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沒有最離譜只有更離譜!存款憑空消失 貸款也能憑空降臨

—5年過去了,這事兒還沒解決?

幾十名村民被貸款幾千萬的事件,從2017年村民報案、投訴到現在已經5年了,這裡頭的是非曲直、違法犯罪最終情況也沒查到發布的公告。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村民互相交叉批量貸款,成規模的流水作案!這麼大的金額在小小的農商行,絕對亮眼的很!銀行的審核、風控監管難道喝醉了?!

沒有最離譜只有更離譜!

銀行存款被消失已經超出理解範圍,沒想到比這更離譜的事兒之前也發生過。

存款能憑空消失,貸款也能憑空降臨,幾十位村民被貸款近億元,許多五六十歲的村民甚至連字都不會寫幾個,還有王法嗎?!

2017年的時候,河南信陽市息縣一村子裡,幾十位村民莫名其妙被當地農商銀行放貸款了,被貸款的數額少的有30萬,多的達到90萬,不但被貸款,還有被扣上為別人做的擔保,粗略統計被貸款的金額就高達數千萬!

這些普通村民,多數都五六十歲了,大字也不識幾個的,平時要麼伺候土地要麼外出打工,怎麼也想不到這輩子突然因為這種事情變成「百萬負翁」。

有位受害村民哭著說,她丈夫一查有60萬貸款,她自己也被貸了30萬,自己連字都不會寫,怎麼去做的貸款啊?!

有的村民更是因為此事於2019年6月收到法院傳票,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簡直一臉懵逼,天降橫禍。

既不知道是誰給他們辦的貸款,也不知道款在哪裡,更不知道誰在還這些貸款!

這事兒就好像幾十個村民身份證一起丟了,恰巧這些身份證又都被同一個人撿走了,然後某人聯合銀行職員拿著他們的身份信息搞了貸款,貸款進了某人自己腰包。

同一村子幾十上百村民一起丟身份證這種鬼話是沒人信的,唯一可能就是他們的信息確實被某些人掌握了,然後被加以利用。

也真是令人大開眼界了,平時想貸個款,要這材料那材料,還得把房子抵押、親屬擔保,沒關係沒人脈想從人情世故複雜的小縣城農商行貸款那是相當不容易,幾千幾萬塊還可能,幾十萬以上絕對不簡單。

但這次,所有的流程、所有的風險控制和監管都是針對普通老百姓的,在局內人身上則等於啥也不是,他們拿貸款就像從自家地里摘黃瓜一樣簡單。

幾十人被貸幾千萬這事兒,明眼人一聽就明白這是有人利用五六十歲村民的消息閉塞,把普通村民當傻子利用呢。

隨後記者到信陽市息縣農商行彭店鄉支行了解情況,相關工作人員說上面已經成立調查小組,讓大家不要著急。

這種話也就聽聽,自己若不著急還能有誰為自己著急!

接著記者找到該農商行紀檢監察室負責人,他表示公安那邊介入了,但村民表示一直等不到消息,負責人表示簽字筆跡不一致!記者追問,筆跡都不是本人的,怎麼放的貸啊?!負責人表示不清楚。

村民當場就問,早在2017年4月份該村民就發現了問題,並且報了警,但報案之後他發現被貸款的30萬被人還了22萬,還剩8萬沒還;還有位村民2017年9月被給別人擔保,但投訴之後,銀行的那個信貸員仍然在繼續上班放貸款!後面不知道還有多少萬是在被投訴之後放出去的。

這麼明顯的違法違規甚至犯罪,負責人的話很有意思,他說「投訴,不代表人家這個人就不能放款了,法院沒有判,每一個人都是清白的」,並強調,當時的信貸員現在已經死亡,現在村民說什麼都沒法證實。

這話說的,典型的死無對證,怎麼聽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作為當地農商銀行內部高管,這些個流程可以說是手拿把掐、倒背如流,支行也就那麼幾個員工,廟小妖風大,互相之間的齷齪和關係深淺不可能不清楚!

按理說一眼就能看出問題所在!面對記者的追問卻是遮遮掩掩、迴避重點問題,可能他在擔心自己的烏紗帽,又或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昨天有讀者留言問,難道地方銀保監沒有責任嗎?!要說沒有責任估計傻子都不信,他們與這個農商銀行的紀檢監察負責人一樣都是專業人士,也都是銀行的監管者!

監管者若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與違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氣,那出現這類事件就一點也不意外了。

寫到這,我順便查了一下河南息縣農商行被罰信息,不查不知道,好傢夥竟然是「傳統」。

冒名貸款和冒名擔保僅被罰款?我到想問問為啥不算詐騙犯罪?!

而幾十名村民被貸款幾千萬的事件,從2017年村民報案、投訴到現在已經5年了,這裡頭的是非曲直、違法犯罪最終情況也沒查到發布的公告。

任誰都想問一句:農商行里有沒有人監守自盜?!被貸款的幾千萬到底弄哪兒去了?!如果是普通人這樣搞到幾千萬,會不會被按詐騙判幾十年?!

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村民互相交叉批量貸款,成規模的流水作案!這麼大的金額在小小的農商行,絕對亮眼的很!銀行的審核、風控監管難道喝醉了?!

可能他們真的醉了,只是不知道是被別人勸的還是自己裝的,反正是「瞎了」。

類似的事兒隨便一搜就多不勝數,這麼看來也就難怪村鎮銀行取款難事件會發生了,也就難怪「法律意識淡薄的政法委副書記」會賦紅碼了。

處處有漏洞,處處講人情,卻處處不講法律、不講規矩!

面對噴香的「大塊肉」,大老虎有之,蒼蠅白蟻更不計其數!最終坑害的是大批普通老百姓。

之前的上海工行原行長顧國明斂財1.36億元人民幣,華融公司原董事長賴小民收受財物高達17.88億餘元人民幣;恆豐銀行原董事長蔡國華在任職期間每天報銷花費40萬元等。

大老虎自己敗壞的同時,底下一大批人上行下效成為吸血的「蒼蠅」。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近兩年金融系統反腐運動不斷向縱深推進了!

金融領域的腐敗不但隱蔽性強、專業性高,關鍵是危害性更大!

小縣城人均收入也才一兩千塊,這些收割卻動輒過億!

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權權交易貪腐的都是民眾血汗和國家財富!

從河南村鎮銀行取款難就能看的出,金融反腐還遠沒到鳴金收兵的時候,還得繼續深挖細查!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金融反腐鬥爭只有繼續保持高壓態勢,才能夠減少和杜絕此類事件發生!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燕財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6/1767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