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上海灘最後的大小姐 108歲還搽香水穿高跟鞋 112歲去世

她是第一個將小轎車開進校園的復旦校花,除了第一任丈夫早逝外,她的身家、履歷、相貌、學歷都是讓人艷羨的。雜誌報紙總是這樣介紹她:她是復旦大學的首屆女生,是戰亂時期的外交官夫人,是“民國外交第一人”顧維鈞的晚年伴侶,是整個近現代史的見證人,是最後一位上海灘大小姐。

更鮮為人知的是,她是寧波人,老家在庄橋費市。她叫嚴幼韻,這個月(編註:原文發布時間:2013年9月),她馬上要迎來108歲生日。跨越了一個多世紀的沉浮,如今沉澱得越發美麗。她的女兒說,“上帝把媽媽忘了……”

復旦校園裡的“愛的花”

1925年,嚴幼韻考入滬江大學。1927年,她轉入復旦大學商科,成為首批入該校的女生。

當時,嚴幼韻住在靜安寺,離復旦比較遠,那時候,她坐著自己的轎車到學校上課。家裡給她配了個司機,她自己也會開車,常常是司機坐在旁邊,她開車,很多男生每天就站在學校門口,等她的車路過。因為車牌號是“84”,一些男生就將英語“eighty four”念成上海話的“愛的花”。

嚴幼韻本來人就長得漂亮,父親又在南京路上開著“老九章綢布莊”,綢布莊各種衣料隨她挑,因此每天更換的服裝總是最時髦的,令人眼花繚亂。“愛的花”這一外號也就不脛而走,名聲更傳出復旦校園,還出現在上海的報章雜誌上。

“愛的花”讀書不甚用功,做功課卻大有一套,遇到要交習題或報告,她會電話某位同學,說要借他的習作一看,聞者無不欣然聽命,歸還時嚴幼韻會灑上一些香水以示謝意。不過,她在大學裡還是學到了許多知識,尤其是英語學得相當好,為其日後從事外交工作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祖父是“寧波幫”開路先鋒

嚴幼韻的家世,應該從她的祖父嚴信厚說起。嚴信厚的老家在現屬江北區庄橋街道的費市村,村裡曾有嚴氏家族的大本營—壽芝山莊。

嚴信厚是近現代非常有名的實業家,曾在杭州胡雪岩開設的信源銀樓任文書,得到胡雪岩賞識,被推薦給李鴻章。後來,嚴信厚經營鹽業,積累了大量家財,在繪畫、書法上都很有造詣,以畫蘆雁著名,現在寧波還有人專門研究他的字畫。

嚴信厚致力於民族工商業、金融業,1887年,他投資5萬兩白銀在寧波灣頭創辦中國第一家機器軋花廠,後又在上海投資麵粉廠、榨油廠等多家實業。1902年,他還出任上海第一個商界團體—上海商業會議公所首屆總理。

寧波市政協文史委特邀委員、原江北區文史委負責人謝振聲這樣評價:嚴信厚先生在多年金融、工商活動中,曾把大批寧波籍人士吸引到自己周圍,為“寧波幫”從一個舊式商幫轉化而成一個舉足輕重的近代企業家群體作出過重要貢獻,是“寧波幫”開路先鋒。

嚴信厚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子嚴子均也是開明商人,他將家業進一步擴大,嚴幼韻自小便生活在這樣一個富有而寬鬆的家庭里。她與姐姐嚴彩韻、嚴蓮韻都是中國第一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

盛大婚禮是當年風尚

嚴幼韻和第一任丈夫楊光泩的相識也和“愛的花”有關。

楊光泩出生在一個絲商家庭,其祖父在十九世紀末到上海開絲綢行。楊光泩第一眼見到嚴幼韻時,嚴幼韻正駕著那輛“愛的花”轎車。楊光泩很好奇,就一路跟著嚴幼韻。很巧,他們去的是同一個聚會。於是,楊光泩立刻請朋友介紹認識,隨即對嚴幼韻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1929年9月6日,嚴幼韻與楊光泩舉行婚禮,千餘人出席,成為媒體爭相報道的對象。婚禮的照片在報紙刊登後,成為上海灘眾多青年男女嚮往的風尚。一直到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這些照片仍然被引為舊上海時髦婚禮的佐證。

1938年,楊光泩赴菲律賓,以公使銜擔任中國駐馬尼拉總領事。1939年初,嚴幼韻帶著三個女兒來到馬尼拉。作為總領事的夫人,嚴幼韻親手設計並操辦了總領事官邸的裝潢。由她出任名譽主席的華僑婦女協會,發起了捐贈金飾、折復活節紙花的愛國募款活動,華僑婦女們走上菲律賓的大街小巷,向街坊、商店、工廠募款募葯。此外,她們還為前線戰士趕製了100萬個急救醫療包。雖然辛苦,但能幫丈夫做一些事,能為祖國盡一點力,嚴幼韻形容這段日子“非常美好”。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網路綜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