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清零政策促中國人認清中共並永久逃離

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封鎖成為對中共政策幻滅的象徵。導致一些人認為移民基本上是「逃離」他們認為在中國失去的未來。此示意圖為北京機場一景。(WANG ZHAO/AFP/GettyImages)

「內卷」和「躺平」是用來形容很多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的兩種現狀。現在,在經歷中共清零政策下嚴酷封鎖之後,第三個趨勢出現了:潤學,很多人開始研究如何永遠離開中國。

幾年前,一些中國年輕人試圖通過輟學或「躺平」來逃避中國的生活壓力——高房價、激烈的就業競爭、缺乏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等。現在,中共政權的清零封鎖已導致一些人尋找更進一步的解決方案:「runology」(潤學),類似於「逃跑的研究」。

先前有關3月上海封城將是一次性的希望正在迅速消退。儘管經濟和社會成本高昂,中共已經明確重申堅持清零政策,即無情的快速封鎖、嚴格的大規模測試和關閉邊界等限制。隨後潤學開始興起。

潤學現象凸顯出普通中國人深感沮喪。他們的日常自由取決於強制性Covid-19測試的結果,通常每48或72小時進行一次測試。在當局封鎖措施下,很多中國人被迫與家人分開,以及隨著經濟在衰退邊緣搖搖欲墜,對工作保障和家庭收入下降的更深層次焦慮也大量湧現。

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這種封鎖成為對中共政策幻滅的象徵。導致一些人認為移民基本上是「逃離」他們認為在中國失去的未來。

封城讓中國人看清中共:再多的繁榮也不會勝過政治權力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FR)的一項研究發現,4月3日,在中共政府重申「動態清零」政策的同一天,微信上「移民」的搜索量增加了440%。加拿大是最受歡迎的目的地,騰訊報告稱,在3月28日至4月3日的一周內,「移居加拿大的條件」一詞搜索量增加了2846%。過去一個月,移民諮詢公司的諮詢數量也猛增。

金融時報》6月27日報導,專家們表示,清零持續的時間越長,中共領導層與中國社會的「社會契約」,尤其是中共迄今設法與城市中產階級之間的「社會契約」越有長期磨損的風險。而城市中產階級是中共當局拉攏的對象。

自1980年代以來,中國經濟增長一直是中共自稱合法性的一個主要理由。但是,一直在追蹤潤學傳播的CFR研究員凱西·黃(Kathy Huang)對《金融時報》表示,今年再次全面封鎖向許多人表明,在中國,再多的繁榮也不會勝過政治權力。

黃說,上海正在逐步重新開放,但恢復封鎖的衝擊引發了中國人態度的「轉變」。

此前,許多人指責地方官員隨意實施清零防疫限制。現在,大多數人都同情那些陷入官僚主義的人,「承認每個人在(中共)中央政策下是多麼無能為力。」她說。

被困在一個不可預測和混亂的封鎖規則網絡中,許多中國人現在夢想著永久逃離。

「對於許多精英來說,早在封鎖之前,移民就已經是一個可行且受歡迎的選擇。」黃對《金融時報》說,「但搜尋引擎和移民諮詢公司透露出(人們移民)興趣的突然飆升告訴我們,更多的人口,很可能是中產階級,在封鎖後開始考慮它(離開中國)。」

「他們正在尋找一個長期而非暫時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他們在中國不滿意的生活。」黃說。

中國人將清零類比文革再現

許多經濟學家預計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將在本季度收縮。迄今為止,全年增長預測已下調至約4%,低於北京設定的5.5%的目標,這已經是30年來最低點。

《金融時報》報導,野村分析師警告稱,「一些基本面」可能比中共官方數據所暗示的還要糟糕。這家日本銀行分析師指出,備受關注、衡量經濟活動的中國公路貨運指數同比下降近20%,新房銷量下降近三分之一。他們還注意到包括電力、水泥、粗鋼、汽車和智慧型手機在內的主要大宗商品和產品的產出收縮。

就業數據也很糟糕,18至24歲工人的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18.4%。

報導說,智庫榮鼎諮詢負責中國市場研究的洛根·賴特(Logan Wright)表示,許多人現在將這場危機與共產黨統治下的一些最黑暗日子進行比較。

「中國自己的公民……在討論當前的危機時,不是將其比作非典或其他流行病,而是將其比作歷史上中共的政治運動——尤其是1960年代的歷史(文化大革命)。」賴特在最近的一份政策分析中寫道。

專家警告說,如果經濟狀況惡化,社會控制再次加強,對中共領導層的信心將進一步受到削弱。

中國人「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中共目前正在嚴管中國人出國,一名現居華盛頓特區的中國企業家出於安全原因要求不具名,他認為自己是在北京限制出國之前逃離中國的「幸運」者之一。

「我2月份從廣州飛往甘迺迪機場……即便如此,我還是花了四個小時才通過所有檢查。在第一個檢查站,我被警局民警盤問,問我『旅行的原因』和攜帶的物品。他們正在檢查人們的行李。」這名企業家告訴《金融時報》。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與大瘟疫前相比,第一季度中國護照(包括新護照和續簽護照)的發行量已經下降了95%。

北京的嚴管很可能扼殺了更大規模的外流。然而,CFR的Yanzhong Huang對《金融時報》表示,人們試圖離開表明他們「正在失去耐心和信心」。

「在壓制性的政治氣氛和疲軟的經濟中,他們覺得沒有未來。他們用腳投票。」Huang說。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社會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Social Anthropology)專門研究移民問題的主任項飈(Xiang Biao)6月15日對《華盛頓郵報》說:「這是一種由夢想破滅被驅動的移民。」「人們不是在逃避瘟疫,人們是在逃避這種自上而下管控政策和對個人感情和尊嚴的漠視。」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8/1768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