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被逼喝尿而死!中共國歌詞作者的下場

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有媒體披露,田漢1968年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跟劉少奇死的時候一樣悲慘。有糖尿病的田漢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吃掉,活活被逼死。

資料顯示,田漢1898年生於湖南長沙。早年留學日本,1921年回國,與郭沫若等組織創造社,後創辦南國藝術學院、南國社,主編《南國月刊》,並從事話劇創作與演出實踐,是中國現代話劇的開拓者之一。

1931年1月,田漢成為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執行委員。1932年加入中共,成為活躍在上海文藝界的一名地下黨員,任“左翼劇聯”黨團書記,中共上海中央局文化工作委員會委員。

抗日戰爭初期,中共多方利用輿論批評國民黨不抗戰,將不抗日的矛頭指向了國民黨當局。身在上海的中共文藝家們以及左翼人士在挑起中國百姓的激憤情緒方面立下了不小的功勞,這其中自然包括田漢與聶耳。

1935年初,田漢改編了反映民眾抗日的電影《風雲兒女》,並寫了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聶耳隨後為其譜了曲。聶耳為了躲避國民黨的抓捕,接受中共指示取道日本前往蘇聯。同年7月,他在日本溺水身亡,終年23歲。

中共建政後,田漢歷任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藝術事業管理局局長等職。是第一、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屆全國政協全體會議代表和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文革”中被迫害,1968年12月10日在獄中去世,終年70歲。

香港某親共媒體的訪談節目披露了田漢獄中被迫害死的殘忍一幕,讓人唏噓不已。

節目中介紹,1956年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田漢到長沙視察工作,看到湘劇的老藝人生活非常貧困,他很沉重。他又跑到上海,很多演員都來找他訴說自己不能演戲的那種痛苦。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介紹,因為劇目都受到控制了,比如是領導人認為這個劇目可以上的才能上,你不能上的就不能上。很多青年演員他的青春易逝,很快青春就過了,他慢慢就變老了,他就沒有機會演戲了,所以田漢非常同情他們。

耳聞目睹的這一切讓田漢心情沉重返回北京,終於按耐不住公開呼籲,他先在戲劇報上發表的兩篇名為《必須切實關心並改善藝人的生活》和《為演員的春天請命》的文章。

1957年3月6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在由黨外人士參加的全國宣傳工作會議,大會閉幕前一天毛澤東強調要繼續貫徹“雙百”方針,號召黨外人士幫助黨整風,一時間,大鳴大放大辯論進入高潮。

正當田漢滿腔熱情地幫助黨“整風”,對文藝界充滿信心的時候,突然間政治風向陡轉。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甚麼》,同一天毛澤東親自執筆號召開展“反右派”鬥爭,根據這一指示戲劇界的反右運動從吳祖光身上打開缺口。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杜高介紹,領導上定了這個吳祖光,他是最有影響力的一個劇作家,他作為戲劇電影界的最大一個右派揪出來,要田漢來組織對他的批判,因為田漢是戲劇家協會的負責人。

讓田漢難堪的是,吳祖光的觀點在某種意義上和自己的所思所想是如此的一致。此刻他卻不得不坐在台下組織對吳祖光的批判,批判的要點是吳祖光在政協上的一次發言。

對吳祖光來說,一個右派的罪名讓他此後的人生歷經磨難,晚年的吳祖光得知此事,對田漢一直耿耿於懷。

1959年國慶後傳達中央文件,要求聯繫本單位看誰有右傾思想,中宣部指示劇協黨組批判田漢,田被批判了多次。

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文革中被揪斗。(資料圖片)

1963年12月12日毛澤東親自出面在中宣部編印的一份材料上,針對文藝界問題做出批示,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份中收效甚微,至於戲劇部份,問題就更大了。

八屆十中全會後江青公開以毛主席夫人身份參加社會活動,要從文藝上打開一條施展政治抱負的路,1964年她在上海操辦的華東區話劇觀摩會演上,矛頭直指田漢。

江青曾要求田漢把《紅色娘子軍》改成京戲,田漢深感為難,曾七易其稿,幾次送交江青審查,但都被退回來重寫,終究沒能完成。

1966年文革爆發,中央文革一開始就定了四個開放點,青年團一個,文化部一個,中宣部一個,還有就文聯。這四個單位甚麼人都可以進到裡面,想要斗誰就斗誰,那最有名氣的就是在文聯了,所有的藝術家都在那兒嘛。所以那個時候田漢是最遭罪了。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介紹,初中女學生,那些女孩子特別厲害,用那個皮鞭,皮鞭上面有鋼的就打田漢。

1971年冬,田漢母親易克勒穿著陳舊的棉衣,整天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房門口,她心裡牽掛著兒子的安危,卻不知他身在何處。直至去世的那一天,她也沒有見到兒子的面。

事實上,田漢已在三年前的1968年12月10日死於獄中,在他的骨灰盒中只有他的眼鏡、鋼筆,和生前創作的《義勇軍進行曲》、《關漢卿》。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杜高介紹,1968年的12月,據說那天北京飄著雪花,他在禁閉室裡頭死去,他死的時候,在名單上寫的名字是個假名字,叫李伍,不是田漢,都化了名字,就跟劉少奇主席死的時候一模一樣,那種悲慘的局面。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說,看管這些所謂黑幫分子的那個造反派,有的人有點人性,有的人是很殘酷的,看管田漢的那個人非常不好。因為田漢有糖尿病,他有的時候小便就掉在地上,這個看管他的人就要田漢趴在地上把那個喝掉,吃掉,後來他就被逼死了。

1968年12月10日在寒冷的北京,田漢帶著無限的遺憾和悔恨離開了人世,沒有親人和朋友來與他告別。然而鬼使神差一般,當田漢離開人間之時,廣播里正響著他作詞、聶耳作曲的《畢業歌》,在那陣狂熱過後,青年學生們將去“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田漢生前寫有話劇、歌劇、戲曲、電影劇本100餘部,各種文字竟有1,000多萬言。主要有:《咖啡店之一夜》、《獲虎之夜》、《名優之死》、《亂鍾》、《揚子江暴風雨》、《麗人行》、《關漢卿》、《文成公主》、《白蛇傳》等,並寫有大量詩歌和歌詞,其中有經聶耳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

資料顯示,文革中,中國大陸有177位中國著名文學或各類藝術大師被迫害致死,或被迫自殺。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有媒體披露,田漢1968年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跟劉少奇死的時候一樣悲慘。有糖尿病的田漢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吃掉,活活被逼死。

資料顯示,田漢1898年生於湖南長沙。早年留學日本,1921年回國,與郭沫若等組織創造社,後創辦南國藝術學院、南國社,主編《南國月刊》,並從事話劇創作與演出實踐,是中國現代話劇的開拓者之一。

1931年1月,田漢成為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執行委員。1932年加入中共,成為活躍在上海文藝界的一名地下黨員,任“左翼劇聯”黨團書記,中共上海中央局文化工作委員會委員。

抗日戰爭初期,中共多方利用輿論批評國民黨不抗戰,將不抗日的矛頭指向了國民黨當局。身在上海的中共文藝家們以及左翼人士在挑起中國百姓的激憤情緒方面立下了不小的功勞,這其中自然包括田漢與聶耳。

1935年初,田漢改編了反映民眾抗日的電影《風雲兒女》,並寫了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聶耳隨後為其譜了曲。聶耳為了躲避國民黨的抓捕,接受中共指示取道日本前往蘇聯。同年7月,他在日本溺水身亡,終年23歲。

中共建政後,田漢歷任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戲劇家協會主席,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藝術事業管理局局長等職。是第一、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屆全國政協全體會議代表和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文革”中被迫害,1968年12月10日在獄中去世,終年70歲。

香港某親共媒體的訪談節目披露了田漢獄中被迫害死的殘忍一幕,讓人唏噓不已。

節目中介紹,1956年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田漢到長沙視察工作,看到湘劇的老藝人生活非常貧困,他很沉重。他又跑到上海,很多演員都來找他訴說自己不能演戲的那種痛苦。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介紹,因為劇目都受到控制了,比如是領導人認為這個劇目可以上的才能上,你不能上的就不能上。很多青年演員他的青春易逝,很快青春就過了,他慢慢就變老了,他就沒有機會演戲了,所以田漢非常同情他們。

耳聞目睹的這一切讓田漢心情沉重返回北京,終於按耐不住公開呼籲,他先在戲劇報上發表的兩篇名為《必須切實關心並改善藝人的生活》和《為演員的春天請命》的文章。

1957年3月6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在由黨外人士參加的全國宣傳工作會議,大會閉幕前一天毛澤東強調要繼續貫徹“雙百”方針,號召黨外人士幫助黨整風,一時間,大鳴大放大辯論進入高潮。

正當田漢滿腔熱情地幫助黨“整風”,對文藝界充滿信心的時候,突然間政治風向陡轉。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甚麼》,同一天毛澤東親自執筆號召開展“反右派”鬥爭,根據這一指示戲劇界的反右運動從吳祖光身上打開缺口。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杜高介紹,領導上定了這個吳祖光,他是最有影響力的一個劇作家,他作為戲劇電影界的最大一個右派揪出來,要田漢來組織對他的批判,因為田漢是戲劇家協會的負責人。

讓田漢難堪的是,吳祖光的觀點在某種意義上和自己的所思所想是如此的一致。此刻他卻不得不坐在台下組織對吳祖光的批判,批判的要點是吳祖光在政協上的一次發言。

對吳祖光來說,一個右派的罪名讓他此後的人生歷經磨難,晚年的吳祖光得知此事,對田漢一直耿耿於懷。

1959年國慶後傳達中央文件,要求聯繫本單位看誰有右傾思想,中宣部指示劇協黨組批判田漢,田被批判了多次。

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文革中被揪斗。(資料圖片)

1963年12月12日毛澤東親自出面在中宣部編印的一份材料上,針對文藝界問題做出批示,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份中收效甚微,至於戲劇部份,問題就更大了。

八屆十中全會後江青公開以毛主席夫人身份參加社會活動,要從文藝上打開一條施展政治抱負的路,1964年她在上海操辦的華東區話劇觀摩會演上,矛頭直指田漢。

江青曾要求田漢把《紅色娘子軍》改成京戲,田漢深感為難,曾七易其稿,幾次送交江青審查,但都被退回來重寫,終究沒能完成。

1966年文革爆發,中央文革一開始就定了四個開放點,青年團一個,文化部一個,中宣部一個,還有就文聯。這四個單位甚麼人都可以進到裡面,想要斗誰就斗誰,那最有名氣的就是在文聯了,所有的藝術家都在那兒嘛。所以那個時候田漢是最遭罪了。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介紹,初中女學生,那些女孩子特別厲害,用那個皮鞭,皮鞭上面有鋼的就打田漢。

1971年冬,田漢母親易克勒穿著陳舊的棉衣,整天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房門口,她心裡牽掛著兒子的安危,卻不知他身在何處。直至去世的那一天,她也沒有見到兒子的面。

事實上,田漢已在三年前的1968年12月10日死於獄中,在他的骨灰盒中只有他的眼鏡、鋼筆,和生前創作的《義勇軍進行曲》、《關漢卿》。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杜高介紹,1968年的12月,據說那天北京飄著雪花,他在禁閉室裡頭死去,他死的時候,在名單上寫的名字是個假名字,叫李伍,不是田漢,都化了名字,就跟劉少奇主席死的時候一模一樣,那種悲慘的局面。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說,看管這些所謂黑幫分子的那個造反派,有的人有點人性,有的人是很殘酷的,看管田漢的那個人非常不好。因為田漢有糖尿病,他有的時候小便就掉在地上,這個看管他的人就要田漢趴在地上把那個喝掉,吃掉,後來他就被逼死了。

1968年12月10日在寒冷的北京,田漢帶著無限的遺憾和悔恨離開了人世,沒有親人和朋友來與他告別。然而鬼使神差一般,當田漢離開人間之時,廣播里正響著他作詞、聶耳作曲的《畢業歌》,在那陣狂熱過後,青年學生們將去“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田漢生前寫有話劇、歌劇、戲曲、電影劇本100餘部,各種文字竟有1,000多萬言。主要有:《咖啡店之一夜》、《獲虎之夜》、《名優之死》、《亂鍾》、《揚子江暴風雨》、《麗人行》、《關漢卿》、《文成公主》、《白蛇傳》等,並寫有大量詩歌和歌詞,其中有經聶耳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

資料顯示,文革中,中國大陸有177位中國著名文學或各類藝術大師被迫害致死,或被迫自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