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長征: 蔣介石有意放走毛澤東與中共

蔣介石放走紅軍也是對蘇聯作的姿態。蔣希望跟這個強大的鄰居改善關係,以對付咄咄逼人的日本。改善關係最重要的莫過於寬容中共了。

一九三四年十月,八萬中共中央紅軍開始長征。行軍分成三翼,林彪的一軍團在左翼,彭德懷的三軍團在右翼,中間是五千人的中央機關,其中毛和十來個中共領導,以及參謀行政人員、勤雜人員和龐大的警衛部隊。兵工廠、印刷機、銀元財寶,都被成千挑夫挑在肩上。大部分挑夫是剛強征來的,由國家保衛局看管。行政負責人李維漢透露說:挑最重的擔子的成員"多數是從勞改隊放出來的,體力差","有的挑到半路就不行了"。當兵的也不斷逃跑,當官的疲憊,顧不上了。

長征隊伍得穿過四道碉堡重重的封鎖線。然而,奇怪的是,它們竟完全不構成障礙。

第一道封鎖線由粵軍防守。粵軍陳濟棠是蔣介石的仇敵,曾跟紅軍作買賣鎢的生意,也跟紅軍談判好了要給紅軍讓路,所以紅軍一帆風順地通過了。蔣介石早知道紅軍跟粵軍的交易。十月三日,長征前十多天,蔣對行政院長汪精衛講到粵軍會"網開一面"。蔣的侍從室主任晏道剛建議派忠實於蔣的人去督促粵軍,蔣拒絕了,叫他:"你不要管。"

十一月初,長征隊伍來到第二道封鎖線。雖然他們延綿幾十公里,行動緩慢,很容易挨打,卻沒有受到像樣的攻擊。一翼紅軍面對粵軍,自然相安無事。但另一翼要對付的是湖南軍隊,指揮官是堅決反共的將軍何鍵,四年前就是他槍殺了毛的前夫人楊開慧。居然,何鍵也讓紅軍安然通過。

第三道封鎖線照樣了無戰事。蔣介石非但沒有責罰何鍵,反而於十一月十二日任命他為"追剿總司令",把守第四道封鎖線。封鎖線設在湖南最大河流湘江的西岸,江上沒有橋,紅軍只能涉水渡河,又沒有高射機槍,只能任由國民黨飛機轟炸。要消滅紅軍,這裡再合適不過了。然而,紅軍於二十七日在長達三十公里的江段上開始過江,過了四天,四天都沒有受到騷擾。河對岸的碉堡群形同虛設,何鍵的軍隊在附近城裡袖手旁觀,蔣石的飛機在頭上盤旋,只是偵察不扔炸彈。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在三十日渡河,蔣介石沒有阻撓。到十二月一日,四萬紅軍主力都順利渡過湘江。

只是在這時,一直在"隨時查詢部隊到達位置,計算紅軍實力,"的蔣介石,才派飛機狂轟濫炸渡江紅軍,封鎖了湘江。被切斷在湘江東岸的紅軍部隊中,三千多人死亡□雖然過江的紅軍只是出發時的一半,但這一半是主力紅軍和中央機關。何鍵十二月二日發電報說:"匪主力已全部通過全州、興安中間地區[過了江)西竄。"毫無疑問,蔣介石有意放走了紅軍主力、中共中央與毛澤東。

這是為什麼?且看紅軍過了湘江之後蔣介石的動作。他把紅軍繼續往西趕,趕進貴州,然後趕向四川。

中國的大西南,占地一百萬平方公里,人口有一億。四川最大,最富饒,人口多達五千萬。險峻的山嶺護衛著它,使它自古就有"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名聲。蔣介石此時的戰略計劃是把大西南建成將來對日本作戰的大後方。

但這幾個省表面服從中央政府,實際上是獨立王國,擁有各自的軍隊,不向中央政府納稅。四川省更分成不同的"防區",由大大小小的軍閥分別統治著。蔣介石要統一大西南,就必須派中央政府的軍隊進去。如果中央軍強行進入,戰爭便不可避免。蔣不希望打仗。他的作法是把紅軍趕進這些省去,使這些省的軍閥由於害怕紅軍落腳,不得不讓中央軍進來幫助他們。蔣之所以保存紅軍主力,是因為不如此西南三省的軍閥便不會感到足夠的威脅。蔣對秘書陳布雷說:"川、黔、滇三省各自為政,共軍入黔我們就可以跟進去,比我們專為圖黔而用兵還好,川、滇為自救也不能不歡迎我們去,更無從藉口阻止我們去,此乃政治上最好的機會。今後只要我們軍事、政治、人事、經濟調配適宜,必可造成統一局面。"就在紅軍開始過湘江向貴州行進的當天,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蔣介石發布了他統一中國的藍圖:《中央與地方權責宣言》。

蔣介石放走紅軍也是對蘇聯作的姿態。蔣希望跟這個強大的鄰居改善關係,以對付咄咄逼人的日本。改善關係最重要的莫過於寬容中共了。但蔣介石放走紅軍還有一個更秘密的純私人動機:他要史達林釋放在蘇聯做人質九年的兒子經國。經國是蔣的長子,也是唯一的親生兒子。經國出生後,蔣似乎由於感染性病而喪失生育能力。他過繼了二兒子緯國。但經國仍然是他的愛子加繼承人。蔣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人物。

傳宗接代是頭等要緊的事,"無後"是對祖先的罪過,對父母的不孝,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劍。中國話里有一句詛咒人的話:"讓你斷子絕孫!"對祖先、父母負責任的孝道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品德,蔣視此為人格的中心。

一九二五年,蔣經國十五歲,蔣送他去北京上學。那時蔣在國民黨里是一顆正在高升的新星,支持國民黨的蘇聯人便打上了他兒子的主意。經國一到北京他們就找到他,邀請他去蘇聯。年輕人很高興,到北京才幾個月就起了程。帶經國去蘇聯的是邵力子,莫斯科埋在國民黨內的紅色代理人。

紅色代理人是莫斯科傳給中共的無價之寶,大多是二十年代上半葉埋進國民黨的。那時孫中山為了要蘇俄資助,敞開了國民黨的大門。中共於是在幾個層次上滲入國民黨。一層是像毛澤東那樣的共產黨員,在國民黨里公開活動:一層是在國民黨內的秘密共產黨員:第三層是共產黨員假裝脫党進入國民黨。

國共分裂後,一大批秘密共產黨員蟄伏了下來,在國民黨內官至高位,為毛澤東上台立下了汗馬功勞。有些紅色代理人的真實面貌到現在仍不為人知。

邵力子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其實是中共創始人之一,但按莫斯科的指令一開始就不公開參加中共的活動,連中共領導人也不都知道他是誰。一九二七年四月蔣介石在上海"清黨,時,邵於二十三日給他的蘇聯上司發了封電報,電報馬上呈交史達林本人,說:"上海使我激憤難平,我不能做反革命的工具,我請求指示應該怎樣鬥爭。"

他得到的指示是繼續留在國民黨內,直到一九四九年才公開投向中共。他一九六七年死於北京,今天仍只被稱為共產黨的同情者。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邵力子把蔣經國帶去蘇聯。一九二七年,經國學習完後要求回國,莫斯科不但不准,而且強迫他公開譴責父親。史達林把他扣做人質,對外卻宣布是經國自己不願意回國。

蔣經國的人質身份在一九三一年底由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向蔣介石挑明。孫夫人代表莫斯科向蔣介石提議,用經國交換兩名在押的重要蘇聯間諜牛蘭N。ulens)夫婦。十二月十六日的日記中,蔣寫道:"孫夫人慾強余釋放(牛蘭夫婦)而以經國遣歸相誘。"蔣介石拒絕了。審判和監禁這兩名間諜都在報上公開報導,用他們交換兒子是不可能的事。可是莫斯科的提議在蔣心中掀起巨大波瀾。隨著,他寫出自己的擔心,即經國可能被蘇俄殘殺",他就會絕後了。

蔣還在十一月二十八日寫道:"邇來甚念經兒。中正不孝之罪,於此增重,心甚不安。"十二月三日:"近日思母棋切,念兒亦甚。中正死後,實無顏以見雙親也。

在隨後幾年中,蔣介石的一個想法逐漸成熟:同莫斯科作筆交易,以中共的生存換回經國。對以反共為旗幟的蔣介石來說,這樁交易不能點破,只能用微妙的方式去處理。他要削弱紅軍又不消滅它們,讓他們暫時苟活,生存在一個不能發展的狹小空間。蔣知道抗日之戰遲早要爆發,而且蘇聯人希望他打日本。

俄國是日本的宿敵,史達林最怕的是日本占領中國後,用中國的資源和中蘇間七干公里長的邊境進攻蘇聯。用中國打日本、讓日本陷進中國,是史達林遠東政策的核心。一旦中日開戰,蔣介石相信莫斯科一定會命令中共打日本,那麼紅軍就大有可能被日本人翦除。

蔣不要紅軍待在中國的中心地帶。他看中一處可以把他們"關"起來的牢籠,在黃土高原上的陝北一帶。那裡地廣人稀,中共可以生存,但不會有什麼兵源。雖然此地比起中國南方來離蘇聯更近,但供蔣選擇的"牢籠"不多,蔣也自認有把握能把紅軍圈在那裡。

就這樣,蔣在拔除全國所有紅色根據地的同時,讓陝北一枝獨秀,成為全國紅軍的家。蔣後來對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R。。sevelt)的使者居里(LauchlinCurrie)說:"我把共產黨人從江西趕去陝北,在那裡他們的數量降低到幾千人,但沒人去動他們。趕的辦法之一是任憑中共截聽他的部隊的電台通訊,因為紅軍總是朝蔣置兵薄弱的地方行進。紅軍發現在長征途中,"敵軍電報不斷被我偵譯,我軍對敵軍動向一清二楚。"蔣明明知道,口頭上也說要變更密碼,但只是說說而已。

蔣介石用中共換兒子的交易是這樣開始的:長征前夕,他第一次通過外交途徑正式向蘇聯提出要求釋放經國。這在他一九三四年九月二日的日記里有明確記載:"經國回家事,亦正式交涉。"接著他用行動表示他會為莫斯科做些什麼。首先是讓中共輕易地突圍。在突圍開始的十月中旬,蔣遠離前線,跑到一千公里外的北方去了,一去就是四十天。

莫斯科對蔣發出的信號心領神會。從蔣要求釋放兒子到中共過湘江,脫離蔣的碉堡封鎖線,莫斯科顯著加強了對經國的控制。那時,曾在農村和西伯利亞金礦做過苦工的經國,正在烏拉山重機器廠工作。他後來自述道:"一九三四年八月到十一月間,蘇聯內政部突然對我嚴密監視。每大總有兩個人跟蹤我,我幾乎連一刻的自由都沒有。我覺得我像個囚犯一樣。"

十月初,中共穿過了最後一道封鎖線,蔣介石馬上又向莫斯科提出釋放經國的要求。克格勃的人告訴經國:"中國政府要我把你送回去。"蘇聯政府對蔣介石說他兒子不願回國。蔣介石一面感嘆"俄寇之詐偽未已",一面又感覺"泰然自若"。他在日記中寫道:"當此家難,能以一笑置之,自以為有進步也。"蔣介石明白他的兒子是安全的,只是他還得再為中共做更多的事。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SH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18/1673263.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