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不考過漢語八級,在新疆都沒法教書

—回憶新疆旅行見聞(三十一)

作者:
新疆大學興辦時,說是主要為了少數民族的教育,但是現在全校四萬名學生,少數民族學生不到一半,教職員工中少數民族不到百分之四十。目前繼續推行漢化的重點在於要求用漢語教學。所有教師都得通過漢語八級考試,連國外回來的博士也不例外,否則有多高學位都不承認。為了通過漢語考試,有些教師考了十次、十五次。而新疆大學原本大部分課程都用維語教,現在都要改成漢語教。

柯坪巴紮上的人們在品嘗食物。

在柯坪逛巴扎。所有巴扎都大同小異。一對維族夫妻看到我帶著相機,讓給他們拍照。拍完後他們從相機屏幕上看到自己形象,跟我說謝謝。我想他們謝我什麼呢?雖然我給他們拍了照,可無法列印照片,沒法給他們,照的相還是在我的相機里。

到處都是「形象工程」。靠街房子的正面都貼了瓷磚,變成白色,但房子的其它幾個面仍是泥牆。白瓷磚只是給坐汽車經過的上級看。一位新疆大學的教師因為母親生病,請假回來照顧。他在新疆大學已經教了十八年課,工資只有一千四百元。我不知道他在烏魯木齊的家狀況如何,他母親的房子卻實在簡陋,甚至可以說貧寒。

新疆大學興辦時,說是主要為了少數民族的教育,但是現在全校四萬名學生,少數民族學生不到一半,教職員工中少數民族不到百分之四十。目前繼續推行漢化的重點在於要求用漢語教學。所有教師都得通過漢語八級考試,連國外回來的博士也不例外,否則有多高學位都不承認。為了通過漢語考試,有些教師考了十次、十五次。而新疆大學原本大部分課程都用維語教,現在都要改成漢語教。

去當地的書店。大部分是維語書,這裡漢語書沒人買,而阿克蘇的書店大部分是漢語書。由此能看出,漢人主要集中在大城市,至少南疆是這樣。

回阿克蘇的路上,先是下雨,快到阿克蘇又變成風沙茫茫。到阿克蘇天已黑。在路燈下看街兩側標語牌,那是中共阿克蘇市委宣傳部製作。其中一副畫著中國陸海空軍三個士兵,一群維族青少年圍繞他們。朋友給我翻譯,上面的維文標語大意是「做好語言文字工作是加強民族團結、反對民族分裂、維護國家統一的需要」。朋友問我:為什麼維族青少年圍繞的是中國士兵呢?士兵和語言文字工作的關係是什麼?他問的問題當然不需要我回答。

另一個標語牌畫著兩男三女五個維族少年,藍天白雲,和平鴿飛翔,標語文字是「普通話是我們的校園語言」。朋友給我進一步分析,意思是只要學好普通話,和平就有了。還有一個標語是「普及各民族的共同語言,提高中華民族的凝聚能力」。朋友說,共同語言當然就是漢語。總之,這批標語都是關於語言文字的,明顯看出強化漢語的用意。我不奇怪維吾爾人對此的反感。

因為我明天離開阿克蘇,和T見最後一面。碰頭時,T帶著七歲兒子。兒子從幼兒園就上漢語班,漢話說得相當好。上小學前,T曾想讓他上維語學校。家附近各有一個漢語學校和維語學校。但是兒子大哭,堅決不上維語學校,原因是維語學校不如漢語學校漂亮,設備也不好,於是就讓兒子上了漢語學校。一塊來的朋友不認同T的解釋,認為他還是出於讓兒子學好漢語將來便於找工作,否則僅是兒子的要求不能決定學校的選擇。

我們找喝酒地方時,T的兒子對類似麥當勞形象的漢族咖啡館最感興趣。我們沒去那種地方讓他好失落,不過他比漢族的獨生子要好,沒有哭鬧,聽話地跟我們走。我們選了個回族飯館,喝當地傳統方式釀造的土產葡萄酒。讓T的兒子選飲料,兒子立刻點可口可樂。朋友對T的兒子滔滔不絕說了一番維語,兒子臉上顯出不情願的神色,接受了為他選的黑加侖飲料。那種飲料是維吾爾企業生產的。我問,為什麼不給兒子喝可口可樂?朋友說,可口可樂是猶太人的企業,對以色列進行很多援助,所以喝可口可樂等於間接幫了以色列,很多維吾爾人因為這個理由拒絕喝可口可樂。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6/1740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