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梳子姐:恆大在過苦日子,地主家真沒餘糧了

地主家沒有餘糧,這不是什麼可笑可樂的事情。2019年,恆大及其掌舵人許家印用602億納稅和40億捐贈額,詮釋了企業家的責任擔當,如今拼命自救還債也是一種責任擔當。關鍵時刻總會著國家大勢走,恆大的政治覺悟也決定了他不能輕易倒下。

熬過苦日子,度過緊日子,才會迎來好日子。

小商小販如此,富豪大戶也是如此。

9月1日,恆大集團舉行「保交樓」軍令狀簽署大會。

在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帶領下,集團8位副總率八大保交樓專項工作組及各省公司董事長率班子成員、項目總,鄭重簽署了軍令狀,誓以最大決心、最大力度保質保量完成樓盤交付。

既然叫軍令狀,就不是鬧著玩的,這也標誌著恆大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去年以來,關於恆大資金鍊斷裂、負債率過高的傳言就一直不斷。

7月份,河南洪災。

良心企業鴻星爾克捐了5000萬,恆大集團咬咬牙也才捐了2000萬。

一年前武漢抗疫時,恆大僅現金就一次性捐了2億,還有其他不計其數的物資。

如今老家河南受災,許家印只能拿出2000萬,這與他的一貫風格極不相符。

僅僅過了一年,恆大到底發生了什麼?

01

2020年8月31日,恆大向廣東省政府寫了一個簡短的情況報告。

大意是恆大出現1300億的戰略投資失誤,導致資金鍊斷裂,需要政府出手相救,要不然會引發金融系統性風險,嚴重影響就業和社會問題,引發大規模群體性維權,嚴重影響資本市場健康穩定。

求救也好,要挾也罷,恆大遭難政府豈能坐視不管。

最終通過債轉股方式,恆大以30億的微小代價解除了1300億的債務包袱。

闖過這一關,還沒來及喘口氣,接下來的日子更不好過。

2021年1月1日起,銀行全面推行限制開發商融資「三條紅線」,對資產負債率、淨負債率和現金短債比作出嚴格要求。

「三條紅線」成為緊箍咒,所有房地產公司無一倖免,並且攤子鋪得越大受影響越大。

為了應對這一危機,恆大通過降價促銷加快回款進度,上半年累計銷售回款3211.9億元,相應銷售均價8294.7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的9029.8元/平方米有大幅下降。

最荒唐的事是,人人都嫌房子貴,可一旦降價卻誰都不允許。

恆大房子降價,引來的並不是叫好聲,反倒是麻煩。

比如,山東菏澤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就以定價遠低於市場價格、涉嫌不正當競爭為由,對當地恆大房地產項目進行調查處理。

降價雖然減少了利潤,確實回籠了資金。

據恆大給出的數據,6月30日恆大有息負債約5700多億,比去年最高時的8700多億大幅下降了約3000億元,淨負債率已降至100%以下,基本實現許家印提出的「8000多億有息負債降至6000億以下」的目標。

儘管如此,恆大仍然壓力山大。除了降價賣房,能夠變現的辦法還有出售公司各類資產。

上半年,恆大出售恆騰網絡11%股份,回收現金約11.8億港元;出售盛京銀行1.9%股份,總金額10億元;出售深圳市高新投7.08%股權,總金額約10.4億元;出售恆大冰泉49%股權,總金額約20億元;出售5個地產項目股權及非核心資產,總代價約92.7億元。

下一步,還將出售恆大汽車和恆大物業部分股份。

恆大一面千方百計回籠資金,另一面難抵形象和信心下挫後的股票下跌。

一年前,恆大股價最高為27.094港元/股,降到5.54港元/股最低點,跌幅高達79.55%,蒸發了足足3000億港元市值。

8月17日,許家印卸任恆大地產董事長職務,集團回應這只是正常變動。

可是僅僅過了兩天,人民銀行、銀保監會約談恆大集團高管。

約談主要有兩層意思:

一是要求恆大認真落實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戰略部署,努力保持經營穩定,積極化解債務風險,維護房地產市場和金融穩定;

二是依法依規做好重大事項真實信息披露,不傳播並及時澄清不實信息。

至此,恆大危機正式公開化。

02

63歲的許家印,再次面臨人生中的一個大坎,他能否帶領恆大熬過這段艱難的苦日子值得期待。

古往今來連綿不絕,曰恆;天地萬物增益發展,曰大。

這是許家印對恆大的解釋。

1996年成立至今,恆大僅用不足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就躋身世界500強,增益發展可謂奇蹟。

2018年,恆大成為全球最大的房地產企業之一。

許家印富可敵國,一年就賺了200多億美元。

面對記者提問,他霸氣地回應:

我們現在都是談及千億的事,幾個億的事就不說了。

這位河南周口太康縣走出來的窮小子,終於富起來、站起來了。

許家印在多個場合講過,母親因病早逝,自己是半個孤兒,吃著地瓜窩頭長大,最大的渴望是走出農村、吃上白面。

正是基於這份渴望,他在恢復高考後的第二年考上大學,實現了人生的逆轉。

畢業分配到舞陽鋼鐵廠工作10年,後來因為給職工發福利遭調查憤而辭職。

到民營企業打工5年,由於老闆不給漲工資立志創業單幹。

那時的王健林早就風生水起,投資的萬達足球隊奪得甲A冠軍。

2019年,許家印以312億美元身價超過王健林,成為中國第三富豪。

機會不僅留給有準備的人,更是留給有膽量的人。

許家印的成功史,就是中國房地產的膨脹史。

回望恆大的發展進程,經營策略與房地產市場整體節奏十分吻合。

2013至2016年,高負債、高槓桿、高周轉與低成本,瘋狂借錢、瘋狂買地,不放過每一場紅利盛宴。

2017-2019年,低負債、低槓桿、低成本、高周轉,加速賣房、提前還債、減少買地,靠剎車規避風險。

2020年初,高增長、控規模、降負債,踩下急剎車。

恆大發展到這個程度,許家印自有其過人之處。

早年與他共事的鄧凡評價說:

「我特別佩服他的決斷,什麼事情,他都能敏感察覺到危險和關鍵所在。」

應該說,在房地產領域恆大從未失手。

可是離開房地產,恆大的投資卻乏善可陳,投資足球、投資汽車、投資糧油、純淨水基本都是只賠不賺,無不加劇了房地產主業的壓力。

同時,恆大還在慈善與扶貧上手筆驚人。

2015年12月,恆大結對幫扶畢節市,抽調了2108人的扶貧團隊常駐烏蒙山區,無償捐贈110億元。

扶貧濟困、捐資助學、抗震抗疫等大事上,恆大也是不遺餘力,各種慈善公益捐款100多億元。

2018年底,許家印回周口老家探親,每戶村民發3000塊錢,然後再捐6.5個億。

正是靠著這些義舉善行,許家印及恆大贏得了美譽,也讓他在艱難時刻不至於遭受白眼和冷漠。

阿里表現不佳時,曾被警告沒有什麼大而不倒。

03

當恆大陷入困境,樓盤出現停工,我們就會發現一鯨落生萬物並不是那麼美好,巨大資本實體停擺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到無數個普通家庭。

地主家沒有餘糧,這不是什麼可笑可樂的事情。

2019年,恆大及其掌舵人許家印用602億納稅和40億捐贈額,詮釋了企業家的責任擔當,如今拼命自救還債也是一種責任擔當。

關鍵時刻總會著國家大勢走,恆大的政治覺悟也決定了他不能輕易倒下。

硬撐著,軟著陸,希望恆大早點熬過這段苦日子。

只有活下來才能富起來,只有大家都活下來才會共同富裕。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燕梳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0908/1644007.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