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一群痴男迷女,為了一個奇葩,在滿地打滾

作者:

昨天我發一篇能量很正很正的文章,收穫罵聲一片,也沒活兩小時就滅了。我的心啊,真叫一個透心涼。

李雲迪,在我看來,就是一個奇葩,但在中國這群痴男迷女面前,他又是一個人人都想嫖一下的絕世天人。一群沒用的東西!

一說到嫖娼啊出軌啊,中國男人個個都說"褲襠那點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那種滿不在乎的樣子,就像一群慣犯說起吃什麼快餐一樣雲淡風輕。中國女人更甚,一說到嫖娼,這群女人會說"男人嘛,那還怎麼叫男人"。那種不當回事的樣子,這群女人就像每個月都給自己男人做了嫖娼預算似的。

這就叫活得沒有靈魂,又叫沒有敬畏。

什麼叫靈魂呢?

宮崎駿是這樣說的:"當人類用感情和希望去創造一樣東西時,那東西就有了靈魂。"

這半個世紀的墮落史,中國人除了對金錢有感情,其他都是感情的裝飾品。所謂在乎才華啊、在乎能力啊、在乎上進心啊,其實都是為了在乎金錢。鮮有人在乎過人。

大多數家庭都會經歷五年之痛或七年之癢,這就是典型的開始不在乎對方的表現。不在乎,就是不願賦予感情。所以,夫妻那點事就成了交作業一樣的完成任務。於是,動物本性開始顯露。出軌啊,嫖娼啊,紅顏藍顏啊,風流而不下流啊,做了渣男渣女還要描繪得風情萬種。

最拿手的遮羞布,就是拿古代的文人墨客的騷性為自己的渣性作掩護。

古代的青樓,古代的花客,與今天的嫖客不一樣。如果你不精通詩詞書畫、琴樂音律,書讀少了,你也有臉去青樓?秦淮河很出名,旁邊就是貢院,那可是談人生談理想談詩和遠方的地方。而今天的嫖客呢?一群酒囊飯袋的精蟲而已。

還愛用馬丁路德金和柯林頓說事。也不問問自己,你是怎麼知道馬丁路德金那點事的?不還是大報小報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才知道的麼。柯林頓是否與萊溫斯基有染,至今也是懸案。但柯林頓為之付出的代價是欠了巨額律師費靠卸任後走穴演講五年才還清,並且一說起這事就灰頭土臉。這不正說明西方人遠比中國人更加忌諱褲襠那點事麼?

還記得川普任命的卡瓦諾大法官被指性騷擾的鬧劇麼?並且女主指控他36年前那點事,差點就斷送了他去上任大法官的路。國會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調查清楚是女主誣告,但這件事的驚心動魄不恰好說明越是現代越是文明之地越是在乎褲襠那點事麼?

很多人裝出一副很惋惜李雲迪的樣子,在我看來,他就是狗屁不如。

一個人的才華、能力、榮譽,如果沒有悟透那是上帝的設定,就不會感恩上帝,從而就不會心存敬畏。康德有才華嗎?但康德的所有才華最終都化作了他震撼的靈魂敬畏:頭上燦爛的星空和內心崇高的道德。一個人再有才華,獲得再高的榮譽,雲集再多的光環,如果沒有化作心中的敬畏,那他就不會去榮耀上帝,而是去榮耀皇帝,更不會成為民生疾苦的拯救者,而是民生疾苦的製造者。這樣的天才要他作甚?我看還是廢了的好。

看一個人是否心存敬畏,關鍵就看他的私德如何。孟德斯鳩是這樣說的:"衡量一個人的真正品格,就是看他在沒人知道的時候幹些什麼。"

李雲迪不是不可以談戀愛,不是不可以結婚,甚至可以找一個固定的生理夥伴。但為什麼他不?因為他沒有責任感,不願意對任何人付出感情。多次演出斷片忘譜,說明了什麼?對自己的粉絲和觀眾都不負責任,又何談付出感情?那就對自己的業務付出感情啊,但他寧願給黃曉明做伴郎也要請假不做五年一辦的蕭邦賽的評委。可想而知,他私下裡在沒人知道的時候在幹些什麼。

私德這麼不堪,那他的公德呢?你看他彈奏《唱支山歌給媽聽》那副流暢的指法和用情至深,咋不斷片呢,一定是下了苦功夫的。你還指望他像袁立周星馳古天樂韓紅等一樣為民生疾苦貢獻一點力量?得了吧。不心存敬畏,敬畏的只有強權,這種人只服朝陽大媽,抓進去就供認不諱。他就是攬盡天下所有冠軍、金獎、第一名,那又怎樣?奇葩,一枚奇葩。

我很欣賞席勒這句話:"產生天才的土壤遠比天才更重要"。我不管什麼天才地才,只要不為產生天才的土壤而奮鬥的才,在我看來,都叫歪瓜裂棗。這樣的天才地才,無比有好,少比多好,廢比存好。何必為這樣的奇葩滿地打滾一片哀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淮安市洪澤籃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027/1664571.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