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只能光明 對中國經濟的負面看法正在消失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高級副手敦促官員們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而最近經濟學家和記者的多篇評論文章已從網上消失。

這引發了一種擔憂:中國政府在試圖對本國經濟進行正面詮釋之際,或許正加大審查力度。

最近幾周,出自中國經濟學家和記者之手的多篇頗受關注的評論文章已從網上消失,這引發了一種擔憂:中國政府在試圖對步履艱難的本國經濟進行正面詮釋之際,或許正加大審查力度。

本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高級副手敦促官員們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

此前,中國最高情報機構於去年12月發出了不同尋常的警告,提醒公眾警惕那些唱衰中國經濟的人。

中國國家安全部表示,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

最近消失的一則評論是財新傳媒(Caixin Media)上個月發表的一篇社論。這篇社論呼籲官員直面經濟挑戰,並回顧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文革」期間國民經濟瀕臨崩潰時的情狀。社論稱,當時官方堅稱形勢大好,實則民生凋敝。

這篇文章敦促官員要「實事求是」,這是毛澤東、特別是後來的繼任者鄧小平經常說的一句中國古訓。鄧小平當年帶領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的四十年發展。

這篇沒有署名的文章發表於12月25日,就在毛澤東誕辰130周年紀念日的前一天。文章指出,只有堅持實事求是,才能及時糾正不恰當的政策。

北京財新傳媒上個月發表的一篇社論從該媒體的網站上消失了。圖片來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Jonathan Cheng

這篇評論文章在發布出去的幾小時內就從財新網站上消失了。財新的一位代表不予置評。

同一天,國有券商中泰證券(Zhongtai Securities)的經濟學家李迅雷在中國新聞媒體第一財經上發表了專欄評論,他警告說,除非中國領導層採取措施幫助低收入家庭提高收入,否則家庭消費不足的問題將持續存在。李迅雷還特別引述了北京師範大學的一項研究,該報告顯示中國月收入人民幣2,000元(約合280美元)以下的人口約為9.64億,約占總人口的70%。

上述數據很快就在微博(Weibo)上廣為流傳,隨後從微博熱搜榜中消失。沒過多久,李迅雷的專欄文章也從一財的網站上消失了。在李迅雷的微信公眾號上也無法看到該文章,一則信息稱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記者未能聯繫到李迅雷置評。一財未回應置評請求。

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下,中國政府對圍繞該國經濟的言論愈發關切。官員們表示,2023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5.2%,實現了官方目標。但這是幾十年來除新冠疫情時期外最慢的增速之一。

中國經濟正面臨一系列不利因素,包括房地產市場長期低迷和出口走軟。有關部門已採取措施來重振消費者和企業的信心,包括向金融系統釋放更多流動性。

儘管如此,中國主要大城市的房價仍在下跌,外國投資者正迅速逃離中國,中國股市也遭遇了數年來最嚴重的下滑。

隨招數據的惡化,中國政府已經收緊了中國經濟信息的發布傳播。去年在中國的青年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21.3%後,中國統計局在去年8月突然停止發布青年失業數據,之後又在12月公布了按照新統計方法得出的青年失業率,顯示只有14.9%。監管機構已限制海外機構訪問某些資料庫,並搜查了外國盡職調查公司的駐華辦事處。

北京一座廢棄的恆大商業綜合體。這家開發商已成為中國房地產危機的代名詞。圖片來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經濟學家已指出,消費者和民營企業家的信心低迷是經濟疲軟的最大根源之一,信心不足抑制了消費欲望,令企業家不願進行新的投資。

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中國中心助理研究員George Magnus說,不鼓勵自由討論經濟問題反映了中國領導層的焦慮。他警告說,對信息和評論的鉗制只會增加不透明度,讓政策失誤的風險升高。

「實際上這是讓大家都當啦啦隊,」曾任瑞銀集團(UBS)首席經濟學家的Magnus說。「如果扼殺有關重要經濟動態的辯論,就會導致糟糕的決策。」

不久前,在一個有官方背景的智庫聯合主辦的論壇上,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院長劉紀鵬表示,中國的資本市場還不夠完善,建議股民先不要入市。

據中國媒體報導,當月晚些時候,劉紀鵬在其微信個人帳號上寫道,他已不再擔任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院長。同時在中國短視頻平台抖音上,新用戶無法再關注劉紀鵬的個人帳號,抖音給出的理由是「違反平台規則」。

中國政法大學未回應置評電話。記者無法聯繫到劉紀鵬本人置評。

當經濟前景黯淡時,中共往往會控制有關經濟的輿論。總部位於華盛頓的保守派非營利組織Freedom House稱,2023年,中國在70個國家中連續第九年被評為網絡自由度最差國家。

經濟學家指出,消費者信心低迷是中國經濟疲軟的根源。圖片來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根據一位用戶收到並與《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分享的通知消息副本,去年12月中旬,微博向一些用戶發出通知,警告他們不要發表任何有關經濟的負面評論。

這位用戶是一位經濟學家。該用戶說:任何偏離官方說法的經濟言論都是不受歡迎的,顯然,領導層不希望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經濟上。

微博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為提振消沉的情緒,中國政府不僅向網際網路平台尋求幫助,同時也求助於執法部門和國家諜報機構。

中國諜報機構上個月在其官方微信帳號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當前經濟領域日益成為大國競爭「重要戰場」。國家安全部寫道:「各類意圖唱衰中國經濟的『陳詞濫調』不斷出現,其本質是妄圖以種種虛假敘事構建『中國衰敗』的『話語陷阱』『認知陷阱』,……妄圖對中國開展戰略上的圍堵打壓。」

經濟學家對這些信息是否能達到預期效果持懷疑態度。

「從長遠來看,消費者和投資者的信心取決於經濟的實際情況,」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亞洲經濟學家Mark Williams說。「對關鍵信息的審查只能提供一種表面上一切順利的假象。」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01/2012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