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石山:二波疫情更可怕 人類回不去舊常態

作者:

7月份,世界疫情並未減緩,而是發展得更加迅速。專家警告,第二波疫情將更可怕。人類可能再也無法回到過去的發展軌道。

明天開始,香港人上班不能到外面吃飯了。我不知道香港人怎麼辦?因為香港可能是全世界最多出外吃飯的城市,比我見過的所有地方都多得多。港府的一些措施,確實有些可笑,比如群聚的限制,最多兩個。在街上跑步也必須戴上口罩,海灘也關閉了。

這些措施,實際上就是居家令,所有人幾乎不能上街了。

但實際上,過去幾個月香港疫情並不嚴重,但港府給予33類人士免檢通關的待遇,總共有29萬人,沒有經過檢測就進入香港。這些包括了交通運輸的工作人員,包括做生意的人,也包括政府公務人員。當然,大家最關注的是國安法落實之後,大陸國安相關人員進入香港的情況,但現在看不到這方面的數字。

但是,7月份之後,香港的疫情變得越來越嚴重,正好和國安法在香港實施的時間巧合在一起。但政府採取的各種措施,受到很多的批評。

我想說的是,7月份疫情轉趨嚴重,不是香港一個城市的問題,而是一個全球的問題。

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爆發至今,已有近半年,隨著各國第一個疫情高峰期過去以及夏天到來,人們關注點逐漸從病毒轉到重啟經濟、恢復民生上。每個國家都希望重振經濟。

但7月以來,突然上揚的疫情數據曲線,敲響了第二波全球疫情的警鐘。甚至有WHO的專家表示,這個病毒已經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模式,人類再也不可能再回到過去的所謂「舊常態」了。

7月份的第一個星期,有7個國家報告疫情爆發以來的單日最大增幅,第二周增加至13個,第三周20個,第四周則迅速增漲至37個。

過去一周(7月18日到25日),包括澳洲西班牙日本蘇丹衣索比亞、烏茲別克、以色列等國家的疫情都創下了新高。這些國家遍布歐州、亞洲、非洲和大洋洲。從過去的數字看,確診病例激增的幾周後,通常會出現死亡人數上升的現象。

中國公共衛生和流行病學專家、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表示,只要全球疫情沒能夠整體得到控制,任何一個地方都無法獨善其身。大家知道,現在全球人口流動量高,速度快,即使病毒在一些國家的大城市能夠被控制住甚至消滅,但它仍可能留存在偏遠地區,就像隱藏在草叢裡的星星之火,隨時可能發展成燎原之勢。

現在的情況是,第一輪抗疫做得好的國家,疫情也在猛增。

比如澳洲。2月1日疫情剛爆發,澳洲政府就實施限制措施,令疫情在可控範圍之內,到5月時疫情緩和。澳總理宣布7月重開國門,放鬆管制。但7月後,疫情卻向相反方向發展。目前很多州又恢復「禁足令」和口罩強制令。

還有西班牙,6月21日解除了為期3個月的全國緊急狀態,當時全國日新增確診病例在200至300宗左右。但到7月23日,西班牙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已增至971宗,至少爆發280宗地方性群聚感染,有一家酒吧,出現91人確診的群聚感染案例。而且,最新確診的患者大部分是年輕人。

在7月中旬之前的6周,全球的感染人數,就超過了過去的6個月的感染數字的情況。截至7月26日,全球已有1,622萬人感染,死亡超過64.8萬。

當然,因為還有大量的無症狀和輕微症狀感染者沒有被發現,所以專家相信,真實的感染數據比這更高。目前無論是在美國、巴西印度等國,這些仍處於爆發期的國家,還是在已經趨於平靜的歐洲、日韓和澳洲,中共病毒,依舊是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

有專家說,目前再次興起的疫情,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二輪疫情。他們的觀點是,因為病毒株還未發生很大的變異,所以儘管感染率在提升,但毒性和死亡率並沒有增加太多。

這個觀察,是和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情況比較出來的。專家擔心,中共病毒的第二輪疫情,病毒毒性會增加數百倍、甚至上萬倍,屆時人一旦被感染,馬上會在幾小時內死亡。那時的死亡率會是現在的成千上萬倍,那才叫真正可怕的!

很多人都在盼望疫情儘快過去,等病毒消退了,我們又可以恢復到過去好日子。不過,有專家從多個角度來分析,人類再也回不到以前了,過去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7月23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例行發布會上表示,中共病毒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人類不可能再回到「舊常態」。一旦第二波疫情重新開始,大家每一個決定,包括去的地方、做的事情、見的人,都可能關乎生死,因此大家都會變得更為謹慎小心。

雖然我們都不喜歡這位譚德塞「譚書記」,但他的這句話,恐怕會是真的。

病毒或已感染絕大多數人類,目前醫學水平無法真正徹底清除病毒本身,很多感染後被治癒的人,過不久又復發,意思是病毒在人體內將長期存在,一旦外部環境變化,病毒可能又被激活,所以疫情又爆發了。

其實,人體也是病毒的孵化器。所以大量人口被感染,等於是世界上有大量的病毒合成罐,可能會孵化出更多的變異病毒。按照嚴格的科學邏輯,病毒變異沒有方向,大概只有0.01%會變得更毒或者傳染性更高。

就是說,一萬個人裡面,可能只有一個人體內病毒會變得更可怕。但如果我們有一億人呢?可能就有一萬個人出現這種情況,因為我們不能徹底掌握這一萬人,所以毒性會更強,傳染力也更強的病毒,一定會繼續不斷地出現。所以,人類可能永遠也走不出去這個惡夢了。

事實上,從病毒學的角度看,潘朵拉盒子一旦打開,就再也無法回到從前了。另外,從環境破壞的角度看,過去5,000年的人類活動,已經令地球的承受力走到崩塌的邊緣了。

2月,全球可持續性研究組織「未來地球」(Future Earth)對來自52個國家的222位科學家的調查指出,地球留給人類的時間恐怕不多了,人類在未來10年亟需解決5個問題:水資源短缺問題、糧食短缺問題、生物多樣性破壞和生態系統崩盤問題、極端天氣問題、全球氣候變化問題。

地球的變故對所有生物而言都是一大壞消息,科學家發出警告,如果人類再不遏制自己的行為,第6次物種大滅絕即將到來。被滅絕的可能就包括人類自己。

《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是著名雜誌《科學》(Science)的姊妹刊,其資深撰稿人霍根(John Horgan)曾兩度獲美國科學促進會新聞與社會關係促進獎。他在1996年出版了《科學的終結》(The End of Science)一書,引發全球對未來的擔憂。

書中就「科學是否終結」,採訪了很多獲得諾貝爾獎的頂級科學家,無論是支持或反對這個觀點的人,給出的答案都令人心酸。

一些物理學家,比如霍金(Stephen Hawking,《時間簡史》的作者)表示,我們過不了多久,將得到描述宇宙的最終理論,那時候科學的崇高使命也完成了。

但持「科學即將終結」的另一派學者卻給出完全相反的看法。他們認為,大自然太複雜、而人類太渺小,科學在走下坡路,由於資金成本和設備限制,科學家將無力發展出新理論,人類再也無法出現牛頓、愛因斯坦那樣的大科學家了。

至於認為「科學並未終結」的科學家很多,但他們發現,還有太多問題沒有解決——夸克的內在結構、量子重子理論、時間不可逆問題、人的意識是如何形成的,意識=腦神經=靈魂?等等,這些問題可能再過幾百年,人類也無法解決!

也就是說,普通民眾依賴於科學的發展來過上所謂的好日子,但未來科學難以再有重大突破,科學之路走到盡頭了。

很多科學家提醒人們,目前是人類歷史上物質文明最好的時期,以後可能只能走下坡路了,因為科學本身,無力阻擋環境破壞帶來的惡果。

回到病毒問題。以前我們談到過病毒或者是瘟疫改變人類歷史的事情。古埃及、蘇美爾文明突然消失了,很多專家認為,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瘟疫。

人類發展,人口密度大幅上升,大自然失去平衡,結果爆發各種災難,徹底改變文明發展方向。這種例子很多很多。有人說,我們現在遇到的這個問題,是過去三五千年人類從來未遇到過的,所以我們幾乎無法從有記載的歷史中獲得應付的經驗。反而只能從各種考古和科學家的推測中,去獲取某些零散的信息片段。

也許人類不應該太悲觀?我不知道。現在這個世界,供人類以這樣的水平生存的體系結構已經太複雜了,一旦出現問題導致體系崩潰,誰都不知道會向什麼方向發展。

當然,比科學家更悲觀的是那些宗教界人士。各種宗教中都有類似末世的描述,不管如何,人類在宇宙中究竟非常渺小,很多時候我們連自己都控制不住,如何去控制世界?又怎麼能去控制這個宇宙呢?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791.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