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挪用的巨款到哪裡去了?

作者:
毛澤東既然是超級特大富翁,花起錢來自然有超級特大富翁的派頭。綜合這些年中國大陸書報雜誌的記載,從1965年至1976年2月,毛澤東先後9次提取了38萬元人民幣和2萬美元給了江青;從1967年至1976年5月,毛澤東先後5次提取15萬元給張玉鳳,給護士吳某2.5萬元。毛澤東還曾先後兩次送給汪東興4萬元。江青、張玉鳳、護士吳某都是毛澤東貼身女人,汪東興則是負責毛澤東安全保衛的保鏢頭,無疑是要特殊打賞的。

1919~1920年間,先後有1600多名中國知識青年赴法國勤工儉學,李石曾、吳玉章、吳稚暉、張繼以及時任教育總長的蔡元培功不可沒;這段時間裡,蔡和森、毛澤東都在北京,也在忙這件事。但毛澤東轟轟隆隆組織不少人赴法勤工儉學,臨要走時他又不去了。去不去法國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想法,蔡和森、毛澤東這對同學好友一起在北京組織張羅這件事,毛卻不去了,蔡和森卻不問毛為什麼。似乎,至今也少有人問為什麼。

然而眾所周知,毛澤東轟轟隆隆組織中國青年赴法勤工儉學期間,有人為赴法勤工儉學的各地學生籌措的兩萬銀元交給毛澤東。毛是怎麼花的,也成為懸案。兩萬銀元不是筆小錢,毛在北大紅樓每月才8塊銀元,他得干200多年才能掙到這些錢。這筆錢都怎麼花的,蔡和森也許知道,但蔡和森死了。

然而,蔡和森死了,當年赴法的人還有沒死的。唐鐸《回憶五四時期的留法勤工儉學運動》中說,「我們在北京,一邊參加五四愛國運動,一邊積極準備赴法勤工儉學,每天的生活都很緊張。我們都是些離鄉背井的窮學生,家裡無法接濟,時間拖長了,吃飯就成了大問題。我們只好一面繼續交涉,一面自己找點工作做……大約在1920年初,我同肖子璋等同志一起到了上海。因為還沒有弄到赴法的路費,還是沒有法子出國,只好在上海又進了一個湖南資本家開辦的恆豐紗廠去作工。直到這一年的四月,熊希齡才在輿論壓力下,不得不同意貸款給湖南留法勤工儉學學生。此外還規定,到法國以後,要以勤工儉學之所得,於三年內儲款還清。儘管如此,旅費問題總算是解決了,我們是非常高興的。這次得到貸款的湖南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共有四十人。」從這段回憶看出,這裡壓根沒提毛澤東手裡的兩萬籌款。毛澤東手裡的兩萬籌款都給誰了?是不是唐鐸和肖子璋等四十人先出國了,毛澤東才後籌到的錢?那麼再看一段回憶,廖沖緒《淺論留法勤工儉學運動對毛澤東的影響》中說,「當時,大多留學生都從上海出發。為送別赴法留學人員,毛澤東先後在1919年3月、12月和1920年5月三赴上海。其間,毛澤東在上海主持召開了著名的新民學會半松園會議……在上海期間,毛澤東曾找章士釗幫忙,經章士釗熱情相助,發動社會各界名流捐款,共籌集兩萬銀元。」這段回憶談到兩個問題:一是毛1920年5月最後一次赴上海。二是毛確實經章士釗幫忙,籌集到兩萬銀元。那麼,1920年5月最後一次赴上海送走的是哪些赴法勤工儉學的學生呢?廖沖緒說,「1920年5月9日,我和肖子璋、肖拔、孫發力等同志一起,乘法國郵船『阿芒伯西號』,離開熙熙攘攘的上海,踏上了赴法留學的航程。我們這一批赴法勤工儉學生約有一百三十多人,來自全國各地,其中湖南、廣東、四川的較多。這些人中除少數家庭經濟寬裕的是自籌款項,大部分都是向華工局或省教育會貸款解決旅費問題的。同船前往法國的,還有趙世炎和傅鍾等同志。」這裡可以看出,唐鐸和肖子璋等一百三十多人就是毛最後送走的一批人,但這裡依然沒有提到毛澤東手裡的兩萬籌款。

那麼,毛澤東手裡的籌款都給誰了?這個問題幾十年後毛自已作了解釋,這個解釋是章含之說的,相信章不會醜化毛澤東。章含之《跨過厚厚的大紅門》中說,「1963年起,毛主席以『還債』為由,每年春節送父親兩千元,父親堅決不要。我轉達他的意思,對主席說父親當年為他徵集的兩萬銀元不是他個人的錢,是社會各界響應他的呼籲,為青年學生赴歐洲深造而募集的,所以他不能接受主席的還款。毛主席聽後大笑,說『行老就是這個脾氣!他這個人真是兩袖清風啊!』隨即,毛主席對我說:『你這個共產黨員也不懂我的意思嗎?我哪裡是真的還錢嘛!這錢是還不清的!那時候,黨剛成立,經費非常緊張。行老這筆錢,我們派了大用場。一部分同志用這個錢去了歐洲,另一部分錢,我拿到湖南搞秋收起義,後來上了井岡山。這哪裡是用錢還得清的?我是要給行老一點補貼。解放了,他沒有那些財主給他錢花了,全靠工資。我知道他缺錢,他愛幫人忙,替共產黨接濟了不少我們照顧不到的人。我很謝謝他,要給他一點補貼才好。』」

在這裡,毛澤東說「那時候,黨剛成立,經費非常緊張。行老這筆錢,我們派了大用場。一部分同志用這個錢去了歐洲,另一部分錢,我拿到湖南搞秋收起義,後來上了井岡山。」毛澤東的這個解釋有沒有問題?當然有問題。問題是,1920年中共都還沒有成立!

其實,1921年中共「一大」時,毛還不是中共黨員。中共主要創始人和早期領導人之一李達後來曾回憶一大召開的情景時說:「毛澤東接到他的通知後,便邀上何叔衡來到上海。他倆找到李達後,李達問:『你們是C.P.還是S.Y.?』(C.P.是共產黨的英文縮寫,S.Y.是社會主義青年團的英文縮寫),毛澤東說:『我們是S.Y.。』李達說:『我們是開C.P.的會,你們既然來了,就參加C.P.開會吧,會後回湖南就組織C.P。』(見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李達評傳》)」。1921年中共成立時毛還不是黨員,怎麼能說1920年黨的經費非常緊張云云?!

那麼毛手裡的錢到到底是哪「一部分同志用這個錢去了歐洲」?湖南籍的赴法學生沒有得到毛澤東手裡的錢,四川籍的趙世炎、鄧小平陳毅、聶榮臻等更不會拿到,連密友蕭子璋(蕭三)也是靠貸款去了法國。在蔡暢、李富春、李維漢這些同志回憶錄里,無一人回憶曾得到毛澤東籌款的幫助。至於「另一部分錢,我拿到湖南搞秋收起義,後來上了井岡山」云云,就更是破綻百出了。難道1920年拿到這筆錢後,毛澤東能神仙一般預測到第二年會加入中共,7年後用這筆錢搞秋收起義、上井岡山?!

歷史上的一些人和事,最怕細心和考證。細心看,總會看出一些問題來。

毛澤東唯一嫡孫毛新宇發表的文章《爺爺激勵我成長》中說,「爺爺一生艱苦樸素,穿過的兩件睡衣打著59個和67個補丁。」這是最能體現毛澤東無產特徵的一句話。但毛澤東果真無產?果真不捨得用錢?其實大謬不然。實際上毛澤東是驚人的超級特大富翁,錢花在身邊女人、衛士身上的數量也是非常驚人的,簡直是揮金如土。世人只看得見毛澤東的無產假象而看不見毛澤東的超級富翁真相,是因為這個體制內有嚴格的保密措施,將真相嚴密包裹起來、封存起來,絕對不讓世人看見真相。在毛澤東去世26年後,毛澤東的特大富翁真相才在小範圍解密,讓少量的人見到了毛澤東的超級富翁風采。

1961年9月,蒙哥馬利第二次訪問中國大陸地區。政治上幼稚而天真的將軍,問毛澤東準備的繼承人是誰?毛澤東說:「這個詞不好,我一無土地,二無房產,銀行里也沒有存款,繼承我什麼呀?紅領巾唱歌:『我們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我看叫『接班人』好……」毛澤東當時已有1百多萬元人民幣存款,但是張嘴就撒謊沒有存款。請看《毛澤東人生紀實》的一段:「除工資外,毛澤東擁有大筆稿費。在50年代,稿費數額就達人民幣100多萬元……把這筆巨款全部交到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保管。」可見毛澤東的巨款並不交公,只是交給中央辦公廳特別會計室保管而已。特別會計室不可能保存那麼多現金,還是得到銀行幫毛澤東存起來。毛澤東在銀行里有存款嗎?答案毫無疑問是肯定的:「有」。

除了知道中共中央辦公廳有特別會計室,沒聽說過哪個單位有特別會計室;不知道當時中共中央辦公廳的特別會計室是否專門為毛澤東服務而設置,若是如此,剩下的問題是:該機構運轉所需辦公費用、人員工資等等支出,是從毛澤東私人小金庫開支還是從國庫開支。

2004年11月18日,廣州《老人報》第6版刊文《關於毛澤東稿酬的爭議》,人們從中得知毛澤東生前有天文數字的存款,是2003年7月才解密的。中共河北省委黨史研究室、河北省中共黨史學會主辦的《黨史博採》雜誌2004年第9期《毛澤東億萬稿酬處置內幕》、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主辦《黨史文苑》雜誌2004年第5期《毛澤東億萬稿酬的爭議》,進一步證明:毛澤東在1976年的時候有大量私人存款,存款量超過了足以令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窮困的中國人目瞪口呆的7600萬元。其中7582萬餘元,是毛澤東以「中共中央中南海第一黨小組」名義開戶存放的,以「毛澤東」之名開戶存放的數十萬元,在當時中國的私人存款中,都駭人聽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之初,大肆提倡「讓一部人先富起來」,期望標準是「萬元戶」;在1976年的時候,毛澤東統治下的九億多中國人中,有數萬元以上存款的恐怕只有毛澤東一人。

在非常貧窮而又仇視私人財富的毛澤東統治區,毛澤東居然擁有那麼多私人存款,實在令人不可思議,也實在太驚人。明朝皇帝朱元璋的故鄉、毛澤東死後中國農村改革開放的發源地安徽省鳳陽縣,1976年人口492764,個人儲蓄存款餘額124.9萬元,全縣個人存款不到毛澤東個人存款的1.7%;1976年鳳陽全縣農村儲蓄存款餘額22.9萬元,農村人口448515人,每人平均存款0.51元,不到毛澤東個人存款的一億四千八百八十萬分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十大將以及不在將帥之列的中共最高級領導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陳雲、鄧小平,25人出生成長的家鄉,分屬現在的7個省2個直轄市22個縣。22個縣的縣誌中,其中9部縣誌既有1976年的個人儲蓄數又有人口數,9縣合計7224608人,個人儲蓄存款餘額3751.1萬元。9個縣個人存款總量不到毛澤東個人存款的一半,人均5.19元,不到毛澤東個人存款的一千四百萬分之一。

在1927年湖南秋收暴動之後,1949年進駐北京之前,毛澤東曾經長期住宿過的地方有三個:江西瑞金、陝西延安、河北平山。1976年,江西瑞金有408619人,全縣個人存款不到毛澤東個人存款的4%;延安農民人均年度純收入,公社化至文革前45元,「文化大革命」時期52元;平山農民集體化以後1956年至1976年人均年度收入,最高68元,最低29元。這些農民的純收入,其實未必都是錢,更多的是難以兌現的帳。現在大陸各地都已經編纂、出版了現代版縣誌,有心了解1976年前後當地人口數及個人儲蓄餘額的人,到當地圖書館去查閱本地史志即可。

「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寧要一個沒文化的勞動者,而不要一個有文化的剝削者、精神貴族」,就是當時最精闢、最形象的政治語言,高度概括地說明了毛澤東時代中國人的處境。在毛澤東時代這種越窮越光榮、越窮越革命、窮困至極的畸形社會主義社會,以大公無私著稱的無產領袖毛澤東,實際上卻絕密地擁有高出一千多萬人的私人存款加起來才擁有的私財,是中國大陸獨一無二的超級特大富翁。

毛澤東既然是超級特大富翁,花起錢來自然有超級特大富翁的派頭。綜合這些年中國大陸書報雜誌的記載,從1965年至1976年2月,毛澤東先後9次提取了38萬元人民幣和2萬美元給了江青;從1967年至1976年5月,毛澤東先後5次提取15萬元給張玉鳳,給護士吳某2.5萬元。毛澤東還曾先後兩次送給汪東興4萬元。江青、張玉鳳、護士吳某都是毛澤東貼身女人,汪東興則是負責毛澤東安全保衛的保鏢頭,無疑是要特殊打賞的。

1975年,毛澤東還讓手下人給賀子珍送去2萬元,對於這位1928年取代「人間知己」楊開慧妻子位置,然而到了1937年還是被自己拋棄的老情人,女兒李敏的母親,超級特大富翁毛澤東賞點錢安慰安慰她,倒也在情在理。

雖然毛澤東揮金如土,但是他說自己討厭錢。《毛澤東人生紀實》有一段描述:「毛澤東經常在生活上關心身邊的工作人員,在警衛人員為他開列的經濟支出表中,專門有一項就是幫助生活困難的同志。有一次,毛澤東正在看文件,見李銀橋遞來牛皮紙袋,就像接公文一樣接過去,準備掏出來看。『給老張的錢,主席過過目吧。』話音未落,毛澤東神色有變,就像無意中抓了一隻癩蛤蟆那麼糟糕,一下子就把牛皮紙袋扔開了。『拿開!交代了你就辦,誰叫你拿來的?』毛澤東皺起眉頭搓手,好像指頭髒污了,『我不摸錢,以後你要注意呢!』李銀橋離開毛澤東到天津工作後,也時常回北京看望毛澤東。一次交談中,毛澤東聽說李銀橋家鄉遭了災,便吩咐秘書從他的稿費中支出1000元幫助他。當秘書將裝有錢的牛皮袋放到毛澤東的桌子上時,毛澤東遠遠地比劃手勢,說:『你拿去,可以解決一些困難。』『不行,主席,我不要,我不缺錢,我不能要。』李銀橋連連搖頭。毛澤東多次幫助過他,他實在不好意思。『怎麼,你是要讓我摸錢嗎?』毛澤東做出抓那隻牛皮紙袋的樣子。『不,不,我要,我自己拿。』李銀橋趕緊拿起了那裝有1000元的牛皮紙袋。毛澤東說:『這就對了。你還記得,我不摸錢,我就討厭錢。』」其實,粵、贛、湘、鄂、川、渝、晉、皖、蘇、滬10省市15個縣到1976年底為止,人均儲蓄存款餘額最高不到18元,最低2元以下,一千多萬人平均不到5元。與之相比,超級富翁毛澤東給江青、張玉鳳、護士吳某、汪東興、賀子珍,以及給老張、李銀橋等身邊工作人員的賞錢,都是驚人的巨款。

現在,毛澤東已經謝世30多年了,1920年毛澤東經章士釗幫忙籌集到的兩萬銀元下落不明,似乎已經再無必要追究。但令毛澤東時代窮困的中國人目瞪口呆的7600萬元,到現在應該滾到了一個天文數字。毛澤東對外國人撒謊「銀行里也沒有存款」可以不計較,但這筆巨款,到哪裡去了,卻是人們應該關心的。因為,經歷過毛澤東時代貧困生活的人現在至少還有數億人,這些錢無疑都是這數億老百姓的膏血。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208/1554769.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