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謝田: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所有的財務分析師、會計師都會告訴人們,要做資產配置。為什麼?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們必須分散風險,把雞蛋放入不同的籃子里。道理人人都懂,但實行時,很多人卻做不到,常常把這個投資的基本原理置之不理。但在中國,更大的問題是即使人們知道這個原理,也願意實行,他們可能很難做得到。其原因,就是因為中共主導、受益、中共官員得利的畸形房地產市場;或者說,這個中共大員公開、大肆洗劫國庫的超級盛宴!

中國家庭“自殺性”的資產配置,畸形的財富結構,中共當局難逃其責。圖為美國富豪比爾•蓋茨和巴菲特在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一個財富、慈善和創新論壇上。(Getty Images)

中國家庭金融調查(CHFS)和美國消費者金融調查(SCF)最近的一項數據顯示,中國家庭的房產在總資產中的比例高達69%,而美國僅為36%。中國的分析家和輿論都認為,這個比例非常驚人,是“自殺性”的,因為一旦房價大幅下跌,中國家庭財富必然大幅縮水,而債務突出的問題就會立即浮現。中國家庭的資產配置,為什麼成了“自殺性”的呢?這種畸形的財富結構,是百姓的無奈,但追究其前因後果,中共當局難逃其責。

所有的財務分析師、會計師都會告訴人們,要做資產配置。為什麼?根本的原因就是人們必須分散風險,把雞蛋放入不同的籃子里。道理人人都懂,但實行時,很多人卻做不到,常常把這個投資的基本原理置之不理。但在中國,更大的問題是即使人們知道這個原理,也願意實行,他們可能很難做得到。其原因,就是因為中共主導、受益、中共官員得利的畸形房地產市場;或者說,這個中共大員公開、大肆洗劫國庫的超級盛宴!

中國的金融研究者認為,與美國家庭的金融知識水平相比,中國家庭還處於初中水平,而美國家庭則達到了大學水平;反映到資產配置上,中國百姓對於金融類資產缺乏了解,只迷信房產的保值增值功能,而美國家庭更注重金融類資產的配置,能有效的分散投資、降低風險。這是一個對中國百姓不公平的指責!

在美國,房地產不是政府能控制的,金融市場不是由政府操控的,銀行體系也不是政府擁有的。但在中國,銀行、股市、房市、匯市,無一不在中共高度的擁有和嚴格的控制之下。所以,中國百姓在其中很難沉浮,房地產市場把百姓的財富瘋狂的吸收殆盡;股市被中共權貴幕後操縱、內線交易,無公平可言;銀行放貸偏向國企央企,央行濫發鈔票,外匯管製成為紅朝的39號室(朝鮮金三胖的創匯機關)……這一切,都導致了中國民眾資產配置的畸形,導致了中國百姓不得不進入“自殺性”的資產組合。

美國家庭和個人財富的計算,是資產凈值(net worth),包括所有類型的資產如房產的市價,減去所有的負債。全部美國家庭的資產凈值的總額,是大約100萬億美元。美國富人的資產許多都是在金融產品上,最頂部1%的家庭掌控了全美50%的金融資產;而下面90%的家庭只擁有全美國金融資產的15%。造成財富差距的原因之一,是聯邦政府的財富計劃,如401k/403b/IRA等,富人直接把收入轉入免稅的儲蓄賬戶。美聯儲的數據表明,對大多數美國家庭來說,養老金(pensions)和社會安全金(Social Security)是最主要的退休收入。

據美國政策研究院(IPS)的研究,雖然美國六成最富有家庭的財富,是靠祖蔭和父輩的繼承得來,仍然有40%的富有家庭,其財富是靠個人奮鬥、拚搏掙來的,這也是構成美國夢、個人奮鬥的動力。中國的富裕家庭,尤其是500家最富有的共產黨既得利益集團的家族,其財富可以說幾乎100%的都是從父輩的權力繼承、權錢交易,和職務貪腐得來。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指哪打哪,江派官員個個中槍落馬,正是中共權貴如探囊取物般的攫取國庫以中飽私囊的結果。

中國人的財富結構,跟中國人的儲蓄習慣、量入為出、勤儉的傳統有關。國人的儲蓄率,讓西方人大驚失色。在美國,如果你的家庭凈資產是正值(資產大於負債),你就比3,100萬美國家庭更富有,因為美國最底層25%的家庭的凈資產,其實是負值,亦即負債大於資產。這與美國社會許久沒有戰亂,養尊處優,無憂無慮,沒有危機感的生活方式有關。住房,是美國家庭財富主要的部分之一,但這也只有美國人總體財富的三分之一。富裕的美國家庭,往往是雙職工、夫妻兩人工作;而貧困的家庭,往往沒人工作,常是單親家庭、孩子眾多。

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包括陰森森的諸多鬼城,已經是世界級的笑話,世界級的泡沫,和中共權貴的財富狂歡。中國家庭被中共政府、中共媒體、中共輿論所蠱惑、迷惑,瘋狂的迷戀於買房增值。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去年北上廣深新建的商品住宅價格比上年增長了四成,二線城市增長了16%,吸引和誘騙著城鎮家庭不斷投資、追加投資、和盲目投資於這個地球上最大、最危險的泡沫!

中國經濟乏力,內需市場不振,三駕馬車缺輪子,也跟房地產的吸金有關。全民押注房產,全民資產畸形配置,全民陷入投機瘋狂,房地產吸入社會的全部血液,其他行業和經濟類型,包括消費、投資、實體、創業,就只能貧血和缺血。這一切的後果,使中國社會和經濟危機四伏。中國分析家問,房價下跌時,準備好如何自救了嗎?相信許多人並沒有仔細思考這個問題。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中國房地產的危機會什麼時候來臨呢?當資金鏈出現斷裂,印鈔政策難以持續,中共高層準備捲款跳船時,它可能就來臨了。最近,中共央行的高官不留神說了句實話,但文章遭到迅速刪除,已經透露了貓膩。在中國央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7月的研討會上,央行副行長陳雨露說,“長時間和大規模管制無法有效應對資本流出”。當晚,中國各大媒體以陳的這句話為標題做了報導,但沒過多久,文章就都被刪除了。

陳道出了中國的實際情況,那就是中共已經沒有辦法阻止資本的外流了!外匯兌換管制舉措依然嚴厲,但成效不彰,外匯儲備在迅速減少,外貿出超會在川普高懸的利劍之下迅速消失,國企債務和地方政府債務不斷增加,系統性金融風險難以防範,人民幣國際化步伐放緩甚至倒退,權貴利用其使用外匯配額的優勢、加速將資產轉移到海外……此時此刻,螻蟻正在掏空大廈,中國房地產的噩夢,還會太遠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紀元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