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三一言:余傑們的沒有敵人論是中國民主運動的癌症

無可否認,劉曉波的在極權共產黨統治的黨天下黨民矛盾不是敵我矛盾的「沒有敵人」論,是中國民主運動的癌症;加上經余傑等人的吹捧、推廣、傳擴,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民運圈,將毒害民族的精神;癱瘓全中國人民反抗專制獨裁意志,如此惡化下去,可能消毀中國自中民主人權的前途。

右為余傑(選自曹長青網站)

劉曉波生不得住家,病不得醫治,死無葬身之地;死後老婆被失蹤。

這個喪失人性的事實是劉曉波的朋友搞出來的嗎?

絕不。這個事實是共產黨的傑作。於是,有人說,共產黨是劉曉波的敵人(也是中國人民的敵人),此為有敵人派;有人說,共產黨不是劉曉波的敵人(也不是中國人民的敵人),在中國政治社會上沒有敵人,此為沒有敵人派。

劉曉波被推為沒有敵人論的精神領袖;余傑,余傑們是沒有敵人論的推手。

余傑說:“雖然身陷囚籠,他[劉曉波]仍然願意做當代中國化解「敵人意識」的第一人。”

極權統治者與人民的敵對關係是不是能用劉曉波化解「敵人意識」的方法改變?

世界上有沒有極權專制制度被沒有敵人論者教育啟蒙或宗教大愛感化而轉變成為民主制度的先例?

劉曉波要中國人做不可能的事,走一條古今中外沒有人行得通的一條死路。到底為什麼?

請認真思考:劉曉波的大愛無敵論,消解極權專制方面起到的作用大還是消解民眾反專制極權追求民主意志的作用大?或者問,劉曉波的沒有敵人論是民運的正動力量還是反動力量?

無可否認,劉曉波的在極權共產黨統治的黨天下黨民矛盾不是敵我矛盾的“沒有敵人”論,是中國民主運動的癌症;加上經余傑等人的吹捧、推廣、傳擴,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民運圈,將毒害民族的精神;癱瘓全中國人民反抗專制獨裁意志,如此惡化下去,可能消毀中國自中民主人權的前途。

當人們批判劉曉波沒有敵人論對中國民主運動的危害時,余傑們用“只是劉曉波個人的經歷和他所觀察”的理由辯解,意思是說那只是劉曉波個人認定和選擇應對的態度;與他人無關,更與國事無關。但是,在同時,余傑們明確無誤地公告世人:劉曉波的沒有敵人論是一個政治理論的總原則、核心;要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總策略、總路線。

在網上網下,明白無誤地告論人們:沒有敵人論者對有敵人論者咬牙切齒不共戴天的言詞情緒,證明沒有敵人論者心中是有敵人的:有敵人論者就是他們的敵人。所以,可以這樣總結:有敵人論是沒有敵人論的理論和事實上的敵人!

有必要提醒注意,有敵人論者見到沒有敵人論視有敵人論為敵,不能情緒化反應,把沒有敵人論視作敵人,要清醒地把握住:沒有敵人論者是追求自由民主人權中的不同派別而已,是同一條戰壕里的同志;中國人的敵人是共產黨,更準確地說是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和政權。

2017080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