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綠色情報員:三千萬中國兒童高血鉛 你被鉛「塗」毒了嗎?

—綠色情報員:你被鉛「塗」毒了嗎?

繽紛鮮艷的塗料為牆面、門窗或欄杆刷出美麗的外衣,背後卻可能暗藏鉛毒。中國和台灣的塗料接連被驗出鉛含量超標,更致命的真相是,中國估計約有3,100萬兒童在鉛暴露的風險當中。

塗料豐富人類生活,鮮艷色彩掩蓋的是環境污染和公共健康危機。

繽紛鮮艷的塗料為牆面、門窗或欄杆刷出美麗的外衣,背後卻可能暗藏鉛毒。中國和台灣的塗料接連被驗出鉛含量超標,更致命的真相是,中國估計約有3,100萬兒童在鉛暴露的風險當中。

含鉛塗料治理難收官

每年10月底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鉛中毒預防周」,今年以「加快含鉛塗料淘汰的全球進程」為主題。2020是含鉛塗料治理的關鍵年,世衛組織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致力推動今年底前各國都應建立含鉛塗料的監管框架,不過,迄今只有75個國家制定法規,僅占39%,眼看著進度大落後,鉛中毒的暴風圈擋不住,像詛咒似入侵日常生活。

「美國有句俗諺:你小時候吃太多油漆碎片了嗎?這句話常用來揶揄對方講了蠢話。」台灣零廢棄聯盟創辦人孫瑋孜博士說,「因為研究發現,鉛暴露與低智商和暴力傾向有顯著關聯性,而美國早在1978年就規定塗料規範,總鉛含量不得超過90ppm(百萬分之一濃度)。」

中國是塗料生產和消費大國,根據國家統計局資料,2019年中國塗料行業總產量為2,464萬噸,同比成長逾40%,再次刷新歷史紀錄。孫瑋孜指出,國際污染物消除網絡(IPEN)調查發現,水性塗料沒有含鉛的問題,油性塗料則可能加入鉛化合物,2014年起該組織和各國非政府組織(NGO)展開一系列調查計劃,揭露油性塗料的高含鉛內幕。

根據中國NGO組織2017年公布的調查結果,高達7成家用塗料含鉛量超標。

鉛毒漆遍及中國和台灣

攤開中國和台灣的分析結果,含鉛超標的塗料普遍存在市售通路,危險程度令人觸目驚心。孫瑋孜表示,中國從2014年著手進行家用塗料的含鉛量調查,2017年公布結果,在141件不同顏色的油性塗料樣本,70%的塗料總鉛含量超過美國規範上限90ppm,其中黃色塗料測出最高的鉛含量,數值為116,000ppm。

台灣調查報告則於在2016年出爐,檢測47件油性塗料,多數樣本用於居家建築,少數幾件為船舶或公園遊憩設施用的防鏽漆。「47件塗料樣本的平均鉛含量超過30,000ppm,鉛含量最高的是一款紅丹漆,高達44萬ppm。」參與調查研究的孫瑋孜掩不住驚訝口吻,「以顏色來看,紅色、黃色和橘色塗料的鉛含量都非常高。」

孫瑋孜說,鉛在油性塗料扮演防鏽、添色和乾燥三大角色,紅丹漆添加的紅色氧化鉛,具有防鏽蝕功能;鉻酸鉛可讓塗料色彩鮮艷,呈現出橙黃色,不過,鉻酸鉛為六價鉻,國際早已認定是致癌物;醋酸鉛則用作乾燥劑,16世紀甚至被拿來當「代糖」,柔化紅酒的酸度,專家推測,知名作曲家貝多芬的死因可能是紅酒里的醋酸鉛,因為他的頭髮在毒理分析中驗出高濃度的鉛。

三千萬中國兒童高血鉛

今年7月底,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純淨地球組織發表研究報告《致命的真相:鉛污染暴露,破壞了兒童未來發展的潛力》,研究顯示全球約有三分之一兒童受鉛中毒影響,大約有8億兒童的血鉛含量超過5ug/dl警戒標準,而中國有3,100多萬兒童的血鉛水平超標,在排行榜中名列第五。

「這絕對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這份報告的主要作者之一、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政策專家尼古拉斯•里斯(Nicholas Rees)說,「我們早就知道鉛的毒害,但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兒童受到影響。」根據這次調查研究,亞洲和非洲尤其是重災區,而塗料是其中一個鉛污染源。

最新研究發現,全球約有三分之一兒童受鉛中毒影響,而中國有3,100多萬兒童的血鉛水平超標。(翻攝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鉛暴露沒有所謂的安全值,兒童尤其是高危險族群。」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臨床教授蘇大成說明,「以嬰幼兒的身體比例來看,頭部特別大,這意味著在發育過程中,神經系統在小時候占有較大的比例,而且小孩子吸收快,同時會在地上爬、到處摸,容易暴露在鉛毒害風險中,導致智力和行為發育受到影響。」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曾經調查分析,家居和裝飾用品是兒童最常見的鉛污染來源。蘇大成指出,塗料隱藏的鉛毒不但可透過呼吸道、消化道進入人體,還可經由胎盤和哺乳傳給嬰幼兒,除了牆面、門窗塗料外,色彩鮮艷的兒童玩具、餐具也是居家潛在的鉛毒來源。

「鉛在血液中的半衰期為30天,在骨頭可高達25年,而鉛對人體所有器官都會有不良影響。」蘇大成提醒不可忽視鉛毒害,最近他帶領的醫學團隊也發現鉛暴露和心血管危險因子有密切正相關,「其中一篇研究分析738位、平均年齡21歲的年輕人,當鉛暴露增加,代謝症候群增加4成左右,動脈硬化也相對增加,而另一篇研究也發現,鉛暴露會增加DNA甲基化,導致早期動脈硬化。」

國外塗料規範大多採用「總鉛量」,中國新版的國家標準也將跟進。

可溶鉛和總鉛的爭議

相較已開發國家,幾十年前已規範塗料的含鉛濃度,中國和台灣不但法令出台慢半拍,含鉛量標準也未跟國際接軌。孫瑋孜指出,中國現行的室內和裝飾塗料法規,規定鉛溶出量不得超出90ppm,不過,根據中國NGO的調查結果顯示,同顏色塗料的可溶性鉛含量和總鉛含量並沒有正比關係,所以採用總鉛含量較具科學準確度。

在專家和民間組織積極倡議下,今年中國接招修訂塗料的國家標準,建築用牆面塗料和木器塗料的鉛限量指標由「可溶鉛」修改為「總鉛」,總鉛限量設定為90ppm,新標準將於12月正式施行。「我們很意外修訂速度這麼快。」不願具名的中國環保志願者說,「接下來,我們會繼續觀察標準生效前和生效後,了解市場塗料是否有變化。」

台灣的含鉛塗料泛濫卻長期無法可管,直到2018年7月才有規範把關,標準更令專家跌破眼鏡。孫瑋孜表示,台灣規定室內用塗料的鉛溶出量不能超出90ppm,室外用塗料則採用總鉛含量,以600ppm為上限,若超過規範量應標註警語「含有害重金屬,不得使用於室內及兒童容易觸及之處」,不過,2019年底市面仍可見沒有標示的高含鉛塗料。

以台灣和中國現況來看,塗料產品標示不清、鉛含量超標等問題依舊存在。孫瑋孜認為,監管單位可能沒有嚴格稽查,或是稽查很被動,另外,店家販售塗料大多依品牌來陳列,並非以塗料功能來作區隔,消費者也可能因誤買而暴露在鉛中毒風險之中。

儘管含鉛塗料規範出台,老舊建築難以擺脫鉛毒隱患。

老舊建築難甩毒窟

此外,老舊建築若未系統性去除含鉛塗料,難以擺脫鉛毒隱憂,以美國來說,含鉛塗料規範已施行近半世紀,根據美國住房及城市發展部估計,超過360萬住宅中的兒童仍面臨鉛中毒風險。今年2月《國際環境研究與公共衛生期刊》一篇研究指出,生活在老舊房屋的黑人兒童,血鉛濃度超標的可能性比生活在同樣環境中的白人兒童高6倍。

「疾病的根源就在你們家,一方土水一方病就是這道理。」蘇大成強調,「當居家環境含鉛量過高,自然會受鉛毒害影響,一旦油漆老化剝落,要儘快刮除、去除污染源。」

中國和台灣很難躲得過鉛污染危機,居家環境、校園和公共空間早已「塗」下沈疴毒患。孫瑋孜曾檢測台灣老公寓的鐵欄杆,表面塗刷乳白色油性塗料,鉛檢出量為10,479ppm,他也曾調查老公園的兒童遊樂設施,9個游具樣本中有7個鉛含量超過5,000ppm,最高的為23.5萬ppm。

孫瑋孜提醒,「這些含高濃度鉛的塗料剝落後會繼續破碎,進入土壤或大氣中,最後進入人體的風險不容小覷。」

消費者如何不被「鉛」絆,主動防堵鉛暴露?孫瑋孜建議,室內塗料最好選擇環保乳膠漆,或是水性乳膠漆。蘇大成也指點三大類「排鉛食物」,第一類是含鉛具相互競爭機制,可以把鉛帶走;第二類是蛋白質食物,蛋白質成分可與體內鉛結合為可溶性化合物,進而阻止人體吸收鉛;第三類是富含維生素C的食物,可以減少鉛在人體的含量,降低鉛對健康造成的傷害。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30/1517644.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