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為共和黨保駕護航快30年的人 並不是川普 而是一名黑人

托馬斯大法官,這名最保守的大法官,承受著「叛族」的罵名,一直以來,就是共和黨的護航者,是共和黨的「保護神」。

在美國,誰是共和黨的保護神?大家聽到這個問題可能會覺得有些奇怪,保護神?那不就是上帝嗎?共和黨人的宗教信仰都很強烈。這個答案說起來也對,卻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今天談論的,是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人。有讀者會說,那是川普?可是川普其實不能完全代表共和黨的信念,他恐怕也是近幾十年以來,爭議最多的總統,儘管我支持他的許多保守派議題,但是我卻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可能「保護神」這個詞語太過於言過其實了,甚至有譁眾取寵之嫌,不過請原諒我,我這樣說還是有那麼一些根據的。

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有著崇高的地位。塔夫脫總統後來擔任過大法官(所以有人建議拜登當上總統後,就提名歐巴馬當大法官),他曾說:

只要大法官們穿上黑色的法袍,他們就變得神聖起來,變成了穿著紅衣的主教。

——美國總統、大法官塔夫脫

1929年,當大蕭條發生後,美國人對美國聯邦政府的失望達到了頂峰,他們不信任總統和國會了,但是最高法院卻仍然是被奉若神明,因為他們只為憲法而服務。《紐約時報》在當時發文稱:或許有一天,大教堂將會變得與普通建築無異,但是在最高法院,人們仍然將會感受到法律的威嚴。

威爾·羅傑斯是美國著名的演員、報紙專欄作家和社會評論家,他也在他的著作《九個老頭(Nine Old Men)》裡,這樣評論大法官們:遠離一切現實的人,他們制定的法律如同龐大的大理石一般僵化、死板,在他們的司法聖祠中圍繞著他們。

——羅傑斯《九個老頭》

羅傑斯雖然是對當時的最高法院持批評態度(因為最高法院在當時太過保守,處處與羅斯福的新政作對),但是他也不得不說最高法院如同司法聖祠

今天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中,大家往往首先想到的就是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不過應該注意的是,首席大法官的投票權重與其他八位大法官是一樣的。除了羅伯茨外,排名第二的大法官卻很少有人提及,那就是托馬斯大法官。在最高法院的傳統中,首席大法官無論多少歲、無論擔任這個職位多久了,他都會被默認為是最資深的大法官。而第二資深的大法官就是任職時間最長的大法官了,那就是托馬斯大法官,他由老布希總統提名,其餘的8位大法官里,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川普都分別提名了兩個。

一旦你把一個人送進了最高法院,他就再也不是你的朋友了。

——杜魯門

杜魯門為什麼會說上面這句話呢?因為大法官們,是需要超然於政治之外的,他們都是就事論事,依據自己對憲法、對法律的認知、依據自己的信念來判案。所以很可能不會在所有事情上都是往同一個方向走。政治上,除了左派和右派,那也還有中間偏左和中間偏右的說法,也還有極左和極右的說法。所以,一名總統,他提名的人,一旦當上了大法官後,在某一個具體的判例中,人們可能就會發現,這名大法官並不總是只呆在政治光譜的一個方向上。

羅伯茨首席大法官就是典型,他是小布希總統提名的,但是羅伯茨大法官有朝著左偏的勢頭。按理說,保守派大法官都主張解釋法律,而不是創造法律。

圖為羅伯茨首席大法官

可羅伯茨卻被美國民間戲稱為創造法律的人,人們還建議他辭去大法官職位,去競選議員。但是有一個大法官的提名,提名者絕對不會後悔,那就是托馬斯大法官。

托馬斯大法官出生於1948年,是一名非裔美國人,出生地為喬治亞州,喬治亞州是美國歷史上支持奴隸制最頑固的兩個州之一,另一個是南卡羅萊納。按理說,托馬斯大概率會成長為一個自由派,一個支持民主黨的人。

圖為托馬斯大法官

不過他成年後,閱讀了索維爾的《種族與經濟學》,以及安·蘭德的《源泉》,這兩本書對他產生了巨大影響,幫助他建立起了他自己的一套哲學體系,由此成為了堅定的保守派。他是耶魯大學的法學博士,憑藉著這個名牌大學的博士學位,畢業後即出任密蘇里州的助理司法部長(注意,是州的助理司法部長,不是聯邦助理司法部長)。不過在這個位置上,他沒有待多久,後來為參議院做過事,也在私營部門做過律師。

1981年,里根任總統後,他成為了教育部里負責民權事務的助理部長。然後從1982年開始,又擔任公平就業委員會的主席,一直干到1990年。

圖為托馬斯與里根在一起

在任職公平就業委員會主席期間,他提倡人們自力更生,而不是依靠福利,這是典型的共和黨人的做法;他還在委員會內暫停發起針對歧視行為的集體訴訟;1984年,他表明了他對一些黑人領袖們的不滿,說那些黑人領袖們「正在看著黑人種族的毀滅」,他們說里根是個婊子,也不願意與里根一起合作,來減少黑人青少年的懷孕問題,以及去緩解黑人群體的低就業率和高文盲率問題。他指責那些黑人領袖們並不真正關心黑人群體,他們只說不做,只是利用廣大黑人而已。

1989年10月30日,托馬斯被老布希總統提名為華盛頓地區的聯邦上訴法院的法官,1990年走馬上任。在任期間,和當時也還是上訴法院法官的金斯伯格關係很好。1991年7月,老布希總統再次提名托馬斯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但是參議院對他的確認程序卻是一波三折,人們對他在法律方面的職業經歷也不太滿意。畢竟,在這之前,他只在上訴法院做過十幾個月。此前也只是擔任過密蘇里州的助理司法部長。雖然是耶魯大學的法學博士,但是他在政府里任職的時間太久了。

這樣的擔憂有道理,不過有些勉強,畢竟,塔夫脫當過總統後,又去當了大法官,休斯大法官做了一段時間的大法官後,在1916年又辭職去參選總統,結果輸給了民主黨人威爾遜,不過後來他又「二進宮」,1930年再次被提名並被批准成為首席大法官。真正讓托馬斯在參議院遇阻的事,和前年卡瓦諾大法官所遇到的事一樣,即性騷擾指控。不過這個指控是真是假,我們沒有能力去做判斷。

在參議院的公聽會上,托馬斯為自己辯護說:

This is not an opportunity to talk about difficult matters privately or in a closed environment. This is a circus. It's a national disgrace. And from my standpoint, as a black American, as far as I'm concerned it is a high-tech lynching for uppity blacks who in any way deign to think for themselves, to do for themselves, to have different ideas, and it is a message that unless you kowtow to an old order, this is what will happen to you. You will be lynched, destroyed, caricatured by a committee of the U.S. Senate rather than hung from a tree.

什麼意思呢?就是說:

這不是在私下裡或者封閉環境裡討論重要事務的機會,這是馬戲團,是美國的恥辱。作為一名黑人,從我的立場來看,這是對那些不服從的黑人們的高科技私刑,這些黑人們有自己的想法,做自己的事,有不一樣的認知。這些行為傳達出一種信息:即如果你不屈從於舊秩序,你就將面臨迫害。你會被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行私刑、摧毀、被羞辱,而不是被吊死在樹上。

托馬斯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指控的反應異常激烈,這其實是在指責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中的民主黨人帶有種族歧視

卡瓦諾大法官在參議院參加公聽會時,面對民主黨議員們的詰問,也差點失控,幾乎流淚。為了自證清白,他不得不透露自己在大學期間還是處男。

圖為在參議院公聽會上差點被民主黨參議員弄哭的卡瓦諾大法官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寰宇大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9/1517567.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