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勞東燕教授是反賊漢奸?噴子們又圍攻了

「反賊」「漢奸」「公知」,網絡噴子一口氣給勞東燕教授扣過來好幾頂帽子。

還有的就更狠了,不僅扣上一頂「美國間諜」的帽子,還建議清華大學開除勞東燕教授。

《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草案)》正在向社會公眾徵求意見。清華大學的勞東燕教授、北京大學的沈巋教授等人從學術、專業的角度,發表了一些看法,便踩了一些噴子的尾巴。

我剛又上網看了一下,有8萬多人在《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草案)》的「徵求意見」窗口提交了10萬多條意見。

看到參與的人數有這麼多,的確出乎我的意料。對於一些觸及到切身利益的法律條款的修訂,人們不是被動的接受,而是主動參與、貢獻智慧,發出自己的聲音。這彰顯出了中國社會的進步。

但這種進步,卻不被一些網絡噴子所理解和接受。

在看到網絡上的這些惡意,有時真覺得挺傷感的。勞東燕教授、沈巋教授他們,憑一腔孤勇闖入公共輿論場,以自己的專業素養,來為公眾普及法律知識。他們本可以歲月靜好,卻因為自己的發聲,遭遇無端指責和攻擊。

今天在刷微博時,看到一則當事人在利益得到滿足後「反水」的貼子:

一個律師在群里發布求助信息,大意是某地的一個派出所兩個月前將人打了,打的很嚴重,傷者還在醫院治療,請求媒體報導。

有個記者看到後,出於對信仰和追求的相信,以及職業操守,克服困難,介入採訪報導。

但很遺憾的是,媒體報導以後,當事人卻在利益得到滿足後,「反水」咬了記者一口,指控記者侵犯了他個人信息和隱私權等等。這讓參與報導的記者和同事很受傷,也感到寒心。

「用得著你時,你是救命稻草;用不著你時,就反咬你一口」;「你冒著風險替他發聲,他拿你當槍使。」這就是當下一些人對待替他發聲者的態度,這很悲涼。

在公共輿論場上,願意就公共事件發聲的有影力的學者,其實並不多。更多的人是在沉默。這種沉默其實也能理解,沉默未必有「利」,發聲卻很可能有「弊」,趨利避害,幹嘛要吃力不討好的跑到輿論場來發聲呢?

勞東燕教授大概是屬於比較「傻」的一類人吧。在對第34條提出一些建議以後,她又對第59條第2款、第90條與第100條也表示了自己的一些擔憂。比如,某些「舉措針對犯罪分子尚可理解,針對只是實施了治安違法的普通公民,則顯然有過度之嫌……」

從去年註冊微博以來,勞東燕便在公共輿論場遭遇過多次攻擊。今年重回微博以後,又一次一次的頂著各種莫名其妙的惡意,從專業的角度發出聲音。以至於有網友為她擔心,勸她悠著點。

在接受媒體的採訪時,中國政法大學的趙宏教授表示已經在網上提交了意見,「主要就是關於第34條、第59條和第100條」。

勞東燕教授表示,幾天前已經提交了意見,在認真閱讀草案全文後,又發現了許多值得商榷的內容,「打算儘快再整理一份自己的意見提交」。

沉默是容易的,但勇於發聲的人更令人敬佩。也正因為此,勞東燕教授、趙宏教授等人,以一種清醒客觀的理性態度,對於不該沉默的事情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樣的聲音彌足珍貴。

只是,我也很期望網絡能多一些善意,噴子們的惡意能少一些。倘若你不願意站出來發聲,也請珍惜和敬重那些願意為社會進步發聲的人。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玖奌雜貨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12/1953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