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當邪惡成了主導

作者:

中共高層智囊翟東升的「搞定」美國演講,在美國瘋傳,連川普都轉推。接下來這兩天也爆出中國如何「搞定」美國的某些細節。

霍士主播Tucker Carlson在節目中,解釋了從90年代起,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的精英影響美國政策。他說,華盛頓精英一直告訴人們,對美國威脅最大的國家是俄羅斯,川普2016年當選後,「通俄門」就擾攘不止,儘管拿不出實據,但政界和傳媒就死咬不放。Carlson說,「這(通俄門)是一個謊言,我們都知道這一點。俄羅斯從來沒有權力或金錢來控制我們的政府,也沒有證據表明他們甚至嘗試過。」俄羅斯沒有金錢實力,跟美國沒有經濟上的連結關係,社會、文化的聯繫不多,為甚麼政界、傳媒在「通俄門」上如此歇斯底里地咆哮呢?Carlson認為這是為了轉移公眾的注意力,為了掩蓋一些真實的、對美國所有人都有威脅的東西,那就是美國政治和金融精英與中共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讓他們中的許多人變得非常富有。這解釋了美國政界為甚麼過去對中國不斷貶低美國、對不公平的貿易、對中國掠奪美國智慧財產權、對荷李活的屈膝,都視若無睹。

今年6月,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Charles Lieber被起訴,控告他以每月收受中共五萬美元,換取向北京發送機密和拉攏頂尖科學家到北京。然而,這件事似乎並未被輿論視為醜聞。為甚麼呢?Carlson說,因為很多人也被中共收買了。對於中共這種極具誘惑力的安排,川普就成了一個障礙。基於這個原因,美國最有權勢的精英開始行動選舉新總統。

關於拜登之子與中共的關係,翟東升講話證實了「這些是真的」。這也從另一面解釋了為甚麼大公司、科技巨頭等各方聯合起來極力壓制對亨特電腦醜聞的報導,「因為他們都牽連在裡面」。

前天,蓬佩奧在喬治亞理工學院演講,指當前美國許多大學收受中國資金而出現自我審查的狀況,他點名兩間大學拒絕他到校園發表演說,直指麻省理工學院校長Rafael Reif擔心他的言論會「傷害中國學生和教授的感情」。他指這是中共的用語,大學應該是享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他說,教育部統計自2013年以來,各大學收受中國資金約13億美元,但有許多學校並未報告正確金額。

這兩天美國新聞網站Axios揭發了在2011年至2015年期間,名叫方芳的中國年輕美女,通過長期的金錢(政治籌款)收買和性賄賂,打入美國政界,瞄準了加州灣區和各地有前途的政界新秀,進行可疑的政治情報活動。美國反情報官員認為方芳的上級是中共國安部。2015年在FBI開始調查她的時候,她突然消失,返回中國。顯然是收到風聲。

今年2月,蓬佩奧出席「全國州長協會」的演講透露,2019年北京名叫民智研究院(D&C Think-tank)的智庫,在一份報告中,詳細分析了美國50位州長對中國的態度,並且逐一點名及貼上標籤:友好、強硬,或者模稜兩可。圖表顯示,50個州長中,對中國友好的占17人,無明顯表態的有13人,模糊的14人,強硬的6人。民智研究院根據統計認為,州長們對中國態度偏向友好。「整體而言,沒有表現出轉為強硬的趨勢」。實際上,被認為對華強硬的6州長中,共和黨籍的喬治亞州州長Brian Kemp,在12月7日被川普質問,為何拒絕進行選票的「簽名驗證」。他恐怕已經對中國友好了。

中國對美國的滲透,對各界特別是政界所下的功夫,可謂深耕細作,金錢美色全面出擊,有長遠目標。當邪惡成了主導,堅守道德的美國人的覺醒就太遲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12/1533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