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想把賀龍之死責任推給毛 毛用一件歷史舊案把他打回原形

作者:
周心裡明白,幾十年過去了,《伍豪啟事》這一紙謊言還可能會在他死後敗壞他的名聲。九月二十日,在做一個大手術之前,術前鎮靜劑用過了,醫生都等著周,他仍花了一個小時反覆斟酌他就《伍豪啟事》做的自我辯護,用顫抖的手簽上字,交給他夫人,才放心地躺上了手術車。進手術室前一刻,他對周圍的人大聲說:「我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七日,毛離開北京到南方去。不久,眼疾診斷出來了,是白內障,成熟後用小手術很容易摘除。雖然等它成熟要等一年,毛也長吁了一口氣。他在南方待了九個月,這是他一生最後一次出行。

為毛檢查身體的結果還發現,他患了一種極少有的運動神經元病,大腦延髓和脊髓內主宰喉、咽、舌、手、腿的神經細胞逐漸變質壞死,身體逐漸麻痹癱瘓。由於喉、咽、舌功能失調,食物和水會流入氣管囤積肺中,引起肺部反覆感染。在最後階段,不僅無法吞咽,而且無法呼吸。這是不治之症,根據毛現有的病狀,他只能活兩年。

醫生們依匯報程序報告了毛的大總管汪東興。汪報告了周恩來。正是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周的膽子大壯,雖然外表上,他對毛是照常的恭順。

周的盟友鄧,葉也得到這一消息。他們決定不通知「四人幫」,連毛的夫人江青也不告知。告訴江青是自找麻煩。兩年前毛休克,她罵醫護人員是「特務」、「反革命」。周恩來找她討論毛的病情,她反說周要逼毛交權。可是,這次不告訴她毛的病情,不光是怕她亂指控,更重要的還是政治鬥爭的需要。

毛本人也被瞞著。他要是知道自己只能活兩年會怎麼反應,誰也不敢說。醫生們對毛說他的身體很好,還可以活很多年。有一個外來的醫生說了句:「主席的病不好治啊!」馬上就被送了回去。對病狀的解釋是上了年紀之類的話,毛半信半疑。為了保證把毛蒙在鼓裡,真實病情對他貼身的工作人員一律封鎖。

知道了毛來日無多,再加上周恩來本人也病入膏肓,鄧—周—葉聯盟行動起來,要讓毛指定鄧做周的接班人,把一大批文革中打倒的老幹部任命到關鍵位子上。十二月,周拖著病體飛往長沙,帶著人事安排的名單去見毛。毛對這些老傢伙在京城做些什麼心知肚明,他有留守北京給他通風報信的「四人幫」。江青說她對看到的「咄咄怪事」,感到「觸目驚心」。但是毛沒有辦法管束鄧、周、葉等人,軍隊在他們手裡。「四人幫」對軍隊毫無影響力,毛又無法在軍中新建一支與鄧、周、葉抗衡的力量。他力不從心。

怪病纏身的毛一天天衰弱下去。剛離開北京南下時,他還可以在院子裡散散步。幾個月後,他就只能拖著步子一點一點蹭。十二月五日,他在長沙的游泳池裡只劃了划水,發現手腳實在劃不動,那天便成了他與終身愛好的游泳訣別的一天。游泳池邊,毛髮出一聲長長的嘆息,這是意志力極強的毛從未發出過的聲音。跟他二十七年的警衛隊長聽到時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肌肉萎縮器官失調的結果,毛說出的話越來越不清楚,飯菜也不斷掉進肺里,他不斷地嗆著,肺部不斷地感染。毛只能側躺在床上由人餵飯。

在這樣的狀況下,毛只能認可周恩來送上的人事名單,特別是任命鄧小平為第一副總理,代行周恩來之職。毛沒有完全示弱,他把張春橋提拔為不論在政府還是在軍隊都僅次於鄧的人物,而且把媒體讓「四人幫」牢牢把持,使他能夠直接向全國發號施令。

鄧、周、葉的策略是先利用張春橋、江青歷史上的污點打擊他們,把他們搞掉,以架空毛。十二月二十六日毛八十一歲生日那天,周以嚴肅的神情對毛講這兩位有「嚴重政治歷史問題」。毛說他早就知道了,意思是有問題又怎麼樣?

一向俯首帖耳的周,竟然膽大包天地當面把毛的妻子和親信打成敵人。毛知道他面臨一番惡戰,他和「四人幫」一邊,同鄧、周、葉以及重新任職的老幹部對陣。

此時鄧在全國大批起用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幹部。毛指示「四人幫」在一九七五年三月透過媒體發起一場針對這批人的「批經驗主義」運動。四月,毛回北京後,鄧當面向毛表示反對這場運動。毛被迫說同意鄧的意見,把運動怪到「四人幫」頭上,叫江青做檢討。五月三日,當著整個政治局,毛停止了批經驗主義的運動,說:「我犯了錯誤,春橋的文章,我沒有看出來。」這樣帶表白性的認錯在毛是破天荒。毛明白自己的虛弱,到會的人都看得到,他眼睛幾乎全瞎,說話嘟嘟嚷嚷,一副日薄西山、氣息奄奄的樣子。這是毛最後一次主持政治局會議

會上,毛反覆講「三要三不要」:「要搞馬克思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他的意思是:不要否定文化大革命,不要跟我分裂,不要搞陰謀害我。這是毛對中共最上層的老傢伙們提出的請求。那段時間,毛三番五次對他們講「周勃安劉」的故事:在劉邦死後,軍事長官周勃與丞相陳平合謀,剷除掌握了政權的呂后一黨,使漢室重新成為劉家天下。當時,人人皆知江青以呂后自詡。毛講的故事給老傢伙們一個信息:你們不妨也像周勃、陳平一樣,搞掉江青一黨——等我死了以後。

聽毛講故事的有軍隊將帥,他們在文革中吃足了苦頭,現在由鄧周葉聯盟委以重任。他們不跟毛翻臉則罷,要是翻臉,毛就岌岌可危了。儘管張春橋、王洪文被安插進軍隊,也無濟於事。

一九七五年六月,軍隊對毛進行了一次示威。那是賀龍元帥去世六周年紀念日。賀龍因為不幸聽見了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說要「搞掉毛」的話,成為毛疑心的焦點,慘死在監管中。軍方決定為賀龍舉行「骨灰安放儀式」。毛無法阻止,只能規定「不治喪,不致悼詞,不獻花圈,不報導,不宣傳」。在軍方支持下,賀龍長女給毛寫信,指出賀龍一案牽連了一大批軍隊的人,對賀龍後事的這種做法在軍隊行不通。毛只好答應安放儀式怎麼搞由周恩來安排,但強調一點:「不登報」。

儀式籠罩在一派悲痛的氣氛中,周恩來以體重僅三十來公斤的垂危之軀,掙扎著前來參加,並且感情衝動地致了悼詞。他一進會場就喊著賀龍遺孀的名字,扶著她的肩膀,聲淚俱下地說「我很難過」,「我沒有保住他啊!」

周措辭很巧妙,「保」而沒「保住」,根子在他的上峰:毛。周需要洗刷自己,他是賀龍專案的負責人,賀的死,以及賀部下的入獄、受刑、死亡,他都有責任。人們對他有氣,他很清楚。他緩緩對在場的人說:「我的時間也不長了。」就這樣,他爭取了同情,把人們的不滿導向了毛。

毛從來是拿別人做替罪羊的,不習慣別人把責任贈還給他。他非得要報復周不可。七月二十三日,他在岳飛《滿江紅》的激昂曲子陪伴下,做了左眼白內障摘除手術。手術只花了七分鐘,結果完滿,毛十分高興。

眼睛復明使毛信心大增,兩個星期後他便搞了個評《水滸》、批「投降派」運動,說:「《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這是毛影射周恩來。周心裡明白,幾十年過去了,《伍豪啟事》這一紙謊言還可能會在他死後敗壞他的名聲。九月二十日,在做一個大手術之前,術前鎮靜劑用過了,醫生都等著周,他仍花了一個小時反覆斟酌他就《伍豪啟事》做的自我辯護,用顫抖的手簽上字,交給他夫人,才放心地躺上了手術車。進手術室前一刻,他對周圍的人大聲說:「我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幾天後,鄧見到毛,對批《水滸》運動明確表示不滿。毛又把過失推到江青身上,用他喜愛的辭藻罵道:「放屁!文不對題!」運動不了了之。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鮮為人知的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742.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