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西塞羅 : 馬拉度納去世了 可我並不懷念他

作者:

寫下這個標題,我就知道不少阿根廷球迷已經直接取關,點進來看的朋友,向你致謝,我希望您花點時間把它看完,看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其實,我很崇拜馬拉度納,小時候。

作為一個小學三年級就掛靴了偽球迷,我們這些人對足球的感情更多來源於父輩的灌輸,所以我們對馬拉度納、貝利、貝肯鮑爾、巴喬這些名字的情誼,比C羅、梅西還要深。而在這其中,最令人著迷的,無疑又是馬拉度納。

看過很多相關影像資料後,我得出一個論斷。一個男人對於馬拉度納的崇拜與迷戀,其實是超乎足球之外的。

你迷戀他,不僅因為他在球場上展現出的超強控制力,那魔術般控球,那靈光乍現的表演,更是因為這個人在球場上面對上萬球迷時那一呼百應的“王者歸來”感。

球場上的馬拉度納,就宛如羅馬凱旋儀式上的英白拉多,舉手投足都能得到阿根廷球迷近乎瘋狂的歡呼與追捧。而沒有任何一個男人,不曾夢想過自己也能獲得如此的輝煌與榮耀。

所以我們被阿根廷人傳染了,我們也瘋狂崇拜馬拉度納——他是球場上拿破崙,無論氣質還是身高,的確都很像。

但當我稍長大一些之後,我就開始隱隱感到,阿根廷人對馬拉度納這種崇拜,似乎瘋狂到了有點問題。

1994年美國世界盃,馬拉度納因被指控服用興奮劑,被驅逐出賽場,從此掛靴,憤怒的阿根廷人包圍了美國駐阿大使館,差點鬧出外交事件。

當然這還可以理解,興奮劑麼,這事兒從來扯不清。

2010年,馬拉度納任主教練,率阿根廷隊征戰南非世界盃,四分之一決賽0-4慘敗給了德國隊,這件事情,以及馬拉度納之前任職主教練時的種種行徑,讓阿根廷足協總算下定決心,斗膽做了一個正確決定:與馬拉度納解約。

這一下可捅了馬蜂窩,阿根廷足協在國內被罵成了臭狗屎,甚至有極端球迷身懷兇器,衝進阿根廷足協辦公地,要跟“陷害我們民族英雄的腐敗官僚”一命抵一命。

這個世界上想不開的人很多,有宗教恐怖主義、有民族恐怖主義、有環保恐怖主義,但誰也沒想到,馬拉度納被炒魷魚,差點讓全世界見識了一次“足球恐怖主義”。

於是,我不得不好好查證一番,這個馬拉度納的如此的魅力,究竟何來呢?阿根廷人,為何執著於為他而瘋狂,為他而哭泣?

我由近及遠、由淺及深,給您講三個故事,您就明白了。

1

馬拉度納一生中踢過無數場好球,但真正讓他一戰封神,從“足球英雄”脫變為“民族英雄”的,是1986年的世界盃。

在四分之一決賽當中,阿根廷碰上了英格蘭,比賽進行到下半場第6分鐘,雙方仍然戰成0:0平手。這個時候,馬拉度納在與英國守門員的一次爭頂當中,用手將球打入球門。由於他的個子矮小,動作也十分隱蔽,主裁判沒有發現,並判此球有效。這成為了決定該場比賽勝負走向的一球。並最終在此屆世界盃上成功捧杯。

但1986年的時候,比賽攝影記錄措施已經非常之發達,賽後英國人找到了充分的錄影和照片來證明,馬拉度納這球就是用手打進的。還把這些照片貼的到處都是,說馬拉度納這是“魔鬼之手”。

而馬拉度納的回應是:“打入這個進球的一半是上帝之手,一半是馬拉度納的腦袋”

這就是“上帝之手”一說的由來。

其實說白了,就是耍流氓麼。

但令人意外的是,幾乎全體阿根廷人都瘋狂的支持馬拉度納的這個說法,阿根廷的媒體將“上帝之手”引申為“上帝借馬拉度納對罪惡的英國人的懲罰。”

原來在此前的1982年,英國與阿根廷剛剛打了馬島戰役,在大英帝國“垂死病中驚坐起”的最後掙扎里,阿根廷從剛開始的群情激昂、志在必得,直接被打蔫兒了。不得不服軟,繼續接受英國對馬島的占領。

但他們始終憋著一口氣,想報復英國人,不能在戰場上,就在球場上。

於是,馬拉度納就成了站在那個民族主義情緒風口上的人,他的犯規與犯規之後的蠻橫狡辯,讓他在阿根廷國內一下子被披上了“復仇者”和“上帝代言人”的外衣,從足球英雄,一下子成了民族英雄。從此批不得、碰不得了。

一個球王,最出名的一次進球居然是一次犯規,這想想也挺可悲的吧。

2

但事實上,阿根廷這個國家,將足球、政治、犯規和民族主義情緒硬攪和在一起,不是第一次了。

追根溯源,阿根廷之所以要去發動那場馬島戰爭,並不是什麼民族大義——英國在當時其實已經與阿根廷展開了對馬島問題的談判,這個老邁的帝國當時本已不太想保留這個沒油水的遙遠殖民地了。

阿根廷1982年首先發動馬島戰爭,其實更多是為了轉移國內的視線,1981年,阿根廷軍頭加爾鐵里推翻前軍頭魏地拉的統治,走馬上任阿根廷總統,他面臨的是阿根廷當時左右翼嚴重撕裂的政治局面,經濟也是一塌糊塗。為了穩固政權,加爾鐵里上台不到半年就籌劃發動了馬島戰役,結果這場軍事冒險以他的下台而恥辱的告終,也給阿根廷人從此種下了心魔。

而造成這一切爛攤子,剛好也是個球迷,他就是阿根廷前獨裁者魏地拉。

對足球史有所了解的人,大約都聽說過1978年阿根廷世界盃背後的那點爛事兒。當時,正好是魏地拉當政的巔峰時期。這位好大喜功的總統認為,阿根廷需要一場大型賽事來讓國際社會見證它的繁榮,而且阿根廷隊必須在這場世界盃上奪冠。

因為在當時,在魏地拉極力的粉飾太平之下,阿根廷已經是民生凋敝、暗流涌動了,全國範圍內對反對者的迫害已經開始。

但外強中乾的魏地拉經受不了一次慘敗,哪怕是球場上的也不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海邊的西塞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8/1528220.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