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權貴的另類生活內幕

揭秘中共「特權階級」:一大群體,五大等級;七類特權,一個共同點;「不惜一切代價」、「上不封頂」,醫療特權背後的恐怖事實;生病老幹部,竟成「寶貴資源」!

揭秘中共「特權階級」。(《新聞大家談》提供)

大家好,歡迎收看周五(6月17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今天嘉賓為旅居美國的原上海同濟大學副教授邱家軍。

今日焦點:揭秘中共「特權階級」:一大群體,五大等級;七類特權,一個共同點;「不惜一切代價」、「上不封頂」,醫療特權背後的恐怖事實;生病老幹部,竟成「寶貴資源」!

專制社會一定有特權階層,這是一個常識;而中共的特權階層,更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存在。

就像近期,有上海民眾向大紀元爆料,說上海封城期間,他所居住的徐匯區康平路從來沒有封過,因為那裡是個「高幹區」,也就是住了不少中共的高級幹部。所以,不管其它區域封得多麼嚴厲,那裡一直出入自由。

了解中國現狀的朋友對這些事都不陌生了,大家或許平時也會聊到權貴啊、特供啊這些事。

那麼,中共的特權階層到底由哪些人組成?他們之中怎麼分等級?又享受哪些不為人知的特權?

邱教授呢,因為之前工作的關係,了解上海在這方面的一些信息,外界叫「內幕」吧。我們就請來邱教授和大家說說,以上海為例,一瞥這群人的另類生活。

【誰享中共特權?龐大群體五大等級】

扶搖:邱教授,我們知道您之前在同濟大學的時候,以大學教授的身份參加過一個上海組織部組織的調研,就是對當地處級以上中共幹部的職位、職能和素質進行調研。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您也了解到上海那些官員,以及一些老幹部所享受的特權。

對於外界或中國普通民眾來說,大家知道中共養著龐大的特權階層,但對這個階層的概念可能是比較籠統的。所以請您就了解到的情況談談,這個階層包含了哪些人。

邱家軍:當然,他們是分階層的,他們享受特權也非常多。首先我們就要理解,什麼叫「特權階級」或者叫「特權階層」?所謂的特權階級和特權階層,在中國就是一個掌握了國家命脈的中共核心利益集團。

那麼在上海,這些特權階級主要包括以下幾個層面:第一是中共權貴,比如說像江澤民朱鎔基,還有胡錦濤的家人,也包括習近平的親戚;也包括已經去世的中共高官的家人,比如說像黃菊的家人;也包括陳良宇等人的家人,雖然他在秦城監獄,但是他們的家人沒有在監獄裡面的,仍然享受著特權待遇。這是第一個層面的。

那麼第二個層面呢,就是所謂的廣義的中共離退休幹部,這裡面主要指的是離休幹部。離休幹部是什麼意思呢?從這兩個字來理解叫「離職休養的幹部」,它是中國特有的一個人事制度和社會保障措施。所謂的離休(幹部),實際上我們以一個時間段來區分就OK了,就是在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以前就為中共服務的那些幹部,現在都已經遠遠超過了退休年齡,他們的叫離休;那么正常年齡退休的這個叫退休。

我想由於原來的這個調研,加上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給您分享一下這個數據,可能有一個比較直觀的印象。到2020年年底(最新數據沒有公布),上海的離休幹部一共是1萬零43人,其中生活不能自理的有7072人,占比達到70.4%。這些離休幹部,他們的平均壽命達到了90.8歲。那麼,離休幹部和退休幹部的比例大概是多少呢?大概是1比10。比如說,上海的離休幹部以2020年的數據為準,離休幹部是4180人,退休幹部是4萬706人;其中離休幹部待遇最高的,離休幹部還有不同的待遇,待遇最高的就是曾經立過軍功的那些幹部。

第三個層面享受特權的,就是現任高官——黨政領導幹部。這個高官主要指的是什麼呢?比那個處級、局級的那個官還要高,比如說像區委書記、區長、人大常委會的大主任——不是小主任啊,人大常委會裡面有各種各樣的主任。

我舉一個例子,我在做調研的時候看到的這個特權挺有意思。因為我是大學老師,沒有這種所謂的特權的意識,於是乘電梯我就選擇那個1號電梯。我為什麼選擇1號電梯呢?我發現去1號電梯的這個人非常少。結果我坐了幾次,就有身邊的我們叫「把手」,就是比區長、書記位置低一級的這個「把手」,他告訴我說:邱教授,你知道那個電梯我們是不能坐的。我說:為什麼?電梯還有區別嗎?他說:那個叫「領導電梯」,就只有區委書記、區長、人大的這個大主任能坐。這是一個例子,電梯。

另外一個叫「領導食堂」。你比如說在這個區委、區政府,也包括人大。他們有公共食堂,但是在公共食堂吃飯的時候,你根本看不到、見不到書記呀,區長啊,大主任啊。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是開小灶,有專門的「領導食堂」,不能夠跟其他的各級黨政領導幹部在一起。

那麼第四類就是享受特權的就是外國人,或者叫境外人。比如說各國駐滬領館的工作人員,像台灣、香港的投資人。

那麼第五個層面,簡單地說就是納稅大戶。這個納稅大戶大到什麼程度呢?他在底線:一年納的稅是1500萬元人民幣起核算。也就是說1500萬以下,那麼你也有可能享受中共的一點點權利,但是享受不到特權。你納稅越多特權就越多。

簡單地說,這個特權階級就是中共掌權以後,能夠拿到各種各樣資源的階級。你可能看過那個南斯拉夫前共產黨領導人,這個人叫吉拉斯,他寫了一本書《新階級:對共產主義制度的分析》。中共的特權階級完全可以參照吉拉斯的那本書《新階級》,可以搞一個一一對應。

這是講的特權階層主要包括哪些人。

【中共高幹特權分七類共同點:無法無天】

扶搖:哦,享有中共特權的人中還分了那麼多等級。那具體來說,他們都有哪些普通中國人享受不到的權利呢?

邱家軍:好,這些權貴,特別是官員老幹部都享受哪些特權?這個特權簡單地說,就是不受法律約束和限制的權利。

那麼具體來說,包括:第一免費醫療權。這種免費醫療權,按照中共官方內部的標準叫「不惜一切代價」。這個不惜一切代價也包括活摘(活摘器官供移植),英語叫 organ harvesting;也包括高幹病房;以及那些離休幹部憑他的醫療本,全家都可以免費抓藥拿藥的權利;還有在高幹病房裡面的那個護士小姐、特護人員,都是年輕漂亮,說話得特別溫柔特別好聽的。我為什麼了解呢?因為我曾經到高幹病房去探視過一些高幹。

當然,高幹病房也是分等級的。比如說在上海一些著名的醫院,像瑞金醫院、華山醫院、復旦大學附屬醫院。這個級別是怎麼分的?他是按樓層來分的。比如說,有的享受特權的幹部,你只能夠在十六樓。如果再高級一點的呢,就可以到十七樓或者是十八樓。不過有的老幹部他們對這個樓層的數字也特別敏感。比如說十八樓,這個數字有的老幹部就很不情願,說我寧可轉到另外一個醫院,我也不在這個醫院,享受那個十八樓的特權待遇。我相信這個只要是具有中國文化的人都知道,他們為什麼不願意去十八樓。

第二個是有特供食品。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所吃的蜂蜜。上海蜂蜜什麼地方產得最多?就是冠生園。但是老幹部他們吃的蜂蜜不會是冠生園生產的蜂蜜,他們不吃。有一位享受特權但是良知未泯的人,他跟我講,他也非常客氣,他說:邱教授,這個呢我們不吃,就是我們不吃。

那麼其它的,比如說他們飲用的茶,吃的一些食品,包括北方的一些個糧食,像山西的小米叫什麼「沁州黃」,都屬於古代叫供品的這些產品,也就是說屬於無添加的一些產品。這個英文裡面要怎麼說呢?叫organic。

還有呢,他們享受免費的住房。我舉一個例子,比如說在上海,你經常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漂亮的洋房,但是看不到有人住。為什麼沒人住呢?這個房子是給某些級別的人住的。按照他們內部的標準,你這個級別沒有達到,就是這個房子放壞了、放爛了,也絕對不允許其他人搬進來。

順便說一下,習近平在上海做市委書記的時候,他一共做了7個月。本來上海市是安排他住到一家洋房裡面去,不過習近平他可能有內部消息,覺得自己很快就會上升,所以他在上海任市委書記的7個月,一直住在西郊賓館。

第四個是享有專門的旅遊旅行經費。那麼這個經費,我想舉一個例子跟大家說明一下,大家就可以理解(他們)到底能夠花多少錢。

比如說,這還是胡錦濤當國家主席的時候,當時就規定正國級的領導幹部退休以後,一年的專門旅行旅遊的經費是一個億人民幣,這個不包含醫療費——我剛才已經說了醫療費,叫「上不封頂、不惜一切代價」,包括活摘。每一個正國級的領導人,他每年都可以享受一個億專門的旅遊旅行經費。

這個錢有人說怎麼能夠花的完呢?實際上你根本不用擔心。為什麼呢?包括這些領導人他們的家屬、他們的健保人員、他們的安保人員,都可以與這些領導人同時享受旅遊和旅行的權利。

那麼第五個層面呢,就是不受法律和政策約束的權力。比如說這一次上海封城期間,這些特權階層的人,我們給他做一個簡單的總結,上海叫「三不」。哪「三不」呢?第一,不做核酸檢測;第二,不打疫苗;第三,他們的活動基本不受限制。

那麼第六項權利就是圈錢的權利。這個我也想舉個例子給您分享一下。這個事情不光我知道,在上海有很多人都知道。你比如說,上海五角場是一個著名商圈,其中有一個角是復旦大學,其它的四個角都屬於軍方控制,主要的掌控權就是在軍方軍界的大佬。

上海楊浦區新江灣城在開發的時候,那地方原來不是有一個軍用機場嗎,軍用機場周邊的這個⋯⋯我們可以叫做民地,實際上也不是老百姓的地。本來嘛,老百姓就沒有所謂的私有產權。

在征地的時候,一畝地是300萬人民幣付出。這個地一旦征過去了就屬於所謂的國有資產,那麼上海就要進行國土出讓。一畝地300萬征地征過來,國土出讓金是多少呢?是4000萬,一畝地。也就是說,這些特權階層的人,他們在那地方一動不動,就以300萬一畝的低價拿到手,然後再以4000萬一畝的高價出讓給那些所謂的開發商、建築商。那麼這些人是誰呢?誰才能夠拿到這些地呢?就是軍方的一些大佬,也就是特權階層。

那麼第七項所謂的特權,我把它叫做「跑路的權利」。你不要看上海封城、北京封城,全國搞大封鎖,一個一個都出不來。這些特權階層如果想出門想出國,他們是非常容易。Very easy,可以這樣說。只不過有一個前提,就是說習近平允許不允許這些人出來,同意不同意這些人出來。

【生病離休幹部竟成「寶貴資源」】

扶搖:真的很令人震驚,就像您剛才提到的倒賣土地牟取暴利;正國級退休幹部一年的旅行經費就是1億人民幣;還有醫療特權,甚至活體摘取器官,就是故意殺人,趁著人還沒有完全咽氣就趕快摘取他們的器官,來給這些所謂的老幹部做移植、延長壽命。真的就像中共說的要「不惜一切代價」,不過以一般人的道德底線,根本想像不到這句話真實的意思是什麼。

那麼在醫療特權這方面,您能不能再為我們展開說說?

邱家軍:我也想跟你舉個例子來說明一下。也是我認識的這個一位離休幹部,他是在上海一所著名的高校離休,原來是屬於軍方,他49年以後就在上海一所高校的武裝部任武裝部長,這個級別也不算低也不算太高。因為我跟他非常熟悉,我相信這樣的離休幹部也非常多,我這樣講不是專門針對他本人,而是講這麼一個普遍現象。

他有一次給我說(我認為他是一個良知未泯的人),他說:我活著幹什麼?還不如死了呢!我聽了之後感到非常震驚。我說:老先生,你為什麼要講這句話?他說:你看我現在每個月白領國家的俸祿。他叫國家,有時候叫共產黨的俸祿。我根本也不敢問多少錢,是他自己講的。他說:我一個月領純工資是1萬5千多塊人民幣。

這個錢是1分不花、1分不動的,也就是說你領1萬5,就淨落下1萬5。要注意,這1萬5實際上如果與他的醫療費用相比,那簡直就是九牛一毛。這位離休幹部,他一年有超過6個月的時間在上海的各高幹病房,各高級院流轉。

你可能不知道什麼叫流轉,按照高幹他們在醫院裡面住院的規定:每一次住一個高級病房——就是領導幹部的那個高級病房,它有一個時間規定,一般的病不超過15天,中等情況的病不超過1個月,重病一般來說不超過3個月,就是在一所醫院。

在這所醫院你住了之後,你感覺到身體狀況沒有緩解,怎麼辦呢?你可以申請流轉到其它醫院。這裡面就牽扯了一個話題:為什麼要流轉呢?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因為對於這些離休幹部要「不惜一切代價」來進行搶救。

因此,上海各著名的醫院都在爭奪這些離休幹部——作為他們的「資源」。一旦離休幹部到我這個醫院來,我就要「不惜一切代價」進行搶救。那怎麼辦呢?就要花錢,就要申請說我還缺少哪些國外已經擁有的先進醫療設備,國外已經擁有的能治各種病症的一些藥品。所以說,這些離休幹部既成了各個區的「寶貴資源」,更是上海各著名醫院的「寶貴資源」。

如果有哪一位離休幹部不幸去世了,他們還如喪考妣。比如說,針對某一位離休幹部剛剛買的新設備,結果還沒有用上這位老幹部就pass away了,就是人走了,這個設備放在那地方怎麼辦?這個設備也是有「級別」的。比如說正國級的老幹部老領導可以用什麼樣的設備,正部級的可以用什麼樣的設備,局級以上可以用什麼設備。

這是一個方面,就是醫院他們為了給自己增加各種各樣的醫療器械和這個專門的藥品,在不斷爭奪離休幹部,所以說離休幹部要「流轉」。

【「上不封頂」一張老幹部健保卡養一串人】

邱家軍:如果離休幹部的家屬,不管是太太還是老公——離休幹部既有男士又有女士,有很多的。據我了解,也有很多女士,她們都活的比較長,可能比男子還要長一點。那麼當這個離休幹部到醫院去看病的時候,他們的太太或者是她們的老公享有陪護權,但是不能夠在那個離休幹部所的高幹病房陪護。

比如說離休幹部在十八樓,那麼他陪護的離休幹部的太太或者是老公年齡也都很長了,他們也同時在醫院裡面住院。離休幹部的太太或者是老公在住院的時候,按理說是國家給他們報銷90%,自己拿花10%。但是根據我的了解和調研的結果,他們會抓著各種各樣的機會,用離休幹部的醫療本,上海叫醫保卡或者叫健保卡。

比如說,到醫院裡看病刷卡拿藥,也包括離休幹部的家人。那麼家人可以延伸到什麼程度呢?包括離休幹部的孫子、孫女、外孫、外孫女都可以享受這個待遇。用他們的話來講叫「不用白不用,用了就算白用」。你可能會問:為什麼醫院對這個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明明知道離休幹部的,比如說他的太太,她的老公刷了離休幹部的卡而不管呢?這裡面還是一個利益問題。按照我的理解。

比如說給一般人使用的藥品,你可以賣人民幣(我們舉個例子)1000塊,那麼離休幹部所使用的治療同樣病的進口藥品,它的價格可能就是10倍,就是1萬塊。你想一想這裡面的獲利空間,哪一個能夠獲利更大呢?肯定是那些高價的藥品獲利更多。況且離休幹部他們使用醫保卡健保卡所花的錢叫「上不封頂」。所以說,這就讓離休幹部他們的家人,我剛才指的是至少三代家人,都享有這種特殊的待遇。

這還僅僅是其中的一例。也包括離休幹部所聘請的阿姨(保母),你都不能想像。為什麼呢?有一個離休幹部,這個阿姨⋯⋯因為我們跟這個幹部關係非常好,跟這個阿姨關係也非常好,他經常就給我拿一些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從來沒有吃過的食品,也就是說那些高檔的食品。他們也問我說:邱教授,你如果需要什麼藥也可以跟我講。也就是說,這些離休幹部的阿姨,她們雖然不享有特權,但是確實有這麼一個比較方便的機會。我想就這麼一個例子來說明一下。

【三個區上海權貴的「大本營」】

扶搖:所以中共的一個離退休幹部,其實不是他一個人靠納稅人的錢養尊處優,而是他身邊一群人都在花納稅人的錢。

那像在上海,這些離退休的特權階層是分散在各個地方呢,還是說聚集在某些區?

邱家軍:上海主要有三個區:徐匯區、黃浦區和浦東新區。為什麼主要集中在這三個區?徐匯區是上海開阜以後經濟最發達的地方。1949年以後他們退休的老幹部,我們把他叫離休幹部,他們選擇上海,首先會選擇徐匯區。

這些老幹部,他可以選擇去哪個城市離休。比如說我願意選擇去上海,我願意選擇去北京。那麼去了哪個城市他還有權選擇去哪個城市的哪一個區。如果這個離休幹部,包括退休幹部叫什麼離而不休、退而不休,當然絕大部分都是離就休了、退就休了,他自己認為還有「能量」,他還可以選擇到哪一個單位去離休。

我舉一個例子,原來在貴州某一個部門的領導,我不能把他這個部門說出來,說出來就太明顯了。他選擇離休,按理說我們認為你生活在貴陽也不錯,對不對?但是他認為說,我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我如果在貴州離休的話⋯⋯他說這個貴州是窮山惡水的地方,他就選擇了上海,他選擇了上海一所著名高校。

所以說像徐匯區,像黃浦區⋯⋯這地方必須要加一個說明,不包括現在黃浦區合併以後的閘北區,因為閘北區是上海比較落後的區。黃浦區就是上海黨、政主要的衙門和要員工作和居住的地方。你比如說這個上海市委啊、市府啊,他們這些人在那地方工作居住。

第三個就是浦東新區。我順便想提一下浦東新區目前接納的離休幹部最多,大概占整個上海離休幹部的三分之一左右,其次就是徐匯區,再次就是黃浦區,就這三個區。

為什麼浦東新區接納的離休幹部比較多呢?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可以說一方面是這些離休幹部的選擇,另外一方面是被迫的、被逼的。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浦東新區的財政收入⋯⋯你知道上海16個區,財政收入最高的就是浦東。上海有一個叫「內部轉移支付」,什麼意思呢?我就給你舉個例子來說明一下,因為講一些專業術語可能很多觀眾朋友並不一定了解。

比如說,上海的楊浦區是老工業區,有老工業區就有一些老的退休幹部。但是楊浦區正是因為它是老工業區,所以後來它的經濟不發達,那麼這些老退休幹部他們還要享受那些特供、特別的醫療,這個錢從哪裡來?楊浦區沒有錢拿不出來怎麼辦呢?就跟納稅大戶浦東新區來要錢。浦東新區轉移支付給楊浦區的這個錢,我當時在上海的時候知道,每年是55個億的人民幣,55億。這是上海市內部各個區的「轉移支付」。因為浦東新區工廠多、稅收高,有錢,所以中共在安排離休幹部的時候,就多往浦東新區安排。很簡單,你有錢嘛。

其它的區,你要安排到閘北區,這些老幹部第一他們不願意去,第二這些區也無力承受。我就不舉具體的哪一個區的例子了,上海非常窮的一個區它的離休幹部,當時2016年我在離開上海的時候,這一個區裡面只有3個。

【「兩新階層」是中共「統戰對象」】

扶搖:那像這次上海疫情管控兩個月,大量普通民眾被封在家裡,甚至發生挨餓致死的慘劇。我們看到還有一些社會上的名人,他們的家人也因為管制,生病了得不到及時救治而去世。他們還擠不進您說的特權階層,是吧?

邱家軍:你剛才講的「名人」,我想修正一下這個說法,(他們)叫中產階級,或者叫中產以上的這個階級,或者叫什麼高收入群體,這些人呢主要是一些企業主、投資商、核心技術人員。他們還不能夠叫特權階級,為什麼呢?他們夠不上,享受不到特權階層的待遇。

我剛才講了,這些人他們本來在中共的眼中屬於體制外的人,上海有一個詞叫「兩新階層」,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所謂的兩新就叫新階級新社會,或者叫新階層新社會。這樣講起來你可能還並不一定,或者說很多觀眾可能還並不一定特別了解。什麼意思呢?就是那些後富階層,而不是先富階層。

先富階層是中共的權貴,比如說鄧小平搞「改革開放」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一部分人是誰呢?是中共的權貴階層,比如說上海的陳雲家族,這就是上海權貴裡面的「1號」,他畢竟是老幹部中的老幹部。

那麼這個「兩新階層」,按照我了解的上海內部的口徑,他們是統戰的對象,而不是享受特權的階層。為什麼要對他們進行統戰呢?就是因為你手裡有錢,你可以納稅。

我剛才也說了,一旦你納稅到一定的級別,你可以享受一定的特權。這個級別就是以年納稅⋯⋯(我講)這個是2012年的標準,後來肯定會有提高有修正,後來的標準我就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講我知道的。2012年,你可以享受一點特權的納稅標準是1500萬元人民幣一年。也就是說,你一旦達到這個稅,那麼你可以享受和官府某些階層的人員相同的待遇。

比如說這一次,我了解到有一個人,他就告訴我說:邱教授,我納稅不是一個「1500」(就是1500萬,他把那個「萬」給省掉了),而是3個1500。就是3個1500萬,那多少錢呢?至少是4500萬。那我就問他,我說:你有什麼待遇呢?他說我可以不做核酸、不打疫苗、不進方艙、不被禁足,但是仍然被禁言。可以不參與那個團購高價買菜,他們有特供的菜送到家門口,基本上就放在你的家門口,並且是那種特別新鮮的蔬菜。

扶搖:就是4500萬換來一些疫情防控期間的正常生活的基本需求。

邱家軍:我剛才講了嘛,他們就屬於那個兩新階級嘛。

扶搖:真的是太荒唐了。

邱家軍:感覺荒唐的事情在中國可以說是彼彼皆是。

【「韓正不正」推網格化管理為權貴「精準服務」】

主持人:嗯,是。談到疫情了,您之前提到過,中共在疫情期間,對於如何區分這種特權人士、提供特殊待遇,靠的是網格化管理。這套東西是韓正早年在上海推行。能和我們詳細說說嗎?

邱家軍:韓正在上海當政的時間非常長,做副市長、市長、代理書記,然後又做書記。他正式被扶正是在2012年。

上海人有一個傳言,叫「韓政不正」,那麼對韓正的描述可想而知。也就是(反映)說在上海人的心目中,韓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至於你剛才提到的上海這個網格化管理,這個辦法實際上就是韓正推出的。具體推出的時間,我印象還比較深刻,是2013年8月5號。為什麼我對這個時間記得比較准呢?怎麼說呢⋯⋯就比較了解吧,我只能這樣說。

這個網格化的初衷是維穩,上海叫穩控。它主要是針對那些所謂的「社會不穩定因素」。比如說,老上訪戶、法輪功修煉人員、宗教領袖、持不同政見人士、維權律師、獨立候選人、大學教師當中的「不安定分子」,或者叫「與體制主動保持距離的教授」,我就是其中之一,就屬於那種不安定分子。

不過後來他們發現⋯⋯因為我也跟上海負責戶籍,叫「戶政」的一些領導人職能部門(上海人叫把手)聊過,這個網格化帶了一個他們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通過網格化的管理,讓他們清楚地知道了上海的權貴階層,以及中高等收入群體,他們具體的住址。

比如說你家裡有幾套房子,幾套不動產,你家有幾口人,具體在哪裡學習、在哪裡工作,這個是他們的意外收穫。因此當時的網格化管理也為這次這些享受特權的人提供了便利。恐怕是韓正當時沒有預料到的。

因此也有網上傳言,說有些老幹部居住的地方,「大白」一到那個地方就主動避讓,就退避,不敢往裡面再走了。為什麼呢?因為說有的老幹部直接可以給韓正打電話,這個是真的。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我知道。你可能也知道我是在復旦讀的博士,復旦不是出了王滬寧嗎?我們復旦是有幾位教授可以經常給王滬寧通電話的。所以說你一旦成了中央政治局常委這個級別的人,你的老部下、老朋友是可以給你通電話的,也就是說他們是可以「通天」的。所以說這些「大白」就不敢到那地方去了。

當然這些「大白」他們也是被蒙在鼓裡,按照網格化管理,這個網格裡面所居住的那個特權階層的人,「大白」是不知道的。為什麼呢?他們還沒有到達這麼一個級別,更不用說那些所謂的志願者了。

那麼也就是說,正是因為這個網格化管理,讓上海的職能部門掌握了上海特權階層他們具體的住址,也為他們提供更好的特權服務提供了便利。

扶搖:嗯,是的。不過在享受網格化提供的特權服務的同時,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些特權階層同樣被網格化給管理著,或者說緊緊盯著。

好的,邱教授,關於中共特權階層這個話題,您還有沒有其它信息和我們分享?

邱家軍:我就想說一下,這個特權不光是在上海,在整個中國,各個地方、各個省、各個自治區、直轄市,都是一樣的,並且在北京這種特權比上海更加明顯。上海因為有很多外地人,並且大家都沒有什麼官場背景,到上海本來就是奔著賺錢發財去的。所以說上海的特權階層特權人士,比北京還是要差得遠,差太多了。

我想強調的就是這個特權,是在各個層面全方位的,可以說系統化的,他們自始至終都在享受著外界人所不知道的各種各樣的特權。

扶搖:是的。不過或許像您之前和我提起的,所有的中共特權階層都不認為自己在享受特權,他們認為那是理所應當的。

好的,非常感謝邱教授光臨我們的節目,揭露中共特權階層的一些內幕,也非常感謝大家的收看。更多的熱點話題我們下次節目接著聊。再會。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聞大家談 》製作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8/1763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