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老闆最難發現的上班摸魚技巧,它排第一

每到星期天下午,無數人都會陷入一種哀傷的情緒。不是因為周末啥都沒幹,也不是因為跌跌不休的基金,而是明天又要去上班了。

周六有多快樂,周日就有多失落。對於職場人而言,不管做多少次心理建設,每次假期快結束,「周一恐懼症」永遠都會再次出現。

好在很多人都修煉了一樣絕技,能適時地減減壓,讓自己順利地從哭唧唧的周一挺到笑嘻嘻的周五。

這樣絕技就是摸魚。

今天,你摸魚了嗎

如今在職場上,摸魚已是件無可厚非的事情。

不僅公司監控和批評員工摸魚的行為,在網上被大家口誅筆伐;甚至連知名學府里,都出現了《摸魚學導論》這樣的網課。

不摸魚是不可能的,這輩子是不可能的,這是無數職場人的心聲。

根據前程無憂的調查,僅有12.3%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摸魚,近一半的人每天至少會划水半小時。

為什麼絕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會摸魚?

這首先和人的注意力集中時長有關。不管是工作,還是做別的事,只要時間一長,我們就可能出現疲勞、走神的情況。以前上學時叫開小差,現在上班了叫摸魚。

三四十分鐘的課都可能會走神幾次,8小時的工作更容易出現精神渙散的時候。更何況在很多公司,加班才是日常,不摸個魚真的很難堅持下去。

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發現,每周工作超過48小時,其實並不利於工作產出,因為效率真的太低了[2]。

特別是那些表演式的無效加班,雖然看起來很努力,但其實並沒有多少實際產出。白天摸魚,不過是為了晚上好好加班罷了。

而大家常摸魚的時間,也有規律可循。

通過統計豆瓣小組「上班摸魚小隊」里所有的發帖時間,就會發現這些摸魚求助、分享的帖子,有兩個發帖高峰——上午十點前後和下午三四點。

上午九、十點,人剛到沒一會,還有點困。大家倒倒水、聊聊天,正是渾水摸魚的好時候。

而下午三四點,忙完一陣子工作後,人也有點疲憊,自然會想歇一歇。

至於大家最愛摸魚的那一天,當然是周五了。人還在工位,心早已經飛走。周末找誰去哪裡嗨,都要在下班前規劃好。

這些摸魚大法,我看傻了

在「上班摸魚小隊」小組裡,很多人會在上班時做些副業,比如翻譯小說、考證、炒股……

不過,大家最愛的摸魚方式,還得是聊天、吃瓜和看小說。畢竟工作已經夠費腦了,摸魚還是娛樂放鬆一下為好。

當然,摸魚也可以什麼事都不干。有人就選擇在工位上發呆養神,或是坐在椅子上觀賞夕陽。

正所謂認認真真地上班,只是勞動換取報酬,只有上班時摸魚,才是從老闆那賺到了。

但摸魚的盡頭可能是快樂,也可能是失業。所以,如何摸魚而不被發現,就成了很多人苦思冥想的問題。

在「上班摸魚小隊」小組裡,摸魚仔們最常用的技巧是假裝工作干閒事。

看起來文思如泉、鍵盤敲得飛起,實則是在偷偷嘮嗑;開會時而眉頭緊鎖、時而點頭同意,看起來是認真參與,實際是希望用開會來拖上班時長;甚至摸完魚下班後,還得發一條只有領導可見的加班朋友圈,談談工作心得。

當然,偽裝也需要一定的門檻,會演戲自不必說,還要有地理位置優越的工位。要是就坐在領導旁邊,想安心摸魚太難了。

不過,有人背後就是領導辦公室,他們卻找到了更為奇葩的摸魚技巧——比如開發在線會議軟體的附加功能:「領導坐在背後,打開門就對著我電腦屏幕……我外出溜達時,用 XX會議視頻看領導回來沒有,回來就馬上歸位。」

除了這些技巧外,大家的摸魚神器也是花樣百出,從電腦里的軟體到現實中的實體,應有盡有。

比如藍牙耳機,沒有了連接線以後,被領導發現的概率大大降低。

又或者視頻平台的畫中畫、手機電腦間的多屏協同等功能,開發者的本意倒不是要用來摸魚,但被摸魚仔們開發出了上班時神不知鬼不覺看視頻、打遊戲的玩法。

當然,為了摸魚,厲害的人甚至直接寫軟體來實現。

如果想在電腦上偷偷看小說,你會怎麼辦?把小說複製到 Word里當工作材料看?把閱讀器壓成豆腐塊大小?

不,這些都不夠專業。早有摸魚仔開發出了「單行閱讀器」的軟體,讓小說甚至是在線網頁都在能一行文字裡出現,並通過調整字號、字體、顏色等完美融入工作材料中。

要不是高亮了,你可能都發現不了這裡有個閱讀器。

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雖然大家想出了各種巧妙摸魚的方法,但還是有被發現的尷尬時候。

工作這麼累,我想摸會魚

正所謂努力工作不一定被看見,但是摸魚一定會,不少摸魚仔們都碰到過摸魚被發現的尷尬場面:

去天台背單詞碰見領導也在摸魚。

幫朋友拼多多助力完,手機大聲提醒拼多多現金已入帳。

剛剛吃板栗吃到一半,領導悄無聲息的突然走過來問我好吃嗎。

被發現會社死,會被批評,甚至是丟工作,那為什麼大家每天還要摸魚呢?

除了前面提到的對沖加班文化外,很多人會摸魚是因為手頭暫時不忙,給自己喘口氣。

另外,無聊也是很多人選擇主動摸魚的原因。

羅曼·羅蘭說:「生活中最沉重的負擔不是工作,而是無聊。」所以很好理解有些員工會因為工作無聊,而通過摸魚尋找一點趣味。

最出名的案例當屬劉慈欣。大劉最早寫科幻小說,就是因為上班無聊打發時間[3]。

當然,也有人吐槽說:「不是我摸魚,這點錢,我咋給你辦事啊。」他們摸魚的理由,概括起來就是「事多錢少」四個字。

但是在老闆看來,摸魚屬於「存在即不合理」,因此不少公司也採用了形形色色的反摸魚措施。

裝監控、屏蔽網站這些手段現在已人盡皆知;監測流量、限制廁所時間也已屢見不鮮。但讓很多摸魚仔想不到的,是公司還引入了人工智慧、大數據來做督工。

2019年,美國的亞馬遜公司就被媒體曝光用 AI系統監控員工摸魚。

這個人工智慧系統追蹤每名物流系統員工的工作效率,一旦開小差時間太長,AI就直接自己生成解僱指令,甚至不需要人類來做決定。

亞馬遜的監控手段正在面臨訴訟,但公司們還在想其他辦法監控員工。除了追蹤績效,在新技術的支持下,老闆甚至能知道員工一天下來按了多少次滑鼠左鍵、工作中和哪些人聊過天。

簡直是無死角反摸魚。

但這樣可能只會起反效果。從前摸魚,那人可能只是在偷懶,如今摸魚,那人可能是為了偷生。畢竟,能夠高速不間斷運轉的,是機器,不是人。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網易數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117/169707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