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魏京生:鐵鏈女的故事

作者:
由於五四精英們的胡說八道,共產黨上台後就可以吹噓什麼解放婦女,實行一夫一妻制。其實就是把西方的宗教制度引進來,比中國傳統的一夫一妻制嚴苛、絕對了一些而已。這絲毫沒有解放婦女,倒是讓婦女沒有選擇地成為共產主義的螺絲釘。這叫解放嗎?

江蘇豐縣八孩母楊某俠的遭遇持續引發關注

關於「徐州八孩鐵鏈女」的描述和爭議,已經沸沸揚揚一段時間了。按照美國之音記者葉兵的說法,關注度已經超過冬奧會,是中國社會上最熱的話題。為什麼如此呢?因為它關係到人們的基本生活。這是就在你的周圍發生的基本人權問題,不是需要高深學問才能理解的問題,又是在政府假裝看不見下發生的問題,所以才會震動大家的心靈。

老百姓不需要調查,就發現在一個不那麼貧困的徐州竟然有五萬婦女是被拐賣的媳婦,讓外國人和城市裡的中國人大跌破眼鏡;也讓專注於冬奧會的習近平措手不及,讓地方小官員們得不到一尊先生的指示,自相矛盾的解釋讓熱度不斷升高。於是有人為黨國洗地帶風向說,這是皇權不下鄉的原因。美國的任松林博士反駁得很乾脆:計劃生育說明共產黨的統治不是皇權統治,是下到基層每一個人的西方傳統。怎麼就看不見拐賣婦女呢?這顯然是制度性的假裝看不見。

中國的女權組織發起了營救和送溫暖行動,突破了警察的封鎖,給鐵鏈女送去了兩束花,被中央電視台攝成是政府的關懷,跌破眼鏡之後還讓人笑掉大牙。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小習書記,被嚴歌苓女士說了一句「習近平就是拐賣婦女的人販子」馬上被全網刪帖,甚至連她的小說也看不見了。這個動作倒是比徐州政府快。

有朋友抨擊中共的計劃生育是罪魁禍首。馬上有精英出來替黨狡辯,說什麼中國農村自古就有等等。遠古時代曾經有搶親的時代,現在還有少數民族假裝搶親的風俗,貧苦農村也確實有買賣婚姻。但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夫一妻制,近代法律甚至排除了養妾。這個狡辯太勉強了吧。倒是符合五四先鋒們的中國一夫多妻制的理論。是看五四小說家的小說看昏了頭。

和小習書記一樣下鄉十年的任松林博士做了正確的分析,極端貧困的農村確實存在買賣婚姻的長期現象,其中必然摻雜拐賣婦女。但只有在計劃生育政策導致男女比例嚴重失衡,貧困農村大量單身的形勢下,拐賣婦女、兒童才成為一樁大生意,普遍現象。維穩的需要讓地方官們假裝看不見,使這種犯罪成為官方保護的行為。

過去在北方貧困地區確實存在著共妻現象,叫做拉幫套,包括中國古代把性女奴的地位提高為小妾,都是解決男女社會問題的方法。

自有人類社會以來,婚姻性制度就是一個最重要的制度問題。一夫一妻制和許多古代美好理想的問題一樣,都需要和現實問題協調。這是一個理論界多年思考的問題,值得商榷。但把它拿來替制度性的強姦幼女、替綁架拐賣婦女、兒童的犯罪行為辯護,也過於下三濫了吧。除了拍小習書記馬屁的知識精英,誰能說的出口?不光中國的精英,聯合國和西方的某些精英,也和下三濫們有得一拼。

由於五四精英們的胡說八道,共產黨上台後就可以吹噓什麼解放婦女,實行一夫一妻制。其實就是把西方的宗教制度引進來,比中國傳統的一夫一妻制嚴苛、絕對了一些而已。這絲毫沒有解放婦女,倒是讓婦女沒有選擇地成為共產主義的螺絲釘。這叫解放嗎?

婦女的解放,和中國所有人的解放一樣,要有人權的法律保障,要有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要有監督政府的權力,要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只有民主制度,才能夠做到這些,雖然它現在,而且可能永遠也不會十全十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215/1708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