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經緯西東:美國大選血色三角 人類文明生死之戰

只要他們願意,科技巨頭們只需躲在電腦後面,就可以系統性地修改、控制選票數據;只要結果不超出事先程序設計的浮動範圍,一切都可以做得天衣無縫了無痕跡,神鬼不知。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矽谷的大部分捐款和選票,都給了民主黨。今年,出名的左翼扎克伯格向選舉管理部門提供的資金,幾乎與聯邦政府一樣多。

【1】

在歷史的長河中,任何人的一生,不論多麼傳奇,都只是煙花一瞬。我固然十分關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拜登雙方的輸贏,固然毫不掩飾對川普人格魅力和執政戰略的偏愛,但我更關注的,是未來的人類世界,將沿著什麼樣的軌跡、規則和方向發展。

而對於思想者和政治家,比他的個人傳奇、短暫輸贏更重要的,是將給後人留下什麼樣的思想和制度遺產。

【2】

世上很多人,很多事,離得太近,反而看不清,在時間和空間上拉遠一點,反而能更清晰地呈現真相。

今天的美國總統大選,固然是十分焦灼,但兩年前的一篇文章,或許已經無形中透出了今天的許多端倪——這不是胡亂聯繫之下的陰謀論,而是基於事實和邏輯的合理推論。

【3】

2018-11-1416:44,前瞻經濟學人發表Emma Chou文章《預言矽谷是反烏托邦式毀滅的引擎為什麼科技CEO們都愛著尤瓦爾·赫拉利?》文章寫道:

《人類簡史》和《未來簡史》作者、未來主義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擔心,矽谷正在破壞民主,並帶來一個反烏托邦式的地獄,在那裡投票已經過時了。

他擔心,通過創造強大影響力的機器控制數十億人的思想,大型科技公司正在摧毀一個擁有自由意志想法的主權個人。

他擔心,因為技術革命的爆發,需要的勞動力越來越少,矽谷正在創造一個小小的統治階級和一個充滿憤怒的“無用階級”。

矽谷在一定程度上對民主的未來不樂觀。華盛頓變得越混亂,科技界對創造其他東西越感興趣。

今年夏天,將赫拉利推薦給讀書俱樂部的馬克·扎克伯格承認,他對獨裁者凱撒·奧古斯都的迷戀。“基本上,”扎克伯格告訴《紐約客》,“通過一種非常苛刻的方式,他維持了200年的世界和平。”

赫拉利最近的TED演講主題為“為什麼法西斯主義如此誘人——以及你的數據如何為它提供動力”。

當我們登上赫拉利為參觀租來的黑色特斯拉時,他提到了奧爾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他的小說《美麗新世界》震驚了幾代人,這部小說描繪了情緒控制和無痛消費的體制。赫拉利說,今天讀到這本書的讀者經常認為這聽起來很棒。“一切都是如此美好,這樣一來,這本書就是一本非常令人不安的書,因為你真的很難解釋它有什麼問題。”他說,“而今天,你們確實從矽谷的一些人那裡看到了朝向這個方向發展的願景。”

赫拉利說,有趣的是,與政客不同,科技公司不需要新聞自由,因為它們已經控制了信息傳播的方式。他說,他已經讓自己屈服於科技高管的全球統治,並指出了政治家們的處境要糟糕得多。“我遇到了很多這些高科技巨頭,而且他們一般都是好人。”他說,“他們不再是匈奴王阿提拉。在人類領導人的抽籤中,你可能會變得更糟。”

赫拉利告訴觀眾,自由意志是一種幻想,人權只是我們告訴自己的一個故事。他說,政黨可能不再有意義了。他繼續辯論道,自由世界的秩序依賴於諸如“客戶永遠是對的”和“聽從你的內心”這樣的虛構,並且這些想法在人工智慧時代不再適用,因為在這個時代,心靈可以被大規模操縱。

赫拉利後來告訴我,這就是為什麼矽谷對普遍基本收入的概念如此興奮,或者為人們提供的津貼,無論它們是否有效。消息是:“我們不需要你。但我們很善良,所以我們會照顧你。”

【4】

上述文字,在當時也許讀來無感,但是今天,放在美國大選的背景下,是不是很觸目驚心?

今天的大選,仿佛就是上述文字的鏡像!而且,正因為上述文字離今天的時間距離遠,顯得更加理性客觀。

只要他們願意,科技巨頭們只需躲在電腦後面,就可以系統性地修改、控制選票數據;只要結果不超出事先程序設計的浮動範圍,一切都可以做得天衣無縫了無痕跡,神鬼不知。至於大選結果,一切盡在掌握,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另一方面,科技巨頭們預料到大量人口在從“被剝削階層”向“無用階層”的不可逆發展過程中,他們一方面可以通過技術操縱剝奪人們的自由意志,另一方面則通過扶持左傾福利主義的傀儡政權安撫大眾。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矽谷的大部分捐款和選票,都給了民主黨

據悉,今年,出名的左翼扎克伯格向選舉管理部門提供的資金,幾乎與聯邦政府一樣多。

今天還在以為美國的左右兩黨競選可以達到社會平衡的人們,應該睜眼看一看技術霸權的現實。而且,一定要心中有數的是:自有人類以來,最重要、最深刻的革命,都來自科學革命技術革命,它甚至直接影響政治革命和宗教革命。

【5】

今天的美利堅,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技術霸權(引擎),左傾信仰(民情),人口結構(民主黨為了選票,以高福利和選票縱容、拉攏非法移民),形成面目猙獰的“血色三角”,全面侵蝕開國元勛們奠定的立國根基。

而世界上其它國家和地區,並沒有坐山觀虎鬥的資格,除了人口結構不像美國新移民大量湧入之外,其它兩個影響因素,威力一點不亞於美國本土。

而人口因素導致的族群、人種、信仰衝突,在左派思潮源頭的法國,情形未必比美國輕鬆。法國最近發生了XXX斬首事件。在法國,黑人甚至打出了“白人滾出法國”的旗號,他們的理由,一是“人類文明起源於非洲”,二是“黑人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法國白人正在逃離大城市,將核心地區拱手相讓。某種程度上,今日法國正在重蹈美國城市化早期,以及曼德拉執政後,南非約翰尼斯堡都市中心空心化的覆轍。

“電腦系統可以輕鬆地修改成百上千萬的選票,兵不血刃地奪取政權。社交媒體可以全面審查言論,甚至封禁民選總統的聲音。這些僅僅是九牛之一毛。科技越發展,社會越專制。如何防止科技對文明(信仰、道德、倫理、常識)的顛覆,將是人類的終極課題。”(Busschool)

【6】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已經分析了左傾具有自我極化的規律。

很多人以為民主黨在2016年大選慘敗後,會停止極左主義,回歸到那個曾以工人階級為主的政黨。可是,民主黨一把手佩洛西不僅沒有回歸,反而在極左之路上繼續狂奔。民主黨的姐妹四人幫,在極左道路上走得更遠。老王開灰機《翻盤希望劇增,為毛川普永不認輸?》(2020.11.14)寫道:

那個奧馬爾雖然自己淫蕩得一筆,卻要求美國實施XXX宗教法,對全美所有女童實施慘無人道的割禮!特萊布雖然也是XXX教,但她深深愛著祖國巴勒斯坦,並以消滅以色列為己任;至於非裔黑人議員普萊斯利,她的要求比較簡單,就是所有美國人都要向非裔黑人贖罪,永生永世為奴為娼……

四姐妹幫之首的AOC不僅最左,還是2028年最熱門的美國總統人選!

AOC一直試圖推動對年收入1000萬美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實施70%稅率……連一直呼籲提高富人稅率的比爾·蓋茨都忍不住開噴“有些政客現在終於已經變得如此極端,以至於我要說:不!”

之後,AOC對比爾·蓋茨說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從道德角度說,億萬富翁都應該放棄財富”。當然,如果億萬富翁們(比爾·蓋茨)不願意放棄財富,AOC有一百種方法讓他自願……

在無數美國年輕人的瘋狂追捧下,年僅29歲的AOC在2018年改寫美國歷史,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國會女議員!不過,改寫美國歷史也不足以說明AOC真正的實力。比如……

美國所有眾議院議員在 Instagram上的粉絲總數有151萬,其中AOC粉絲占150萬!在tiktok上2024總統人選的應援視頻熱度中,AOC有1億,而川普才1800萬,到了拜登就只有20萬……

最高法院還沒有宣布川普敗選,11月6日, AOC發推呼籲她的支持者們舉報川普支持者,建立“川普支持者資料庫”,統計在川普政府任職的人、川普支持者和幫助川普的人名單,不准許他們任職政府職務、加入公司董事會、擔任教職甚至進入上流社會。甚至株連到川普支持者的孩子……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經緯西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68.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