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何清漣:美國回歸傳統?別太樂觀

作者:
這個判決其實是終止LGBTQI群體向基督教挑釁,這個群體完全可以找任何非基督教的網站設計,但偏偏要找這個網站,這等於非伊斯蘭教徒到一個穆斯林餐館就餐卻要求店主提供豬肉,是對他人信仰的一種褻瀆,是在過濫的政治正確加持下、沒事找事的一種張狂挑釁。

將美國最高法院最近三次判決視為美國正在向傳統回歸的重大事件,可能言之過早。(美聯社

6月29日-30日兩天,美國最高法院接連發布三項裁決,包括「亞裔學生告哈佛大學」、「拜登減免學貸違憲」,以及「支持基督教網頁設計師拒為同性戀創建網站」。對此,保守派網友一片叫好,都說高院裁決很給力,美國回歸傳統有望。對此歡呼我持保留態度,自從2020年大選之後,美國高法拒絕受理一連串關於大選舞弊的案子以來,美國人對高法尤其是川普任命的三位保守派大法官深感失望,因此對這三次判決產生了過度反應,視為美國正在向傳統回歸的重大事件,卻完全忽視了另一個涉及明年選舉的高法判決。

三項裁決重要,但涉及的並非根基

保守派歡呼的美國高法三個判決概況如下:

第一個判決,是針對亞裔狀告哈佛大學以平權為名歧視亞裔的訴案,本案原告指責哈佛大學多年來通過使用主觀標準來衡量個性特徵,系統性地歧視亞裔美國人。

美國的法案經常有名稱與內容完全相反的情況,所謂「平權法案」就是如此,號稱「平權」,實際上是實行按膚色招生,黑人優先,成績遠優於黑人、拉丁裔的亞裔卻被以平權的名義排斥在哈佛大學(包括斯坦福等所有常春藤名校)的校門之外。這事行之多年,《紐約時報》在2017年2月3日那篇《美國大學為何不能接受更多亞裔學生》中引用了一項2009年的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為獲得相同的機會進入頂尖大學,亞裔美國人的SAT分數需要比白人高出140分,比西語裔美國人高出270分,比黑人高出450分。由於「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加持,這種對亞裔的歧視最近幾年從隱含變成公然,終於有部分亞裔家長無法忍受這種歧視,告至最高法院,現在有了結果:美國高法以六比三的多數做出了裁決:哈佛各大學明文優先招收黑人的做法違憲,招生必須以成績為優先依據,而不是以膚色為優先依據。

首席大法官小約翰·G·羅伯茨在多數意見書中寫道,這兩個專案「不可避免地以負面方式運用種族因素」,「涉及種族成見」,違反了憲法。與法院意見不同,索尼婭·索托馬約爾法官(黑人、進步派)總結了她的異議,稱這項裁決「進一步加劇了教育領域的種族不平等」。總統拜登公開指責高法這個判決,各大學校紛紛表態會對抗最高法,拒絕執行該判決。

第二,美最高法院判決拜登政府免除大學生貸款的做法違憲。這筆貸款累積總額達到四千億美元,最高法認為美國政府沒有這種行政權力免除如此高額的債務。免除了大學生債務,這筆錢事實上就是由全體納稅人買單。並稱這是稅法層面的事,必須重新立法。

美最高法院判決拜登政府免除大學生貸款的做法違憲當然也引起抗議聲浪。(美聯社)

總統拜登對該判決表示失望,宣布啟動B方案對抗最高法的判決。眾議院議長麥卡錫發推文說:「拜登的學生貸款贈送計劃被裁定為『違法』。美國87%未借學生貸款的人,終於不再被強迫為13%的借款人還債了。」

第三個判決,30日高法大法官以六比三的投票,裁定科羅拉多州信仰基督教的網頁設計師史密斯(Lorie Smith)可拒絕同性婚禮的客戶服務,因為這是其「言論自由」,他有權以自己的宗教信仰為由拒絕為LGBTQ群體提供服務,也就是有權拒絕向各種各種的變異性傾向群體提供服務。對此案,最高法院裁定:政府不能強迫私營企業或個人違反其宗教信仰、並提供其信仰認為是有罪的產品服務。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寫道:「按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設想,美國是一個豐富而複雜的地方,所有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自由思考和發言,而不是按照政府的要求。」

——這個判決其實是終止LGBTQI群體向基督教挑釁,這個群體完全可以找任何非基督教的網站設計,但偏偏要找這個網站,這等於非伊斯蘭教徒到一個穆斯林餐館就餐卻要求店主提供豬肉,是對他人信仰的一種褻瀆,是在過濫的政治正確加持下、沒事找事的一種張狂挑釁。

涉及選舉的判決:有利於搖擺州的民主黨

2023年6月27日,最高法院以6比3的投票結果駁回了「摩爾訴哈珀案」(Moore v. Harper),判決州立法機構有權決定聯邦選舉規則和繪製國會地圖而不受州法院干預的主張無效。

此案的來龍去脈如下:

北卡羅來納州是一個政治分裂的州。共和黨掌握立法機構,民主黨在州最高法院曾以4比3占據多數席位,並以此優勢推翻了共和黨控制的立法機構繪製的地圖,該地圖幾乎保證了共和黨在該州14個國會選區中擁有10個選區的優勢。與此同時,州法院還批准了2022年11月選舉使用的地圖,該地圖將國會代表團平分給民主黨和共和黨。

美國《憲法》第一條規定:「舉行參議員和眾議員選舉的時間、地點和方式,由各州立法機關規定」,據此,包括州眾議院議長蒂姆‧摩爾(Tim Moore)在內的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領導人就2022年的裁決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此即「摩爾訴哈珀案」(Moore v. Harper),最高法院於12月聽取了辯論。

拜登政府、民主黨北卡羅來納州總檢察長喬什‧斯坦(Josh Stein)、「北卡羅來納州保護選民聯盟」(North Carolina League of Conservation Voters)和支持民主黨的個人選民團體,都敦促美國最高法院駁回此案。

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6月27日發表的6比3多數意見認為,北卡羅來納州州法院以黨派色彩過於濃厚為由,否決了國會的選區重新劃分計劃,並沒有越界。高法的裁決實際上拒絕了保守派援引聯邦憲法主張的「獨立州立法機構」(Independent State Legislature)的理論。該理論認為州立法機構的權力應不受州級司法的限制。

保守派大法官克拉倫斯‧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提出了異議,稱該案應該被駁回,同為保守派的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和撒母耳‧阿利托(Samuel Alito)加入了該異議意見。自由派大法官索尼婭‧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埃琳娜‧卡根(Elena Kagan)和科坦吉‧布朗‧傑克遜(Ketanji Brown Jackson),以及保守派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加入了羅伯茨的多數意見。——卡瓦諾與巴雷特兩位雖然由川普提名,被視為保守派大法官,但兩人進入高法之後的表現完全是搖擺狀態,在小事上站在保守派這邊,有關選舉大事,基本都站在自由派一方。

美國高法以六比三的多數做出了裁決:哈佛各大學明文優先招收黑人的做法違憲,招生必須以成績為優先依據,而不是以膚色為優先依據。(美聯社)

民主黨人和一些選舉改革者則鬆了一口氣,他們幾個月來一直擔心保守傾向的法院可能會給他們帶來損失。最高法院的多數意見對共和黨希望讓州法院退出監督聯邦選舉的願望造成了打擊。共和黨人認為,美國憲法的聯邦選舉條款賦予國會檢查州立法機關不當行為的唯一權力。

決定白宮主人的力量是搖擺州

美國規定,選區每十年重新劃定一次,以反映全國人口普查衡量的人口變化。在大多數州,這種重新劃分選區是由執政黨完成的。從歷史上看,執政期間,兩黨都會對政治選區進行不公正劃分,以支持自己的候選人。雖然共和黨控制著大多數州議會,因此控制著更多的國會地圖劃分,但民主黨控制的州法院也規定州憲法禁止重新劃分選區。北卡羅來納州和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駁回了共和黨人制定的地圖,而馬里蘭州和紐約州法院則駁回了民主黨控制的立法機構根據州憲法中類似的自由選舉條款繪製的國會選區。

從現實看,美國的總統大選既不由藍州決定,也不由紅州決定,而是由幾大搖擺州決定。從歐巴馬時期開始,民主黨多年就實行藍色浪潮計劃,通過向紅州大量派送非法移民、設置非移定居點,讓紅州逐步變藍,再加上索羅斯大規模資助民主黨人競選州檢察長一職,已經對州一級司法生態造成決定性的影響。2020年大選,六大搖擺州當中的幾個紅州實際上成了政治分裂州,比如賓州、喬治亞、亞歷桑那等號稱紅州的幾個州都是大選之夜宣布停止計票並在幾小時後恢復計票後出現「拜登曲線」的州,其中亞歷桑那州參議院進行法務審計調查後宣布存在嚴重舞弊行為,但並未受到司法制裁。其結果是影響了美國選民對選舉誠信的深刻懷疑。根據拉斯穆森5月的民調,62%的選民認為2020大選存在舞弊,就連民主黨選民當中,都有45%的人認為舞弊可能影響了2020總統選舉的結果。

綜上所述,只要涉及美國國本的民主選舉存在舞弊,認為高法三個判決將導引美國回歸傳統,那是美國保守派選民高興得太早了。

責任編輯: 李安達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10/1925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