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健康寶出現彈窗 訪民:藉疫情防控維穩

繼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被強行賦紅碼後,近日,多名長期在京訪民離京後,他們的北京健康寶突然出現彈窗,不能進京。訪民認為,這是藉疫情防控之名實施維穩。

湖北襄陽在京訪民徐彩虹夫婦,因六四敏感日子被強行回遣返原籍後,6月28日,徐彩虹再次購票要返回北京,才剛進襄陽車站,她的北京健康寶就出現彈窗4,不讓進京。她只好辦理退票。繼河南村鎮銀行儲戶被強行賦紅碼後,近日,多名長期在京訪民離京後,他們的北京健康寶突然出現彈窗,不讓進京。訪民認為,這是藉疫情防控之名實施維穩。

她在微信群發出自己當天的遭遇:「襄陽是低風險區,並且我持有24小時核酸陰性證明,而同區同行的許多人健康寶是毫無異常。不知是哪方勢力伸手所為,公權力肆意妄為以疫待牢,限制公民、維權人的行動自由已不是個例。」

記者致電北京健康寶彈窗熱線010-12345,電話語音提示:「人工作業忙,請向微信12345公眾號留言查詢。」無法直接聯繫到工作人員。

遼寧訪民姜家文6月28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大多訪民從去年開始健康碼就變黃碼、彈窗。黑龍江雙鴨山維權人肖書君被黃碼,大連維權人盛蘭福被彈窗,還有幾個記不起了,甚至綠碼被強行攔截己常態化。紅碼、黃碼加彈窗,信訪管道被再次封堵。」

因商業糾紛維權10年無果

6月29日,徐彩虹的丈夫何斌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在北京已經住很多年了,因為維權一直沒有結果,6月4日左右,因為敏感日子我們被帶回了襄陽。每年這個時候他們(襄陽當局)都會來找我們,說是國家給的名單。」

「前幾天我剛回北京,他們又來要把我帶回去,後來我報了警堅持不走,僵持很久他們才離開。

「我妻子還是想要上來,昨天她的健康寶出現彈窗4(即與京內外風險地區、點位、人員等有時空關聯,需要進行風險排查的人員),跟她一樣情況的人都沒有彈窗,就她一個彈窗。我們也不知道情況,莫名其妙的,就跟鄭州紅碼一樣,可能不讓她來北京吧!」

何斌夫婦原來在襄陽從事餐飲業,經營得有聲有色,已經準備進入連鎖的餐飲事業,在公權力打擊下,進入司法程式的案件,又因舉報法院法官一些違規違法的行為,而遭到打擊報復,事業一下被整垮了。

在維權過程中,懷孕的妻子被當局雇用的黑社會人員毆打流產,事業垮了,孩子也沒了。何斌說,「我們一無所有了,10年了,都沒有一個說法。」

「我們來北京很多年了,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子,維穩人員就會來,平時也都在這裡監控著,我們只要到所謂的敏感地方,員警就會過來攔截,乘車、工作都會幹涉,做什麼都很不方便。只是到特別日子更加嚴重。」他說。

北京因疫情關係,從去年開始健康寶就有對5類人彈窗的設置,包括:14天內曾到訪有本土感染者的縣的人員;14日內有陸路邊境口岸所在縣旅居史的人員;正處於入境隔離期間的人員;與京內外風險地區、點位、人員等有時空關聯,需要進行風險排查的人員;未在規定時間完成核酸檢測的人員。

一旦健康碼出現彈窗被鎖住,即便身體健康、住家沒封控,但也幾乎哪裡都去不了。外地人想返京就更加難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30/1769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