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拜登與尹錫悅討論這事,恐再激怒中共

美國總統拜登將於20日開啟執政後的首次亞洲之行。拜登將出訪美國在亞洲的兩個重量級盟國日本和韓國。根據美媒公布的拜登行程,他本人將首先前往韓國,會晤新上任的韓國總統尹錫悅。美韓一旦擴大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對中共和北韓的威脅將更大。

美韓一旦擴大部署薩德飛彈系統,對中共和北韓的威脅將更大。圖:翻攝自騰訊網

美國總統拜登將於20日開啟執政後的首次亞洲之行。拜登將出訪美國在亞洲的兩個重量級盟國日本和韓國。根據美媒公布的拜登行程,他本人將首先前往韓國,會晤新上任的韓國總統尹錫悅。

按照以往的慣例,大多數美國總統開啟亞洲之行都是要首先到訪日本,其次再是前往韓國,不過這次拜登卻打破了以往的外交出訪慣例。首選韓國,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其中關注點最高的莫過於美國是否會趁一個極度親美的總統上台,擴大部署「薩德」反導系統。

中國《騰訊網》專欄《大象觀歷史》今(19)日分析,對美國來說,一旦擴大在韓部署「薩德」,毫無疑問就可以對中國形成一種戰略威懾,進一步有利於拜登遏制中國的戰略。

川普時代開始,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核心從維護美國本土的安全轉移到大國競爭,其中在亞太區域,美國的重點遏制對像是中國。而拜登上台後,在對華問題上,繼承了此前川普時代推動的印太戰略,同時在經濟、貿易領域加緊圍堵中國,推出了新印太經濟框架。而且在台海問題上,拜登政府更是動作頻頻。在過去拜登執政將近兩年間,其所推出的「國防授權法案」都清晰地表明,用於在亞太地區遏制中國的軍費開支要遠遠大於歐洲方向的專項費用支出。

《大象觀歷史》分析,綜合拜登上台後的一系列動作看,其在阻止中國擴張的道路上是越走越遠。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國能夠實現擴大在韓的「薩德飛彈」部署,毫無疑問,它將是為美國遏制中國、推動大國競爭戰略以及印太戰略的重要一步。

美國擴大在韓部署「薩德」,可以向亞太地區的盟友證明,美國的戰略核心依舊在印太地區,並沒有發生偏移。

自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的軍事和外交重點幾乎都轉移到了歐洲方向,如果觀察美國國會這一段時間通過的對外法案的話,可看出,大部分對外法案都是涉及到目前的俄烏衝突,而且拜登政府的高官也是頻頻出訪歐洲。

《大象觀歷史》指出,在這種背景下,美國的亞太地區的盟友們就非常擔憂,俄、烏衝突會再次把美國的外交視線轉移到歐洲方向。儘管此前拜登政府曾多次向亞太地區的盟友宣稱,美國的戰略重心依舊在亞洲,不會發生偏移,但事後美國的動作卻讓亞太盟友們感到越來越不放心。拜登頻頻與北約盟國召開視訊會議、美國國會兩黨領袖們紛紛到訪基輔、美國國會推出400億美元的援烏法案。通過美國近期的一系列操作,亞太盟友們可謂是備受冷落。像日本、澳大利亞等在反華道路上頻頻沖在前面的國家現在非常擔心「自己獨自向前衝鋒,老大的注意力卻在它處」。而印度甚至在對俄制裁問題上也與美國出現了嚴重分歧。毫無疑問,美國的「印太戰略」正在出現某種程度上的鬆動。

美軍援助的榴彈炮已抵達烏克蘭前線,圖為美軍的一架 UH-47運輸直升機吊運一門 M777火炮,並搭載一個炮組和約30發炮彈。圖:翻攝自US Army

所以對拜登來說,如果能夠藉這次訪韓,擴大部署「薩德」,那將是告訴亞太地區的盟友,美國的戰略重心依舊在印太,美國不會讓他們單獨衝鋒,進而可以起到鞏固實施印太戰略的作用。

《大象觀歷史》認為,如果拜登能夠趁機部署「薩德」,美韓關係將會更加鞏固,從某種意義上講,當初薩德入韓在一定程度上加強了美韓同盟。但在文在寅時代,韓國政府在「印太戰略」以及台海問題上並未緊跟美國的步伐,反而採取了一種在中美之間不選邊站的政策。而一旦拜登藉這次極端親美的尹錫悅上台,擴大部署「薩德」,它將會使韓國對美國的安全依賴更大,將來在亞太地區的諸多問題上將更加地配合美國。

而且「薩德」飛彈一旦擴大部署,5年後,無論是哪一個陣營上台執政,只要美國不點頭,「薩德」就很難撤出韓國。所以對美國來說,擴大部署「薩德」是確保未來美韓軍事同盟、將韓國綁到美國戰車上的一個必要措施。

根據尹錫悅競選時言論看,其可謂是一位極端親美的政治人物,在擴大部署「薩德」的問題上,他本人也是經常持一種肯定態度。與前任文在寅政府相比,他在對華政策上發生了一定的轉變,秉持一種追隨美國、對華強硬的政策。

這次拜登的出訪給了尹錫悅很大面子。根據美媒的報導,拜登本人原計劃在4月就開始出訪,但考慮到文在寅任期即將結束的情況,拜登將這一機會留給了尹錫悅。而且根據以往的慣例,韓國新總統上台都是首先要首訪美國「向老大拜碼頭」,這次竟然是拜登前往韓國首先會見尹錫悅。

南韓總統尹錫悅21日將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上任後首次會談,據相關人員消息稱,該次會談重點將聚焦在北韓、經濟及國際事務上。(資料照)圖:翻攝自尹錫悅臉書

而且按照一般的慣例,美國總統開啟亞洲首行都是要先到日本,再到韓國,畢竟韓、日兩國的國家實力以及在亞太地區中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同的,但這次拜登打破了慣例,首訪韓國,可謂是給尹錫悅送上了一份大禮。

《大象觀歷史》指出,目前美韓擴大部「薩德」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這一措施真能實現的話,如何擴大部署呢?目前有兩種措施——擴大「薩德」部署的數量、將部署在韓國東南部星州郡的「薩德」位置向北推移。今年2月份,尹錫悅的首席外交顧問金星漢曾向外媒表示,尹錫悅計劃增購「薩德」系統,還要部署在更靠近首爾的地方。

「薩德」飛彈是上世紀90年代由美國洛馬公司開始研發的一款採用動能擊殺攔截短程和中程彈道飛彈的末端防禦系統,於2008年正式生產,作戰半徑超過200公里,它主要針對已經從大氣層上方再次進入大氣層階段、末段航程彈道飛彈進行偵測和防禦,同時也具有一般防空的能力,可以射擊敵方軍事飛機。一定程度上已可以代替一般的地對空飛彈。

如果尹錫悅政府真的要與拜登政府合作,擴大部署「薩德」數量,並將「薩德」部署的位置向北轉移到靠近首爾的地方,這一舉措將會對中國造成嚴重的戰略威脅。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頭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0/1750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