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召開閉門金融會議 分析:難扭轉經濟頹勢

圖為示意圖。圖為中國北京證券交易所外觀。(Emmanuel Wong/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持續下滑,中共加強控制金融業。近期,習近平罕見視察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及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多家媒體報導,今明(30日、31日)兩天,中共高層召開閉門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分析:中共試圖阻止風險問題蔓延至銀行業

10月27日,習近平召開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關於進一步推動新時代東北全面振興取得新突破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

港媒《信報》的評論文章認為,這或是中共高層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的前奏。

彭博社報導,在銀行業利潤率創歷史新低,反腐今年已牽涉百逾名官員和金融高管的背景下,習近平召集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將進一步加強對中國金融業的控制。維穩金融也將成為重中之重,因為當局試圖防止經濟低迷和房地產行業的問題進一步蔓延至銀行業。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首次推出,至今共召開5次,是金融領域最高規格的政策部署會議。

上一次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是在2017年。本次會議原應於2022年秋季舉行,因為疫情及去年10月下旬舉行中共二十大而推遲至今。

獨立時評人蔡慎坤大紀元表示,此時召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其總體目標備受關注,當前實體經濟或虛擬市場都越來越虛弱,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外匯市場動盪不安,財政收支嚴重失衡,這是習第三個任期無法迴避、拖延的問題。

他認為,此次金融工作會議將更加明確,中共當局打算如何扭轉中國經濟的頹勢,同時又不會引發意想不到的風險。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治理金融亂象,化解金融風險,使經濟能夠穩得住,應該是這次金融工作會議的最高目標。

中國總體宏觀債務到底有多少?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表示,這次會議上,中共高層將重點討論如何解決金融風險,包括房地產危機和不斷攀升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務。

蔡慎坤表示,中國債務究竟是多少?官方數據和民間數據一直撲朔迷離,隱性債務更讓財經界競猜不止。根據國家統計局公開的數據,截止2023年一季度,「居民+非金融企業+政府」的總債務為34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

蔡慎坤認為,這只是公開的債務數據,而一個國家的債務,除了實體經濟的全部債務,還包括地方政府的「隱性債務」。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三個特徵,包括決策主體是地方政府、資金用途是政府項目建設及償債資金來源於政府財政資金。

他表示,截止2022年底全國可統計的城投公司債務總額為58萬億元,相當於全國地方政府2022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總和的5.32倍,而城投債務/地方預算收入在7.5倍以上的省市就有重慶、甘肅、廣西、貴州、湖北、湖南、江蘇、江西、四川、天津、雲南、浙江等12個之多,江蘇更是超過10倍。如果把城投公司債務,歸入地方政府債務範疇,宏觀債務數據又會大幅增加。

蔡慎坤說,前中金國際金融董事長朱雲來曾透露,中國2017年底中國的總體宏觀債務已達600萬億,按他的分析,宏觀債務規模2018年達到720萬億,2019年達到860萬億。後疫情時代,總體宏觀債務肯定會更高。如果按5%的年利率,債務利息高達四十多萬億,相當於30%以上的GDP,超過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一倍之多。

分析:中國更深層次的金融危機是決策不透明

今年7月中共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要有效防範化解地方債務風險,制定實施一攬子化債方案」。8月,中共國務院派出工作組前往十餘個財政情況最嚴峻的省份「查帳」。

李恆青說,中國的金融風險表面上看是巨大的債務,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債務,企業的債務和家庭債務,各方面都在疊加,而且風險非常大。最大的表象上的風險是整體的房地產價格下降,使得很多的金融資產貶值,很可能變成壞帳,會帶出來系統性的金融風險的惡化,直至銀行體系的崩潰,而這只是表象,實際上更深層次的危險是中國的金融決策系統非常不透明。

他認為,中共的政策缺乏連續性,總是朝令夕改,導致下層官員無所適從。這是基礎性的問題,但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去解決這些基礎性問題,因為費力不討好。所以中共當局要解決金融風險實際上是天方夜譚,根本不可能。

10月21日,中共央行行長潘功勝在十四屆全國人大會常委會上作國務院關於金融工作情況報告時稱,要著力維護金融市場穩健運行,防範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外匯市場風險傳染。

李恆青說,這些領域都是跟金融系統的風險有關的,實際上這些領域的風險在疊加、相互影響。要防止這些市場的風險傳染,肯定是不可能。就是因為不解決基礎性的問題,它就會影響到整個債券市場。

習近平罕見視察央行和外匯管理局

習近平10月24日在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等官員陪同下,視察中共央行及國家外匯管理局。

彭博社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話透露,習近平這次視察國家外匯管理局的目的之一,是為了解中國3萬億美元外匯存底的情況。

蔡慎坤表示,這是習近平主政11年來首次視察國務院核心金融部門,意味著過去5年對金融系統的整肅和清洗漸近尾聲。接下來的任務顯然比人事調整更艱巨,如何化解巨額債務危機,防範財政金融風險,堵住資金外流,對習近平的挑戰更加嚴峻。

中共建政後,最高黨政領導人以往幾無視察央行的公開記錄,多由國務院總理或分管業務的副總理前往視察。在公開記錄中,習近平就任中共總書記及國家主席後從未視察過央行。

李恆青表示,習近平視察央行是想宣示黨管金融,而國務院總理李強的任務就是穩定住經濟。現在中國發展經濟的大趨勢已經變成下坡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有什麼轉機。所以所謂黨管金融,實際上更多的是要走回到計劃經濟(模式),這是習現在要做的。

李恆青認為,中國金融領域風險巨大,而且越來越危險。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在傳達一個信息——全黨從他開始,都要關注金融風險。這也意味著,所有不跟他合作的人都很危險。

上述知情人士還透露,何立峰還陪同習近平視察了中國的主權財富基金。

10月29日,何立峰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身份在北京會見法國總統外交政策顧問伯納,意味著何立峰已經接替劉鶴擔任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方曉、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31/1972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