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KOL和民族基因問題

作者:
畢竟不是陳奕迅劉德華,或者馬雲在香港賣房子吧?真是見識問題。於是這下好,堡壘可以從內部攻破。有這樣的盟友,你不需要敵人。香港人——尤其自命讀過兩本書的——沒有讀通歷史、人性、哲學,與共產黨鬥,秀才遇見兵也不如,更僅如一批小學生郊遊,森林遇到了老虎。

據報流亡海外的抗爭軍師型KOL在香港出售物業,套現四千三百萬,網民譁然,大呼:「KOL本身都大把錢,你仲畀錢佢做乜九」、「無數手足需要面對法律和家人生活等等嘅經濟問題,點解大家唔幫咗佢哋先」,而且「佢哋都無國際線,香港一有事就拍拍囉柚走咁錫身,喺節目嘆嚇氣耐唔耐流眼淚、自己就處於安樂鄉」,呼籲停止課金惠顧。

出售物業,價值四千多萬而套現,不算大數目。在養和醫生、中環律師、投資銀行精算師分析員之精英界別之中,物業放售,得此等利潤,僅小菜一碟。

但是在傳媒工作者、所謂文化人、學院文人的眼中,這就是畢生難得的巨款了。唯爆出此一交易人士身份之傳媒,正是民主派的報紙。

於是在黃色圈網絡,先掀起一陣竊竊私語。形勢進入新階段,數以千計的抗爭年輕人,身陷囹圄,或面臨被起訴,他們來自基層。一年來一起抗爭,若曾經積極鼓勵和策劃的指揮人士,現在可以席捲幾千萬安全撤退,離岸繼續安全發聲,同時接受課金,在帳面上,形成的貧富懸殊,就有一點點道德的爭議。

何況網民之中,必有對家的勢力摻糊在內,挑撥分化,不斷強調為什麼他有錢、他安全;你們貧窮,你們身在黑獄?當初的「齊上齊落」號召,又去了那裡?

其中質疑的人,又以文人為先。文人沒見過大錢。傳媒工作者低薪,見到有昔日之同行有幾千萬房產套現,視之為大新聞,一些學者教授,雖自稱支持民主自由,卻自命學識才華不凡,因命運不濟,或淪為唐人街加燦,或蹲踎於三等學院,忍受玻璃天花板擠壓之下的低薪。這種人先離開了香港,錯過了香港二十年地產投資賺大錢的好日子,今日更視非正統的KOL為仇寇,聞說KOL們學養高,更月入高達港幣百萬,孔乙己之中國基因發作,心理不平衡,偶而越洋發出痛苦而仇恨的詛咒——畢竟還是中國人——因此,KOL變賣物業,一家民主傳媒,若懂得政治,就會選擇低調。

畢竟不是陳奕迅劉德華,或者馬雲在香港賣房子吧?真是見識問題。於是這下好,堡壘可以從內部攻破。有這樣的盟友,你不需要敵人。香港人——尤其自命讀過兩本書的——沒有讀通歷史、人性、哲學,與共產黨鬥,秀才遇見兵也不如,更僅如一批小學生郊遊,森林遇到了老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527.html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