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黑了川普 火了亞當斯

約翰-亞當斯——美國第二任總統

以前我們有愛國學者稱「美國的基礎教育一踏糊塗,中學生算不會簡單的數學題」,這話我們都以為是黑美國的。沒想到,昨天大選之日的一幕幕真的驗證了這個說法,美國人確實算數很爛。

先看這道題:10000的1%=?正確答案應該是100吧?

那麼300萬的百分之一,是不是3萬?

但美國民主黨告訴世界,300萬的百分之一=19萬。

事情是這樣的:威斯康辛凌晨12:30,點票2994050票,顯示占總票數的94%,也就是說總票數應該是3185159。總票數的百分之一應該是3萬多;

按這個比率計算,剩下的6%的票數應該是不到19萬票。

然而,到了凌晨2:08,這個州點票數上升到3205993,顯示點票率為95%,總票數變成3374729,而總票數的百分之一神奇地變成了21萬多!

這就是本次美國大選「敗燈逆轉川普」的原因。

然後,左派政客和媒體繼續為敗燈勝選造勢,繼續一本正經地推算其它未開票州的選情,總之要像佩洛西之前的「聖旨」所說的那樣:敗燈一定要在1月20日宣誓就職,入主白宮!

現在的問題不是問你信不信,而是問你服不服。以前看過一個短視頻,講的是2+2=5的故事,我一直以為那對美國來說是天方夜譚,但現在我已經確信,視頻中那些可憐的孩子就是現在的美國人。

川普說要告到最高法院,許多人也認為川普提名改變了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與放縱派的比例,因此上訴高院肯定能夠找回公道。而我則認為並不樂觀。因為所謂的保守派法官,他們糾結更多的是「墮胎、同性戀」這些問題,而面對川普的訴求,他們更可能要尊重「民意」,然而,在黑墨綠橫行美國,CNN忽悠美國,推特臉書管制美國,政商精英操控美國的時代,他們真能聽到民意嗎?

因此,在傳統的大選程序內,包括最高法院的裁決範圍內,川普被黑的概率遠遠大於他在大選中的得票率。

問題出在哪裡呢?當然不是美國人的數學差,視頻中非要讓學生承認2+2=5的老師當然不是不知道2+2=4,而是有更深的目的。

什麼目的?今天看到許多人翻出了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的一段話:

「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

亞當斯的這段話,才是「敗燈逆轉川普」的根本原因!是美國當初制定的憲法,已經不適合於現在的美籍人民。

美國憲法第六條規定:參議員和眾議員,各州州議會議員,以及合眾國和各州所有行政和司法官員,應宣誓或作代誓宣言擁護本憲法;但決不得以宗教信仰作為擔任合眾國屬下任何官職或公職的必要資格

美國獨立,其宣言以洛克的政治哲學為理論指導,但是立憲者又忽視了洛克在信仰上的教導。這種忽視也是有原因的,因為當時的開國者中儘管多是自然神論者,但大體還都在基督教傳統文化語境中言行,當時美國的民眾也大體上都是基督徒,所以憲法第六條中的「宗教信仰」指的僅僅是新教內部的各教派,都在洛克「宗教寬容」的範圍內。

但是制憲者們沒有考慮到,美國的移民政策和日益深入地人本啟蒙,會日益擠壓美國的新教基礎,這一條本來有益於化解新教教派之爭的憲法,後來卻成了排斥新教、外道侵入的護身符。

亞當斯看到了這個隱患,因此在200年前發出了這段令人心驚的言論。

有人說:不是川普不可以輸,而是拜登以這種方式當選讓所有的美國愛國者都心涼。美國強大的背後是美元,美元強大的背後是人們對美國的信任。拜登這樣當選,是所有想讓美國強大,熱愛美國精神和美國價值觀的人感到痛心。倘若拜登當選,美國人還會相信美國,以美國自豪嗎?想想那麼多美國的川普支持者,那麼多遊行,在以色列,在日本,在波蘭,在英國,在奈及利亞,拜登當選,他們還能再相信美國嗎?

美國成為美國,成為世界的中心,成為人們信任的世界中心花了兩百年,這種信任是無價之寶,而失去信任則只需要一次這樣系統性的選舉舞弊。

最後再重溫一遍亞當斯的真知灼見:「我們的政府不具備能力去對付不受倫理和宗教約束的人類情感,我們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憲法只適合於有道德與信仰的人民。」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西奈山峰 太初之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2/152588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