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江棋生:推介許成鋼先生的《驅散迷霧》

作者:
在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中,共產黨的初心被一語中的、高度濃縮地標示出來——「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換句話說,共產黨的初心就是:消滅私產,實現共產。而在我看來,和平演變的一個必備要素,是作為基本人權之一的財產所有權不能被剝奪,或者叫私產神聖不可侵犯。由此可知,共產黨的初心與和平演變乃是死對頭,只要共產黨「不忘初心」,它就必定會一味地反對和平演變,

不久前,《中國民主季刊》的張杰先生對許成鋼先生作了專訪;所形成的訪談錄,刊發在7月15日面世的《中國民主季刊》第三季上,標題是——驅散迷霧:中國經濟增長、產業革命和民主轉型。

在專訪中,張杰先生提了四個問題,分別是:如何看待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中國經濟衰退的原因是什麼?在第四次產業革命中,中國的舉國體制能取得競爭優勢嗎?中國經濟發展的出路何在?對上述問題,美國史丹福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經濟學家許成鋼先生作了坦誠、專業的回應,他的答覆高度聚焦,十分明晰,頗有說服力。

在上述四個問題上,有人故意遮蔽真相,刻意製造迷霧。而奉命在大外宣中兜售迷霧的,和在各種信息繭房中有意無意擴散迷霧的,更是大有人在。此外,我覺得還有必要指出,在願意真心探究真相、並敢於說出真相的人中,也難免會出現認知偏差,從而形成迷霧。因此驅散迷霧,實際上承擔著雙重職能:一是驅散精心炮製出來的迷霧,二是驅散認知盲區或認知惰性帶來的迷霧。

要比較有效地收穫驅散迷霧、撥雲見日的澄清事功,學者或論者在態度誠實的前提之下,應當用敏銳、清晰的眼光去看待歷史和現實,並用平靜的聲音說出質樸的真相。讓我們試看成鋼先生是如何做的——

迷霧之一:以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為發端的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堪稱「中國奇蹟」。

針對這一說法,成鋼先生的看法是: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前半部分(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初),源於經歷深重災難之後的恢復。而從全球眼光看來,災後恢復時期的經濟快速增長,乃是普遍情形,並不稀罕。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後半部分(九十年代至本世紀頭七年),源於中國經濟改革的兩大特點:一是允許私營企業發展,二是融入全球化體系。這兩大特點,在其它共產黨國家經濟改革中是沒有的。整體來看,中國的經濟發展不如台灣、韓國、日本、新加坡,因為他們都已成為發達經濟體,而中國至今與已開發國家還有很大的距離,所以完全不是奇蹟。

迷霧之二: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時,中國政府臨危不亂、成功應對,從而使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一直持續到2012年。

針對這一說法,成鋼先生給出了他的見解:

事實上,中國經濟早在2007年就已經出現了嚴重問題。出於擔心私有經濟的快速發展會對共產黨統治形成威脅,中國政府相應出台的「抓大放小」、「國進民退」政策,已使國企軟預算約束這一致命問題再次凸顯。此外,在土地財政的制度設計下,地方政府對土地供給的人為限制,已然製造出了巨大的房地產泡沫。這是兩個必須正視、亟待解決的嚴重問題。然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成了中國政府掩蓋上述問題的機會。為「應對」危機堂而皇之推出的大規模財政刺激手段,固然使經濟的快速增長延續到2012年,但卻進一步加劇了上述兩大問題的惡化。一是軟預算約束問題由國企擴大到地方政府,二是房地產泡沫再增巨量膨脹。因而,整個中國經濟面臨非常大的危險。

2012年至今,中共為「防止和平演變」進一步限制私有經濟的發展,並在融入全球化體系方面呈現明顯的負成長,這就註定了中國經濟的由盛而衰。

迷霧之三:人工智慧的很多領域,中國已經超越美國;中國的舉國體制能夠在第四次產業革命中取得競爭優勢。

針對這一說法,成鋼先生有如下論述:

ChatGPT產生之前,人工智慧被分割成許多很窄的領域,中國的確在個別領域中領先美國。比如,出於監控民眾的巨大需求,中國在圖像識別和語音識別技術上,處於世界領先狀態。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在許多重要的、關鍵的人工智慧領域,中國遠遠落後於美國。在ChatGPT出現之後,更是暴露了中國與國際先進水平之間的明顯差距。

如同人類歷史上的前三次產業革命一樣,以人工智慧為代表的第四次產業革命,依舊發軔於英美法系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其他資本主義國家同樣以私有制為主體,同樣有民主,有自由,卻為何與產業革命無緣呢?這是因為,他們沒有發達的金融市場,不能滿足產業革命對龐大資金的需求。

而在中國的基本制度下,不僅沒有科技創新所需要的自由,甚至沒有正常的(更別談發達的)金融市場,因此既不會出現產業革命,也不可能在產業革命中取得競爭優勢。

事實上,中國在人工智慧方面存在很多無法克服的障礙。人工智慧有算法、計算能力和數據三個方面的核心要素。中國基本上沒有發明重大的算法,主要依賴西方的技術。在計算能力方面,也是仰仗西方的晶片。而且可以預計:在不遠的將來,中國在獲取所有先進晶片方面都會遇到困難,這就把最新的人工智慧發展給困住了。說到數據,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是數據的質量,而數據的質量直接和社會的自由聯繫在一起。當社會不自由的時候,數據就沒有質量:數據是受限制的,充滿噪音的;甚至是編造的、撒謊的。今天的人工智慧,基本上就是機器學習,機器學的就是你做什麼它做什麼。當社會一地謊言的時候,人工智慧的機器學的也都是謊言,它就會像說謊的人一樣,也會說謊。

迷霧之四:中國的「戰狼外交」是源於某個人的愚蠢,某個人的發神經。

針對這一說法,成鋼先生論辯如下:

中國實行「戰狼外交」,不是出自某個人的愚蠢,某個人的發神經,而是中共最基本的目的決定的。

中共改革的目的並不是發展經濟本身,而是為了保住中共的政權。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中共一直都擔心兩件事: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當共產黨的擔心上升到一定高度時,韜光養晦的權謀之計就執行不下去了。韜光養晦有個前提,就是不擔心顏色革命;一旦擔心了,韜光養晦就只能放棄。當中共認定作為「敵對勢力」的已開發國家要在中國搞顏色革命的時候,就再也無法掩飾自己,而必須表明「不忘初心」的意志,顯示中共「戰狼」的強硬。

在一一驅散迷霧之後,成鋼先生在訪談的尾聲中冷峻地指出:

如果我們看一下人類的歷史,就能明白,能使人類社會變得越來越好的唯一途徑就是和平演變。「因為除了和平演變之外,要麼就是暴力,要麼就是破壞,要讓人類遠離暴力和破壞,就要用和平的方式朝美好的方向演變。這個演變的過程不是任何人設計的,而是大家為了自己好、每個人都為了自己好,不斷推動的和平演變。」當中共一味地反對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的時候,實際上就把中國可以變好的路都給堵死了。這就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成剛先生的《驅散迷霧》訪談錄,幾近9000字。我先是手不釋卷一氣讀完,然後從頭再來細細品味。文中的真知灼見,使我受益匪淺。

在簡要地對《驅散迷霧》作了推介之後,我想就共產黨的初心與和平演變,說幾句自己的認知:

在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中,共產黨的初心被一語中的、高度濃縮地標示出來——「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把自己的理論概括起來:消滅私有制。」換句話說,共產黨的初心就是:消滅私產,實現共產。而在我看來,和平演變的一個必備要素,是作為基本人權之一的財產所有權不能被剝奪,或者叫私產神聖不可侵犯。由此可知,共產黨的初心與和平演變乃是死對頭,只要共產黨「不忘初心」,它就必定會一味地反對和平演變,並把這種反對說成是給中國尋求變好之路的獨門秘笈。

2023年7月30-31日於北京家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820/1943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