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加國家庭醫生:患者接種疫苗後62%出現血栓 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努力工作或玩耍

一名卑詩省醫生對他的患者進行檢查後,冒著失去行醫執照的風險向公眾提出警告,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後可能產生的血栓,會給身體帶來「不可避免」的損害。

一名卑詩省醫生對他的患者進行檢查後,冒著失去行醫執照的風險向公眾提出警告,接種COVID-19(中共病毒)疫苗後可能產生的血栓,會給身體帶來「不可避免」的損害。

據Western Standard新聞網報導,最近幾周,在卑詩省執業了28年的家庭醫生霍夫(Charles Hoffe)在尋找過去4到7天內接受過COVID-19疫苗注射的患者。他給這些患者進行了D-dimer test測試,這是唯一可以發現存在新血栓的測試。

他說:「到目前為止,他們中的62%有血栓的證據。這意味著大多數人出現了血栓,但他們甚至不知道有這回事。」

霍夫的6名患者出現了努力耐受性(effort tolerance)降低症狀,這意味著他們無法像以前那樣努力工作或玩耍。

「一旦你肺部有相當多的血管被阻塞,你的心臟就會對抗更大的阻力泵血……這種情況被稱為肺動脈高壓。」霍夫說。

他說:「可怕的是,肺動脈高壓患者通常會在3年內死於右側心力衰竭。因此,對這種傷害機制的巨大擔憂是:疫苗注射會造成永久性傷害。」

霍夫表示,這些血栓小而且分散,無法在CT掃描、血管造影或MRI上顯示出來,但其數量多到足以造成損害。

「你身體裡有一些組織,比如腸道、肝臟和腎臟,能再生到相當好的程度。但是大腦、脊髓、心肌和肺都不能,它們受損後,那是永久性的。」他說,「不僅長期前景非常嚴峻,而且每一次再注射疫苗,傷害都會不斷迭加,它是累積的。」

疫苗副作用是敏感話題

霍夫說,他有10名患者接受疫苗注射後出現呼吸急促或持續的神經系統問題。當他開始看到接種疫苗後的患者出現新的和持久的問題時,他給當地醫療保健機構發電子郵件,建議考慮暫停注射疫苗,並進行相關的評估。

隨後,卑詩省內科和外科醫生學會禁止霍夫對疫苗發表任何負面評論,以免引起「疫苗猶豫」。他被禁止進入當地醫院的急診病房,但仍可當家庭醫生。

薩斯卡通居民范‧達姆(Kathryn van Dam)64歲的丈夫在接種第二劑疫苗後不久死亡。醫生說他是因心臟病去世,但范‧達姆認為,是疫苗導致她丈夫死亡。

她丈夫於4月5日注射了第一劑疫苗,隨後出現了下背部到身體側面激烈疼痛。

在他打算注射第二劑的前兩周,范‧達姆曾試圖說服她丈夫放棄注射疫苗。她說:「他態度很堅決,說這是我們讓經濟重新運轉的唯一出路,還可以讓我們能夠旅行。」

這名丈夫於6月9日注射了第二劑疫苗,當天(周三)看起來很好。周四和周五他睡得很多。范‧達姆說,周六,他像往常一樣早起,煮了咖啡,然後在沙發上再小睡一會。自那以後,他就沒再醒過來。

范‧達姆說,她曾問過驗屍官,通過屍檢能否確定死因是否與疫苗有關。驗屍官說,這不可能確定。

然後,范‧達姆去找傳染病專家談。她說,那名專家對她說,無法確定是否是因為接種了疫苗,他還說他沒聽說過任何死亡事件。范‧達姆表示,當他們說沒聽說過任何死亡事件時,「我想,這條路沒有意義,他們都在撒謊」。

實際上,到5月18日,歐盟的記錄已顯示,有10,570人死於COVID-19疫苗。6月7日,美國政府的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錄得5,888人死於疫苗。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722/1622548.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