自濟寧市相關部門的,還有一些電話她沒接到。他們向她核實了一些信息。據苟晶的堂弟說,有幾個政府幹部去了村裡,稱將調查此事。23日下午,濟寧實驗高中(即原濟寧實驗中學)稱教育部門正在了解情況。濟寧市教育局稱此事已交給任城區教體局處理。任城區教體局一位秘書做了記錄。6月24日,濟寧市教育局回應女子兩年高考被頂替:正在調查。

事件在持續的發酵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官微6月25日發表評論指,「受害者發帖內容若屬實,有關責任人須付出應有的沉重代價!太無法無天,太欺人太甚,這不是簡單的踐踏高考公平,而是深度摧毀一名農家女孩最樸素的夢想。如果無視於此,還怎麼實現階層順暢流動?」

然而,其實在苟晶發帖前,也有一名山東農家女被頂替事件曝光。

山東女子陳春秀一直以為自己16年前落榜了。直到2020年5月21日,她參加完成人高考後,在相關網站上查到了自己在山東理工大學的就讀學籍和學歷。

5月26日,山東理工大學招生處工作人員向陳春秀證實,她的學籍被同縣考生陳雙雙頂替使用。

之後,陳春秀輾轉多個部門求證此事經過。在村幹部組織的一次雙方會面上,陳雙雙親戚、當地街道辦人員解釋稱,陳春秀的學籍是陳雙雙父親花2000元人民幣從中介處購買而來。

6月10日,山東省聊城市冠縣縣委、縣政府責成多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對此事展開調查。之後,頂替者劉雙雙也被暫停街道辦工作。

陳春秀稱,希望政府能查清此事,「把當年自己的尊嚴和榮譽找回來,如果可以,想回去重新上學。」

《南方都市報》曾於6月19日報道,在2018年至2019年的山東高等學曆數據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結果,其中有242人被發現涉嫌冒名頂替入學取得學歷,冒名頂替者獲得學歷時間為2002年至2009年。

網民截圖

當被冒名頂替事件浮出水面,就似乎已經讓民眾意識到,這不單是苟晶一個人的事件,這僅僅是冰山一角,涉及更底層的「教育公平」問題。在中國眾多普通家庭眼中,高考已算是走向新的人生道路的一個相對公平的路徑,但若連這條看起來還算公平的路徑都充滿灰色甚至黑色地帶,更多弱者在這條本來充滿希望的道路上被算計,那麼教育公平將被打上一個大大的污點,並將粉碎無數少年求學路上的理想、信念甚至價值觀。

不斷有人被冒名、被頂替,被偷走成績、被掉包人生,像當年的苟晶一樣不得不認命的人不在少數,然而通過這樣的頂替事件「大搖大擺」走上優越位置的人,或混進育人的教師隊伍、或混進本應秉公執法的國家安全隊伍,產生的危害全要返給社會,為苦果買單的還是當年那些「認命」的「苟晶們」。

苟晶發帖自述被冒名頂替(網路圖片)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