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湯名暉:戰狼折戟太平洋:實力趕不上意圖造就的悲劇(圖)

作者:

中國失足太平洋,反映了實力與意圖的不對等,更是軟實力運用不當的反例。(美聯社)

2022年5月,各界關注的「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聯合聲明」(下文簡稱聲明)以未果告終,更是近年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接連頓挫的案例。中國雖然對南太平洋諸國挹注大量資源,但卻未能得到預期的成果。究其原因,與近年「一帶一路」沿途國家的問題相似,各國冀望能藉由與中國來往平衡鄰近大國,並且從中國手上得到其他援助機會,但由於以支持軟實力層面的安全訴求,軟實力層面又未能細緻的在地化發展,以至今日失足於太平洋。

軍事實力尚不足保障軟實力

中國的軍事投射能力有限,雖然有印太地區的遠航經驗,但既有的海軍基地有限,遠洋編隊無以為繼,不足以採取「跳蛙」式的布署,部分國家仍選擇「安全靠美國,經濟看中國」的對沖策略。由於軍事實力不足以威懾各國下定決心,中國只能從各國內部的特定利益團體下手,然而這種碎片化的認知途徑與實際的生活世界有相當落差,且中國以孔子學院這類強硬的單向度(One-Dimensional)形式輸出本國文化,反而折損軟實力應展現的正面成效。

近期中國第三艘航母即將下水,但擁有航母不代表成熟的遠洋海軍的,中國權力的投射範圍還不如只有一艘航母的英法兩國,全球性的政治行動若無軍事實力支撐,最終多半以失敗告終。目前解放軍海上力量的航母編隊實績大多展現於台海與南海。例如:今年五月份中國以8艘船艦規模的航母編隊在台灣東部外海演訓,意圖表達有能力拒止外力干預台灣事務,但現實上中國尚無法在第二島鏈範圍集結艦隊,更不具備美軍這般豐富的跨軍種與戰區的聯合行動能力。

更進一步觀察中國的軍力的內涵,海軍作為國際軍種,對於海洋環境與各國海軍的發展應有國際化高度,但是具有留學經驗的航母將領只有山東號航母編隊司令員張崢少將(留學英國Joint Services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而遼寧號與山東號的艦長僅有本國學歷,執行複雜的遠洋任務所需具備的文化內涵與韌性,恐不如橫向比較的英美國家。即使解放軍的海軍的設備質量持續提升,但仍缺少具備國際與文化視野的團隊,與各國深層次的來往仍顯生硬。

中國權力的投射範圍還不如只有一艘航母的英法兩國。(取自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官網)

軟實力層層內卷未能惠及當地

軟實力方面,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發展在地關係的主要途徑有三,一為當地的華僑社群,其次為旅遊仲介,而這兩者的對象又往往具備雙重身份,斐濟華人社團領導人便是以觀光業起家,並且組織多項太平洋地區的工作,像是今年初的東加火山爆發,便是由國務院下轄的僑助中心統籌。以斐濟為例,當地僑助中心的趙福岡更與警界有深厚關係,主持太平洋地區「警僑聯動」的工作,幫助中共公安進駐斐濟的警察組織。巧合的是,今年的「聲明」內容也包括建立警察訓練學校。

第三類較特別,為設置於當地的離岸公司,薩摩亞、馬紹爾、所羅門和東加,以及1990年代的洗錢天堂諾魯,都是以離岸免稅服務著稱,許多中國海外投資的公司在當地註冊離岸公司作為控股之用,一方面享有免稅優惠,二方面化妝為其他公司的資本再前往第三地投資,從此進駐投資澳洲和紐西蘭能享有稅籍優惠,更有能在投資架構淡化中資色彩。在2010年至今,投資當地的企業大多是以基礎建設或資源開發為主體事業,中水集團遠洋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港灣工程公司在當地頗富名氣。

中國經由以上三種主要途徑施展軟實力,雖然號稱不干預內政,但實際上容易受到利益團體影響,從而滿足中國僑界與海外投資的服務,經濟的援助大多數又回流到中國企業或僑民手上,利益關係層層內卷,所關係的仍是自身利益,而非當地多數原住民發展的問題。

氣候與難民問題缺乏經驗與承諾

對於全球氣候變遷造成的島嶼陸沉和生態問題,太平洋地區仍以西方的非政府組織為主要關注力量。2018年8月,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為首超過80個非政府組織,共同要求澳洲關閉被稱為「澳洲關達那摩」(Australia's Guantanamo)的難民拘留營,當年12月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承諾為南太平洋島國注資20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以作為回應,卻未見中國有積極表態。

在今年的「聲明」中也因為中國缺乏應對氣候難民的實績,因此難以取得各國的信任。在氣候與難民的實務經驗仍不及西方國家精熟,議題的影響力也有限。澳洲與紐西蘭雖然在承認氣候難民的進程有待努力,但卻也做出地區性的表態,在當地島國面臨存亡之際仍是必要的近鄰。

中國仍以文明指導者自居

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最著名的異化工具為「南太平洋孔子學院」,另外尚有南海佛學院等其他人文機構作為輸出文化的管道,其中的課程忽視南島文化,而是以漢學與語文教育作為本位思考,與中國「一帶一路」宣稱的理念「民心相通」實有落差。對於長期處在美澳強勢文化壟罩的太平洋諸國而言,選擇中國並非是為尋求另一個文明指導者,而是為自身在全球化的發展中尋求多元的理解道路。

中國面對美澳兩國既有的存在,軍事實力不足保護軟實力發展,軟實力的操作又未能與當地交心,各國在文化上又得面對失去主體性的考驗,而嚴酷的難民問題也不見中國提出最終解決方案。中國失足太平洋,反映了實力與意圖的不對等,更是軟實力運用不當的反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2/1761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