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的歷史教科書讓人喪失了什麼?

作者:
大陸歷史教科書,讓人們喪失了什麼?不是事實、也不是理論,而是讓人們喪失了對歷史的理解能力,對人類自身狀況的理解,喪失了道德感,喪失了道德判斷力。這不僅僅涉及到知識狀態,它更涉及到人們的生命狀態,如果人們不能理解歷史,自然也就不能理解人類;不能理解人類,也就無法理解自己;而不能理解自己其實就是失去了自己存在的依據,人們就是這樣被大陸歷史教科書所控制,成為某種思想的奴隸。

首先,大陸歷史教科書讓人喪失了理性,喪失了基本的推理能力。

先從網路上關於“假如沒有毛澤東文化大革命,就不會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問題說起。這樣的說法,不僅出自老百姓,也出自學者和知識界,更有官員們。這個說法來源於大陸歷史教科書長期潛移默化的影響,來源於大陸歷史教科書對人們推理能力的摧殘。

推理能力的摧殘結果,就是人們把時間的先後關係和邏輯上的因果關係混在一起。因果關係是一種多元關係、是多因多果的。看看邏輯學的東西就知道,因果關係很多時候是一種相當複雜的多因多果關係。要建立一種直接的因果決定論在邏輯層面看似簡單,但在事實層面,尤其是在人文——社會科學層面卻是十分複雜的。即使是在自然科學界,也一般只提統計學上的相關,一種概率性的正相關關係,而不談所謂的因果關係。人文——社會科學領域更沒有絕對的一一對應的因果關係存在。所以,所謂的因果關係往往是指某種概率性的歸納與假說,統計學上的相關性,這種假說需要證明,需要證偽。

具體來說,“改革開放”的“原因”人們可以找出上百種、上千種來,而“文化大革命”只是其中一種;同樣作為文化大革命之結果,人們同樣可以提出數十、數百甚至無窮數,而改革開放只是其中一種,且其關係遠非那麼直接。“改革開放”與“文化大革命”其間沒有必然關係;時間上的先後並不就是邏輯上的因果;糾錯過程並非某種錯誤的結果,乃是其補救,是回到1949年起點等等,也就是所謂很多“老革命”所謂的“辛辛苦苦30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但人們偏偏會說出“沒有文化大革命就沒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這樣的話。這跟人們的大陸歷史教科書的單線歷史敘事方式有關。因為大陸歷史教科書就是這麼單線編下來的,於是人們就把時間的先後順序和因果關係完全混為一體了。所謂的“歷史必然性”其實就是這樣來的。這種謬誤在歷史學上叫做“逆推”謬誤——從結果推導過程,以結果證明原因。本來正常的推理能力是一種開放的思考方式,是對各種原因的探索過程,也就是說對於各種可能條件的探索過程,“因果關係”的追尋只是其中的一種類型。

就算是基於上述命題“沒有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就沒有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無誤,也必須論證,前件與後件之間的關係:是必要條件、充分條件還是充要條件?顯然,其沒有任何構成條件關係的因素在。但某些人卻以這種獨斷的方式,要建立一種封閉的單線的決定性的關係,以證明文化大革命的合理性,似乎文革才導致了中國的改革。這種企圖本來經不起邏輯推論的,但卻有市場,說明人們的基本推理能力已經喪失了。

這種邏輯推理能力的喪失正是大陸歷史教科書想要的結果。由於大陸歷史教科書的封閉的單線歷史敘事模式,讓人們喪失了多元判斷的能力;大陸歷史教科書的單線敘事使得人們形成一種單線思考的思維方式,這種單線思維方式如同獨木橋一樣逼使人們按照它所設計的思路思考,得出它要建立的結論,最後落入它所設計的圈套之中而不能自拔。由此讓人們完全喪失了正常的推理能力,喪失了建立正常的多元而開放式的思考方式。

其次,大陸歷史教科書讓人喪失了歷史感,喪失了對人類自身的理解能力。

有些東西,大陸歷史教科書並不要說什麼,而是通過它的歷史敘事方式與歷史認識方式深深影響到人們的思維,讓人們喪失了基本的歷史感,喪失了認識人類自身的能力。這方面我要強調的是兩個層面:以事實證明事實與以事實證明理論的謬誤。這是大陸歷史教科書的最可怕的禍害,但人們並沒有很好地清理。比如延安整風運動是從毛澤東揪住王實味這個“典型”開始的。整風運動中的恐怖已有很多論證,王實味最後是被安全部門(社會部)用石頭砸死的,這就是延安“肅反”的殘酷性。但有人說毛澤東在王實味被殺掉之後曾經寫了一個批語:“還我王實味。”他就用這個例子來證明毛澤東很人性化、不殘忍。這就是以事實來證明事實,很多人就是這麼思考問題的。

“事實不能證明事實,事實也不能否定事實。”一個歷史事實,或者說任何歷史事實都是獨一無二的。所謂獨一無二就是它有自己特殊的時間、空間和情景。任何一個歷史事實,不管它有多麼小,它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一種獨特的、具體的,它是獨立存在的,具有自己獨立的價值。它的獨立存在本身就是它的價值,它並不要依附別的事實而存在。一個事實不能化約為別的事實,不能歸結為別的事實之原因或結果,也就是說不能被別的事實除盡。所以強調歷史事實的具體性也好,獨特性也好,它本身不是用來證明或者需要證明的,而是需要人們的解釋。凡是歷史事實,在歷史學裡不是用來證明,也不是被證明,而是歷史事實存在需要得到後人的全方面解釋,你必須把它當做一個很具體的存在,一個你必須全面理解的事實和存在。這是歷史學的一個基本功夫,就是去解釋歷史事實,這個事實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事實本身的因果,各種環境各種聯繫怎麼來的,它的發展過程是什麼,這是需要解釋的,而不是用事實來證明什麼。

歷史學主要是個理解的工作,而不是證明的工作。歷史學的理解工作,就是要把歷史事實作為一個充滿了矛盾、具有模糊性的存在。但在如今的教科書裡面任何一個歷史事實的表述都是很清晰的,讓人看了感覺條理很清楚,原因結果很清楚,過程也很清楚,整個都乾乾淨淨的,好像沒有漏洞、沒有邏輯的斷裂,也沒有別的事實需要填補。這樣的大陸歷史教科書就給人們以“幻覺”。但一個真正的歷史學人進入歷史之後就會發現歷史事實本身的邊界判斷就很模糊,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是很模糊的。它需要人們進行判斷,需要對它做帶有主觀價值的界定。比如在歷史時間的界定方面,人們知道歷史事實是一個連續的時間體,它是沒法隔斷的,也就是歷史時間的邊界是模糊的,強行劃分所謂的古代、近代、現代只是出於某種史學工作的需要,出於某種價值訴求。地理空間的模糊性也是如此。而關於歷事件內部的各種衝突與矛盾,也是處處存在的。以“五四運動”為例,“五四運動”有很多力量存在,不僅有支持者,也有反對力量;在支持者中也有很多不同的團體,裡面有不同的聲音;甚至“五四運動”的口號都不是中共早期的領導人提出的,而是一個叫做“國家主義”團體提出的,他們與早期的中共是敵對力量,而組織者也是他們為主體。(就算是中共早期兩位創始人陳獨秀與李大釗,在五四運動之前的1914-1915年間還發生過著名的論爭,李大釗主張,就算是在最專制的國家中受苦,也比淪為亡國奴好,而陳獨秀卻是一個非國家主義者,甚至是將一切罪惡都算到國家之上的無政府主義者。)但這些,在大陸歷史教科書里就沒有展現,沒有矛盾的存在。在話語方面,大陸教科書把“五四運動”當做現代史的起點,似乎很重要;而台灣基本上就沒有敘述,為什麼“五四運動”的組織、領導者對與五四是這樣的諱莫如深,而大陸卻是這般的張揚?這些問題其實都值得深思。

只有回到“原生態”,才能真正理解歷史。一個具體的歷史事實,必須把它放到具體的歷史情境中進行解釋,而解釋的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把這種矛盾性、模糊性揭示出來,這就是“歷史的原生態”。

任何歷史事實首先都是人的事實,歷史一定是人的活動。而歷史人物在歷史之中是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的,他處在各種力量的衝突、矛盾之中,但他不一定能夠意識到這種處境。歷史學就是要把人物的這種狀態、他所身處的情境解讀出來。一般歷史當事人對自己的處境不都是那麼清楚的,所以歷史當事人往往會有一種很強烈的命運感。因為對當事人來說他不知道自己的處境是什麼,他不知道這個環境將怎麼變化,他的對立的力量會怎麼運作,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運作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這些他其實都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也是一個矛盾的存在體。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情境這三方面,歷史當事人一旦他所處的情境發生變化,時間、地點發生變化之後,他的判斷、他的心理狀態、他的行為方式也會發生變化,而這個變化跟人的內在一致性並不矛盾。

不能用一個事實來證明一個事實,也不能用一個事實來否定一個事實,從人物的主體性角度講,就是:要承認人是一個矛盾體,他是一個對自己不了解的矛盾體。所以要進入歷史人物的內心世界,要像他一樣去思考、去感覺,這個時候才會真正感覺到原來每個人物的那些看起來互相矛盾、讓人不能理解的地方,其實是和他所處的情境變化有直接關係。這就是人們歷史研究者要做的工作。不能把他簡化為一個臉譜,簡化為一個抽象的符號,人類歷史上沒有這樣的人存在,也沒有這樣的階級還是政黨存在,永遠是一個充滿變化,充滿矛盾,充滿模糊性,一種隨機應變的情境。

“事實不能證明事實,事實不能否定事實”強調的也是歷史人物這種獨一無二性。

但是這個問題並不是很重要,因為人們腦袋清醒的話能夠自己判斷。

第三,歷史教科書在大陸,唯一能證明的就是權力對歷史的強姦。

有個問題更需要警醒,那就是“用歷史事實來證明一個理論”。大陸大陸歷史教科書做的工作就“用事實來證明理論”。用中國近代150年的歷史來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來證明“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客觀必然性”——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到共產主義……之類。大陸歷史教科書之所以變成“思想政治理論”,就是因為它想用歷史事實來證明這個理論的存在。但事實不能證明事實,但同樣也不能證明理論。

有人會問,不是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一個真理假如不用實踐——這個實踐指的是歷史實踐——來檢驗的話,怎麼證明真理?問題很簡單:理論和事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面,即實踐層面屬於經驗層面,而理論屬於邏輯的層面,或者說屬於抽象思辨層面,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面,這兩個層面它是分開的。“實踐”,實際上只存在一個經驗的層面,並不存在一個邏輯層面。邏輯層面是人們思考推理的結果。就是說,所謂的邏輯也好、理論也好,意識形態也好,真理也好,都是人們思辨所建構的,而不是一種事實存在。存在的只有經驗。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