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陸客:中共國政府的太君

作者:
日本鬼子是東洋來的,共產鬼子是西洋來的;日本鬼子喊軍國主義,共產鬼子喊共產主義;日本鬼子搞軍事控制,共產鬼子搞精神控制……但是鬼子們來中國的目地是一致的,不論手段是明是暗,它們都不是來效忠中國的,而是效忠其族、其黨,是來占領、統治和掠奪中國的。

說到中共不是中國政府,自然也讓人想到中國政府的角色。為什麼現在一提中國政府,很多人總當成中共呢?因為中國政府現在是個窩囊的偽政府,和日偽時期的偽政府一樣,被背後的太君操控著。

中國很多事可以用日偽時期類比分析,很像。日偽時期,偽政府把日本鬼子叫太君;中國政府背後也有個鬼子太君,那就是共產鬼子。日本鬼子是東洋來的,共產鬼子是西洋來的;日本鬼子喊軍國主義,共產鬼子喊共產主義;日本鬼子搞軍事控制,共產鬼子搞精神控制……但是鬼子們來中國的目地是一致的,不論手段是明是暗,它們都不是來效忠中國的,而是效忠其族、其黨,是來占領、統治和掠奪中國的。

共產鬼子有個歷史特殊性,搞著搞著海外總部突然散夥了。這樣一來,共產國際建在中國的支部,只能狼夾著尾巴裝綿羊,假扮中國貨了,這就是當今的中共。中共只有那張臉是中國的,其內核可不是有人誤會的中國土貨,而是躲在渣土裡的西洋水貨。中共從世界觀到價值觀,從思想教義到政治目標,從社會大框架到旗幟徽章等小細節,就包括它現在還在唱的那首國際歌,全都是西洋共產鬼子的。

更關鍵的是,共產黨的文件里清楚寫著「共產黨人沒有祖國」。這句話其實早已表明了共產黨對中國,對這個我們華夏兒女深愛著的祖國的態度,那就是人家根本就不愛你!你如果硬要往上貼,那你真是自己在騙自己、害自己。中共從上位以來,以其屠殺中華文化,破壞神州山河,殘害中國人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行徑,已經十足的向世人證明了,它早就是鐵了心要欺祖滅祖、坑國賣國的家賊!所以,不能對它再抱幻想,中共不是、也不想是中國人的政府,它並不把中國人民視作子民,它是把中國當成了被它霸占的一個地方。今天,中國聰明的年輕一代,已經有不少人比父輩更清楚的認識到,中國人現在只是危險的共產鬼子眼裡的人礦!

中共不是中國政府,那中國政府扮演著什麼角色呢?大家知道日偽時期,偽政府很多部門裡,領頭幹活和具體幹活的幾乎都是中國人,那就是現在的中國政府。但是,這些人會被日本鬼子安插的一些人盯著,這種監視著中國人的鬼子,放到現在就是共產黨的各級書記。

中國政府的地位和日偽時期的偽政府是一樣的,雖然絕大多數政府崗位已經被換成了中共的黨員,但那些黨員畢竟只是去當勞力的,黨對這裡的人(包括黨員)並不放心,整個政府都在被另外安插的層層共產鬼子盯著。省長、市長、區長、國企經理等角色,只相當於過去的中國工頭。中共在級別安排上,讓政府里的市長比中共的市委書記低半個格,政府省長比中共省委書記低半個格,即使到了副國級,中國政府里的國務委員,地位待遇還是要比作為一個黨派的中共內部政治局委員低。中國政府完全淪為了二級政府。

理論上講,中國的股東是中國人民,受人民委託的中國經營者是中國政府。中共在總體角色上,是把自己躲在了中國之外,一隻手探出多少萬隻爪子控制住人民與政府,另一隻手拿著棒子,上打政府下打人民,一付置身於中國之外、置身於中國之上的架式。這其實和當年日本鬼子是一模一樣的,不論共產鬼子怎麼編瞎話遮掩,這都是占領異國他邦時那種作威作福的心態與架式。

中國政府與中共的關係,也可以從中國政府的總理與中共的黨總書記之間看出來。中共總理名義上是國家事務的管理者,實質是民間講的小二,某些吃喝拉撒的如果總書記不想管,總理就得管,不管就是總理當的有毛病;可是如果黨的總書記,這太君突然對某個事情想管了,不論事情大小,從防疫到廁所,只要太君腦袋一熱一插手,小二就得靠邊站。小二認為往東對,可是太君往西跑了,小二也得回過頭來往西攆。中國各級政府就像當年的偽軍,像中共這個大尾巴狼的尾巴,只能閉著眼被太君拖著轉。可是一旦太君自己也沒了准主意,一天淨在那瞎轉,偽軍們在後邊就攆的心力交瘁,天天恨不得躺平。

從社會微觀的企業也能看出來。黨委書記,是大陸國企里人們最習以為常,實際最不正常的角色。書記由多數並非黨員的員工養活,享受著企業給的高待遇,卻不是給企業或員工服務的,而是在利用企業資源為黨服務,這本身就是一種壓榨。書記像感染人體正常細胞的病毒一樣,在企業發展黨員,再利用企業黨員做眼線,監視下面員工,監視廠長經理,這比當年日本鬼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有朋友說,企業里大家人手一攤活,都是研究怎麼幹活,只有書記黨務那伙純粹和企業無關,研究的全是怎麼折騰人怎麼整人。各級書記像巨大千嘴蚊子的一個個針管,麻醉和控制著企業與各級部門,從而使共產黨能在各層面順利吸血,這是共產黨對中國社會全面的層層綁架與盤剝。

沒有了書記,企業能不能活呢?能活。你看小到包子鋪大到世界企業,沒有書記都活的好好的;沒有了共產鬼子,中國人能不能活呢?當然能活。你看當年日本鬼子跑了,中國人不也一直活到了現在。

國家建設是人民的勞動,是人民在出力出汗、出錢出血;國家管理是國家政府的謀劃運作,是各級公務員在費心神、費心血。而置身於人民與國家之外的中共,它只是像蚊子一樣在拼命吸血。不要看它有時好像也挺忙的,它忙活的一切都是為了它自己!它不是在給中國或中國人民謀福祉,它是在忙著對中國的麻醉與控制,就像大鬼蚊子要先使人體無法動彈,從而方便它吸血而已。

人沒有離了蚊子不能活的道理,除非誰當人礦當出了病、當出了癮。而這樣的癮,是深深中了共產蚊子的鬼毒,是害死自己、害死子孫的危險病態。無論對中國人還是對中國政府而言,都是如此。

隨著八寶山的飛煙,共產鬼子馬上就要只剩那點陰魂了。可是中國政府,你站在自己的國土,面對自己的人民與先祖,什麼時候才能不窩囊,什麼時候才能像祖先那樣發出一聲真正的揚眉斷喝:這裡是中國,這裡不再是共產鬼子的偽政府!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216/1867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